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e Welt.

吃的CP越來越多,請愛用歸檔和標題的CP標註避雷感謝。
稱呼用Ainsee中譯的安西子、簡稱安西吧,
子博放著不能描寫的種種東西,密碼固定是主博名稱(英文七字全小寫無空格)

Paripiaーsnow 20170924


*誰讓他們很萌的自拍,我只能拿這腦洞來寫了吧
*前面鋪墊超多,長到搞不清楚到底重點是什麼

稻垣在私底下的時候其實並不喜歡被拍照。讓他自己拍拍花草、料理、動物,那是作為一種分享和記錄,這還是很有趣的。
至於自己站在鏡頭前讓人拍,以工作來說是理所當然無可避免的事情,這麼多年來,該習慣的倒也已經習慣了,只是當換成了私人場合,察覺到相機鏡頭的瞬間,他第一時間反應依舊是下意識地避開。

「誒——又沒有燈光師、也沒有化妝師在耶?」

「那種事情沒關係吧?就拍張照而已啊?」

「不要不要不要啦,一定拍起來不好看——」

「不會啦吾郎桑、我們一起嘛!都已經公開那麼多SNS帳號了,就是要上傳一些照片啊。」

「可

ロハス、しんつよ—lovedoll 0


*腦洞不能堆著,會生出病來
*短短的描述一下設定

那具沙發上的精緻人形是因他而生的。正確地說,是按照幾個月前的他的模樣所製成的。
在被購買者命名為『goro』的情趣娃娃第一次進入他視線範圍時,稻垣還不能夠很清楚地指出,自己與它之間的差別何在——這並不是說他不明白自己與一具無生命的人偶有何不同,無論在物理上、法律意義上、或者說他倆共同的伴侶對待他們的態度上——

噢,是的,他和幾個月前的他,共有著同一個伴侶。
這項描述,在由幾年前至今的情況下都是正確的,但通常,他應該會這樣說:

「我最近私人時間經常一起的對象嗎?嗯,大部分是和剛在一起呢,兩個人在生活習慣和偏好都很相似,之前smasma的樂屋也是同...

如果私奔的話

受到 @春寒料峭永無島 的刺激睡前跟著腦洞一下。

ナカゴロ雖然他們不熟但明明CM都拍過了(?),一個愛好享受美食美酒美好風景、一個全日本最有錢,大概坐頭等艙分分鐘抵達杜拜←

キムゴロ始終高女,大概畫風還是參見神曲天国のかけら,開車到海邊什麼的絕對會發生。

lohas去鄉下去海外去公路旅行都好,想像不出剛會拒絕吾郎要求去哪裡或是做甚麼,所以隨時都能一時興起出發吧(?

shingoro變裝一下家附近散個步,indoor的人就想回家喝酒畫畫,早睡早起的人就想洗澡睡覺了,結論是走不遠的吧(*゚∀゚)

ロハスーロンドンハート3

夜02


試鏡結束之後,原先他們是被經紀人保證晚上能獲得一頓牛排大餐的,但他們卻自願放棄了。

——明明就幾乎餓了一整天的!


相隔十個小時後再次回到旅館房間——當然是吾郎的房間——時,這個念頭才終於被剛注意起來,或者正確地說,他才終於有了能夠思考起這件事情的餘裕。

但這也已經太晚了,幾分鐘前,他們還跟早早就結束試鏡的木村和慎吾組在交通車後座擠著坐成一大團的時候,這件事情就已經被決定完畢了。

如果要說那時他都幹了些什麼,導致完全錯過發言的時機,這毫無疑問地,應該由強奪去他話語權的那個人來進行說明。

但那人也明顯無意多做解釋,方才進了房,扔下一句「好累!我要...

Paripia-風邪をひいちゃう0(前導)

*後續1是しんつよ在移動車上(ry
*後續2是lohas在寢室(ry
@春寒料峭永無島 官方不讓我發私信給你wwwwww只好學高女用公眾電波對話了wwwww


如果晚餐地點是稻垣家,廚房通常是除了男主人以外非請勿入的。儘管老實說,根本沒人認真把貼在門框上的四字警語當回事。

但此時,正熟練地站在鍋爐前燉著人參雞湯的吾郎,身邊卻第三度地冒出了既不是進來偷吃、也不是進來偷拿冰箱裡的啤酒的慎吾。

中型湯鍋的隔壁瓦斯爐上,滾著為了客廳裡的病人特地準備的野菜粥,慎吾一手湯勺、一手飯碗,熟練地從鍋中又裝出滿滿的一人份,甚至還轉身特地從櫥櫃裡拿出幾瓶調味料撒上。吾郎見狀...

ロハスーロンドンハート2

 

昼02

 

狹窄而光線昏暗的房間裡,面對審查者落坐的長桌,幾把金屬摺疊椅被整齊劃一地排列著,長桌與椅子的隊列之間,留出兩人份的空間。簡明易懂的配置,形同預示了接下來的試鏡即將以何種形式發生。

唯一無論吾郎或者剛都沒有預料到的是,除了他們倆以外,身邊其他椅子上坐著的應募者,清一色全是女性。

更正確地說,這支廣告企劃當中的形象角色設定上,就是由女性擔任。

根據從經紀人那兒得到的說明資料,這是一支目標客群為女性上班族的化妝品廣告,公司廣報部避開了對手公司重金邀請知名模特兒代言的戰略,選擇將大筆製作費用花在遠赴英國取景拍攝,但求能夠透過營造出高級的視覺觀感,在該季新...

ロハスーロンドンハート1

夜01

 

五人並肩踏出攝影棚時,已是日落西山。幾個鐘頭前,趁著畫面檢查的空檔發下的午餐相當符合英國本地作派,幾個乾癟得可憐的三明治。以正常成年男性為基準,這簡直稱得上是蓄意使人挨餓,更不用說他們之中還有個每天身高都在持續發生變化的成長期少年。

 

「豬排咖哩。」

「牛丼特盛。」

「烤牛排。」

「叉燒拉麵。」

「肉!」

 

當經紀人把他們逐一趕上交通車、問到「晚餐想吃什麼」時,回答就像是這樣,完全無法達成一致,唯一的共識就是肉類料理,所以他們全體都被載到旅館對街的義大利餐館,卸貨似地扔了下來。位置早在中午就預訂妥當,角落處的隔間包廂,那是倫敦近...

ロハスーロンドンハート0

*一次架空的拍攝

*地點是他們真的有去的倫敦

 

昼01

 

倫敦難得出現陽光的日子,曬得讓人皮膚發疼,但整天都能維持乾燥的空氣,對於吾郎與他的一頭捲髮來說,簡直是再好不過的消息。

即將開始的拍攝預計持續六個鐘頭,包含幾個全員入鏡和單人的鏡頭,而只要有他要出場的部分,按照慣例,都會被放在最後一個進行,確保能有充足的時間留給造型準備。

進入化妝間時,空蕩蕩的房間裡只坐著唯一的一個人,顯然已經打理好、梳得澎鬆柔軟的髮型在白熾燈下輕輕搖晃,被打上深邃陰影的高挺鼻尖微微鼓脹著,面對著他笑彎了眼睛。

半小時前,這人還在床上和我搶被子呢。吾郎暗暗腹誹著,本就沒什麼表情的...

しんつよ、キムゴロー子供っぽい(中)(下)

*稻垣和草彅還是待同一間樂屋設定

*遲了兩天,但字數成了兩倍呢(・∀・)

@春寒料峭永無島 結果最初浮現的對話最後才用上w


小學生時代的香取慎吾的模樣,儘管時隔已久,印象多少有些模糊,至少還是所有成員都曾經見到過——不,準確來說,那些畫面甚至還曾經面對全日本一億人放送過的。

小學生時代的稻垣吾郎的模樣,估計除了稻垣家的父母兄弟親戚理所當然看過、以及吾郎本人的小學畢業紀念相冊留有記錄之外,就是個從不為人所知的謎。

而這個謎底,此時就在草彅剛面前毫無預警地揭曉了。


樂屋的門罕有地上了鎖,而且保管者還不是平時見過的那名工作人員、而是...

しんつよ、キムゴロー子供っぽい(上)

*慎吾和吾郎變成小孩子的妄想

*上部只有草彅和中居

*下部晚點寫完

*特此鳴謝  @春寒料峭永無島 ,期待太太的本子麼麼哒


草彅踏進攝影棚前室時,已經知道自己是成員中的最後一個抵達的了,身邊的經紀人臉上掛著比本人更來得著急許多的神情,倒顯得他像是個對遲到毫不在乎的人,儘管他並沒有。

他今天準時地起了個早,盥洗更衣的速度也沒被往常偶爾發生的小狀況給拖延,甚至連來時路上的交通也好得出奇,專車上配置的導航器顯示誤點率二成三,而他們則走在餘下的八成七機率上,順利地從距離方圓十多公里外的草彅家來到電視台後門停車場。

直到踏進攝影棚之前,在電梯和走廊與他擦...

© Die Wel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