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e Welt.

吃的CP越來越多,請愛用歸檔和標題的CP標註避雷感謝。
稱呼用Ainsee中譯的安西子、簡稱安西吧,
子博放著不能描寫的種種東西,密碼固定是主博名稱(英文七字全小寫無空格)

しんつよ、キムゴロー子供っぽい(上)

*慎吾和吾郎變成小孩子的妄想

*上部只有草彅和中居

*下部晚點寫完

*特此鳴謝  @春寒料峭永無島 ,期待太太的本子麼麼哒


草彅踏進攝影棚前室時,已經知道自己是成員中的最後一個抵達的了,身邊的經紀人臉上掛著比本人更來得著急許多的神情,倒顯得他像是個對遲到毫不在乎的人,儘管他並沒有。

他今天準時地起了個早,盥洗更衣的速度也沒被往常偶爾發生的小狀況給拖延,甚至連來時路上的交通也好得出奇,專車上配置的導航器顯示誤點率二成三,而他們則走在餘下的八成七機率上,順利地從距離方圓十多公里外的草彅家來到電視台後門停車場。

直到踏進攝影棚之前,在電梯和走廊與他擦...

ひとりを越えてゆけ一、小賢しい—逃避雖可恥但有用

大概只會少量印刷的本子內容

注意事項

*故事背景及人物設定採用電視劇,時間軸為全十一集劇情結束後,含有正劇劇情輕微劇透。

*對女主角阿姨的稱呼:稱百合さん翻『小姐』、女主角稱百合ちゃん翻『百合姐』


1.(満ち足りそう)

『因為內心存在慾望,人類得以持續不斷地進步。』

兼具手寫與印刷特色的新穎字體如此寫著,能夠吸引過往行人目光,又不至於過度顯眼而破壞街景,這幅景象就出現在書店外頭的大片落地窗上。總是貼著新書或者近期活動的宣傳標語,用透明或者不透明的玻璃貼紙拉出一條簡明的色帶,在等待行人號誌燈由紅轉綠的短短數秒當中,映入森山實栗的視線範圍當中。

這是在她回家路上發生的事情。甚...

永き日やあくび映して分れ行く—3/27三成日賀文

*題名俳句為夏目漱石作

*三成日的由來參考:http://hana3hana.hatenablog.com/entry/2016/03/17/230154

*全員轉生現paro設定


今夜是難得的清爽天氣。連日的陣雨稍停,又無白日中帶著過分熱度的陽光,在天色完全暗下來之後,空中高懸的皎潔半月,便成為了構成背景色的最佳陪襯。


此刻,一身正式裝的石田三成正準備要出門。節梗色的江戶小袖,襯上羽織的藤棚紋樣,看上去十分雅致,實與他平日的素色西裝打扮大相逕庭。


但無論何者,都同樣承自那兩位他再敬重不過的大人之意。衣著與,這趟出門...

24話的簡單小感想(有劇透)

*有劇透!有劇透!有劇透!<說了很多次


『快樂的事物是會消失的,但為了不傷害愛著它們的人類,它們會留下碎片存於人心之中,然後,隨著時間,讓人之心自然而然地,遺忘它們。』 

忘記之前,每每想起都會覺得非常痛苦,但是,為此而拼命選擇不要忘記而得到的痛苦,相較之下要更加深厚。 

***
大概從動畫很前面那個藍色的線跟咖啡色的線的猜想之後,我自己身邊的朋友對阿松的討論就都是一派歡樂了 

然後在24話出來之後,出現了大量的哀號

***

快樂是很簡單的情緒,但卻很難做到。什麼是純粹的快樂?什麼是純粹?這些問題大概只有身為人類才會去想,也大概只有人類會覺得自...

Noir -Blind Hug-盲眼擁抱 章之四(完)

 注意事項:

 →CP為俱燭

 →背景設定為現代

 →並不是普遍意義中的好結局,請衡量自身接受度

 →努力地加入了防和諧字,閱讀不順暢處還請見諒(跪

 →本章即全文完結,文末附上後記與設定補完


持續數個小時之後,風暴停了下來。

狂躁的、混亂的、失去控制的欲棻望,都在昨夜結束的那一刻陷入沉睡。


午後,白色陽光照進室內,正好灑落在床頭位置,讓燭台切光忠在這般稀薄的光線下醒了過來。

意識逐漸恢復的分秒之間,無法忽視的疼痛跟著襲上。儘管並非初次經歷這些,他仍舊在嘗試起身時,被腰部傳來的強烈痠麻刺得悶哼出聲...

Noir -Blind Hug-盲眼擁抱 章之三

 注意事項:

 →CP為俱燭

 →背景設定為現代

 →並不是普遍意義中的好結局,請衡量自身接受度

 →努力地加入了防和諧字,閱讀不順暢處還請見諒(跪


在襯衫被完全扯下的同時,隱約地,燭台切光忠認為自己似乎察覺到了對方接下來想要做的事情。

或者說,嘗試想要做的事情。


大俱利伽羅正將臉緊靠在他胸前,親棻吻並輕咬那些平時都在布料包覆下的皮膚。唇舌不時相碰,弄出陣陣黏稠的水聲,像是甜膩的雨點,落在幾分鐘前才被同樣碰觸過的位置,帶來麻癢的刺棻激。

而他正感受著這一切,同時感受著自己的身體同時出現的反應。


失去視力的情況下...

Noir -Blind Hug-盲眼擁抱 章之二

 注意事項:

 →CP為俱燭

 →背景設定為現代

 →並不是普遍意義中的好結局,請衡量自身接受度

 →努力地加入了防和諧字,閱讀不順暢處還請見諒(跪


——紅色,滾燙的紅色。像是噴湧的血液,也像是跳騰的炎火。


這是大俱利伽羅此刻眼前所能見到的唯一顏色,儘管他所身在的這間臥室裡,牆壁確實是被漆成素淨的白。


據說,白漆的用意是緩和情緒。

他依稀記得在他們倆正式搬進這裡的那一日,燭台切光忠先是笑著這樣和他解釋,接著又微皺起眉頭,暗忖究竟是要多頻繁多費時費力的打掃方式,才能讓這牆壁長保清潔。...

Noir -Blind Hug-盲眼擁抱 章之一

 注意事項:

 →CP為俱燭

 →背景設定為現代

 →並不是普遍意義中的好結局,請衡量自身接受度


室內的燈是開著的,但應該僅限於懸在房間天花板中央的吊燈,而床頭櫃和牆角衣櫃上的嵌燈則否。

 這是燭台切光忠在黑暗中醒過來時,腦中浮現的第一個念頭,於此同時,整間房應當會呈現的模樣,也被他以思想的筆墨仔細地在眼皮上描繪了一遍,從最接近的細節開始:他身下的這張雙人床、蓋著他腹部以下的厚重格紋床單、床邊擺著一雙內襯絨毛的皮革拖鞋;緊接著還有那些並非觸手可及的部分,包含那只放有他及同居者所有衣物的巨...

非常非常久沒有好好寫點同人了.......其實是最近開始了原創相關的工作,有些只有出本但沒有貼過來的文章,近期有空來補上吧。

出了一本小排球和一本俱燭呢,幸好還是能寫的我w

推推歌~~~~~
寫論述中

© Die Wel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