Die Welt.

吃的CP越來越多,請愛用歸檔和標題的CP標註避雷感謝。
稱呼用Ainsee中譯的安西子、簡稱安西吧,
子博放著不能描寫的種種東西,密碼固定是主博名稱(英文七字全小寫無空格)

永き日やあくび映して分れ行く—3/27三成日賀文

 

*題名俳句為夏目漱石作

*三成日的由來參考:http://hana3hana.hatenablog.com/entry/2016/03/17/230154

*全員轉生現paro設定

 


今夜是難得的清爽天氣。連日的陣雨稍停,又無白日中帶著過分熱度的陽光,在天色完全暗下來之後,空中高懸的皎潔半月,便成為了構成背景色的最佳陪襯。

 

此刻,一身正式裝的石田三成正準備要出門。節梗色的江戶小袖,襯上羽織的藤棚紋樣,看上去十分雅致,實與他平日的素色西裝打扮大相逕庭。

 

但無論何者,都同樣承自那兩位他再敬重不過的大人之意。衣著與,這趟出門皆是。

 

半小時之前,他才接到來自恩師半兵衛的邀請電話,說是以秀吉的名義,預訂了觀景餐廳的包廂位置,打算邀集眾人舉辦賞櫻宴,希望他能夠前來參加。

即便半兵衛說出的時間,是三成幾星期前與同僚約好的定期計畫討論日,但兩方的重要性並排一見,即刻高下立判,三成自然在電話中直接應承下來,盤算著稍後再與另一方道歉並另約時段。

 

殊不知,當三成風風火火地搭上了計程車,終於直往目的地去時,他那同僚卻反倒又是搶先一步。

 

「——啊?你也收到了邀請?開什麼玩笑。」

「才沒有開玩笑啦!真是的……三成真是過分。」

「半兵衛大人居然連你也邀請了,我是當真覺得驚訝。」

「……我聽得出你是認真驚訝啦三成!嗚、就是這樣才過分嘛!一直以來到底是用什麼的目光看著我的啊……話說回來,也不只我們兩個呢!還有左近和、」

 

電話中的家康的聲音,忽地混入了雜訊,大約是車子開進隧道裡所導致的。

 

舉辦賞櫻宴的餐廳,位於光害稀少的郊區,三成雖聽說過,卻不曾真正造訪,但不知為何,總報有一股熟悉感。大約是與餐廳主人和其店名相關——加賀‧前田屋。

那曾有過數面之緣的,秀吉大人過去的友人。前世走上了相異的道路、但如今因緣依舊的,重要友人。

三成憶起自已曾為此事備感不解,在某日戰戰兢兢地提問之下,得到了更加令人費解的回答。

 

『唯有捨棄才能繼續前進的世道,視平和與幸福為理所當然的世道。如今心中所想的唯有盡力為此生而活,對於那一切的懷念或者憾恨,都只能徒留在往昔裡。當時那樣執著的一切,認為是正道,在世人的眼中,卻是悲傷啊。』

『我和秀吉,抱持著理想,為了自身的理想而活、也為了理想而死,沒有過絲毫悔恨。那大約也可以稱作是幸福的一類吧。我方才所說的悲傷,是為了你呢,三成君。』

『為了我?但、但是半兵衛大人……那個我,也是,將兩位大人的理想視為自己的理想而——』

『那個家康君似乎和你說過的吧,「為了自己而活」,那樣的話。如今的我和秀吉,都希望你能夠做到呢。如果無法理解的話,就當成是命令也行。』

 

——『為了自己,或者為了自己如今所珍愛的一切,活下去吧。』

 

「——喂喂、聽得到嗎?三成?是訊號不好嗎?」

「只是小問題,沒什麼。」

「喔,那就好!左近和刑部已經到了喔,大家都在等你呢,三成!」

「什麼?家康,你說的等我是什麼意思——」

「嘛,你到了就會明白了吧,快點喔!」

「等等!不准掛電話!給我說清楚!家康!!!!!!!!」

 

無視三成對著話筒的厲聲大吼,另一頭的家康依舊以爽朗的一笑結束了兩人的通話,而三成的話音未落,前方駕駛座便傳來了司機表示抵達餐廳大門口處,詢問是需要開進宴會廳或者就此下車。

但就在三成決定之前,車外不知為何喧鬧起來的聲音,已然替他挑好了選項。

 

「啊!三成你來了!快看!」

 

下車的第一時間,迎來的依舊是人未到聲已到的家康,三成還來不及追問,便看見餐廳大門上高高掛起的巨大橫幅。

上頭寫著自己的名字,與兩世加總起來依舊是初次見到的,陌生的語句。

 

「三成、之日……?今天並不是我的生日……」

 

「——但卻是值得慶祝的日子吶。慶祝你依舊在我們的身邊,也祝願你幸福。」

 

端坐在長椅上的半兵衛,首先解答了三成的問句。雪白色長襦絆和羽織的身影,彷彿隨時都會凌空飛去的舞鶴。無須擔心的是,其身後正站著如往昔般魁梧高大,臉上卻浮現的是少有的柔和神情的秀吉。

 

他於是再往兩旁望去,理所當然地瞧見了朝他投來平靜微笑的重要友人刑部——再會至今依然難以改換的舊時稱呼,對方則是欣然包容下來——以及圍在小炭爐邊一面烘烤著年糕、一面揮著手大喊著什麼的左近。

三成勉強能夠認出左近的身旁蹲坐著,名為柴田勝家的青年,但那人身後不斷咧嘴笑著對烤火技術下指導棋的男人,總讓他記得住長相便忘記了全名。

然而,男人的左右卻也都是與他相熟之人——高中時代參加劍道部而再度成為同伴的真田幸村、長久以來總是受到照顧的長曾我部、總是以讓人惱火的視線看著自己的毛利……

 

除此之外的還有許許多多,或已再度相會、或者今世初次見面的,那些熟悉的陌生人。那些令人不可置信、卻切實地綿延至今的,或可稱之為『羈絆』的事物。

 

「喲!主角總算出場啦!那麼祭典終於要開始囉——」

 

大搖大擺地端著料理出現、一身工作人員裝束的前田慶次,語氣歡快地如此宣布,引來四周陣陣附和的歡呼聲。

此時,從遙遠的他方傳來漸次的爆炸巨響,引導眾人的目光移向夜空。

 

色彩斑斕的絢麗花火砰地炸開,像是一簇簇新生的鮮花,在悠然靜謐的沃壤中欣然綻放。轉瞬即逝的美好事物。然而並非使人感受到絕望,而是單純的、平凡的、那樣不可思議的歡喜。

 

然而,沒等到三成要對這番光景看得出神,馬上接二連三冒出的、各自充滿個人特色的招呼,便立刻將他的思緒拉回到眼前這場,將要更加熱鬧起來的盛會。

 

「三——成!別光是站著嘛,左近烤了很多年糕要給你喔?雖然已經被大家吃了不少、」

「還不幾乎都是你吃的嗎!混帳家康!啊,三成大人的份當然有保留起來喔!欸不准在我還沒說完的時候就動手啊——!龍老大——!」

「Hum?留給石田那個不解風情的傢伙實在太浪費了,還不如我們分一分來得好。不吃嗎?那邊那個西海之鬼。」

「再怎麼說都是人家可愛部下特地烤好的,全都吃完也太過分啦——喲,石田!快來啊!我們也好久不見了,待會可要好好讓你陪我喝幾杯喲!」

 

『悲傷從此便要永遠離去了,所有的哭泣與嘆息都停止在往昔。如今無論是雙目、雙耳,全心全意地,都要為了更加幸福的明天而盼望。』

 

月光與花火之下,重瓣櫻花盛放著,點點粉色隨風散落四方,人們時而抬頭仰望,露出會心微笑,時而彼此相望,朗聲侃談。

 

這回,將是名為現世的愉快祭典。石田三成一面低頭拂去落在髮梢上細碎櫻瓣,一面朝眾人的方向,邁開腳步。

同時,心中暗暗地如此想道。

 

END


後記:謹以此文向我所敬仰的文手 @春政 致意。

雖然今日念起而想要再度閱讀時,發現您不知為何刪去了過去的所有戰BA作品,但過去拜讀您的文字所得到的感觸和怦然心動,至今依舊是我創作戰BA文章的動力之一,特此感謝。

评论(3)
热度(6)

© Die Wel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