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e Welt.

吃的CP越來越多,請愛用歸檔和標題的CP標註避雷感謝。
稱呼用Ainsee中譯的安西子、簡稱安西吧,
子博放著不能描寫的種種東西,密碼固定是主博名稱(英文七字全小寫無空格)

ロハス—シャッフルホワイトデー

 *美食文


在鬧鐘響起來之前就搶先去把它按掉,接著拉開窗簾——只拉一半,讓陽光落進來剛好填滿床單的自己剛剛躺過的那一半——然後繞著床沿半圈,從相反方向躺回來,距離抓準了只要一轉頭,就能恰好在對方耳邊出聲,輕聲呼喚一同迎接早晨的人的名字。

理想狀態下希望是能辦到這樣的,但稻垣也無意忽略更明顯的現實。

只要前一晚他的臥室出現同床過夜的對象,隔天醒來的時候就會多少沒有平常那麼清爽。把實際發生的事情考慮過一遍,那也是理所當然的吧?


如此這般,把多睡了半個小時的草彅叫醒的是早餐的香味。肉類油脂在加熱過程中釋放的特有香氣,會隨肉本身的鮮度和烹調火侯而變化,...

Paripia—その背中を叩かれ

*今日狀態:lohas>慎吾郎=慎剛

*甘い坊カビチョス、流れやすいゴロリン、服バカクソ野郎大変ですね(笑)


天氣實在好得過分,就連稱其為雨過天晴都偏離事實,但這絲毫沒有妨礙久違的公開舞台和新歌發表所帶來的愉快氣氛,太陽在預期的時間升起之後,熱度便絲毫沒有要減弱的跡象,如同整場活動從頭到尾情緒都處在巔峰值的草彅剛;唯一能說美中不足的,大概是稍嫌風大了點,而關於這個部分就肯定得問問稻垣吾郎的意見。

然而在最後的發言環節上,慎吾經過考慮,還是選擇了預先準備好的那些中規中矩的內容,沒針對這件事情說任何打趣的話。

這其中有一半是出於身體真切地感到疲倦,另外一半……就多少帶有一些肯...

ロハスーロンドンハート6

夜更かし

*草彅剛被提及但沒有出現


電梯門要關上的瞬間,半隻手掌帶著不容拒絕的氣勢卡了進來。

 「——不好意思!」

 門應聲而開,一個戴著毛線帽的腦袋視線直盯著地板走進電梯。出於禮貌,以及沒能及時讓出按鈕旁邊的位置,吾郎避無可避地出聲詢問。

 「請問幾樓?」

「我也是一樓……謝謝。」

 一口端正的日語,讓他險些要懷疑自己此刻其實是在六本木。但這種時候裝作沒發生任何事情分明才是上策,儘管有效的時間大概並不會太長。

整身包裹在長大衣裡的傢伙沉默地站在角落裡,而吾郎抬起頭,讓視線停在指示面板上數字變化。

大約半分鐘過去,尷尬的...

ロハス—ロールフワフワニャー

喵喵喵以及喵喵的喵的喵喵
喵大家喵喵之喵喵喵喵喲喵!

(這次的原因會是因為使用不符合人類理解標準的語言嗎喵(。

(按順序分三段)

https://paste.plurk.com/show/2610672/

https://paste.plurk.com/show/2611260/

https://paste.plurk.com/show/2611336/

 @春寒料峭永無島 
短期內已經受夠了喵


我要告訴大家貓咪之日的賀文我真的寫了,但是我發不出來,大家要相信我。

我不試了,心冷,喵(。

ロハス—バレンタインのかけら

*這簡直就是宵夜文
*是的,就是宵夜文

 

在維持一段感情關係當中最重要的要素,大概是時機。

但這世界上其實還有很多的事情也同樣是如此,包括想要釀造一瓶風味絕佳的紅酒、想要種出甜美多汁的蘋果,以及想要在重要時刻端出一桌足以擄獲另一個人的胃的料理,還順帶擄獲他的心——怎麼後半部分又返回來變成在考慮維持感情關係了?

逐漸發散的思維最終殊途同歸,倒顯得自己滿腦子根本就被這唯一的一件事情給塞滿,而在他想像畫面中佔去大部分比例的那個人卻彷彿對此一無所知,正窩在廚房外頭的沙發上,邊用平板看影片邊逗弄懷裡的愛犬。

 

想到這裡,稻垣才趕緊把視線轉回面前這口正咕嘟咕嘟冒泡的黃銅湯...

ロハスーlovedoll01


*堪堪把坑撿回來寫

慎吾踏進草彅家時,只見沙發上坐著兩個稻垣吾郎。

一個穿戴得整整齊齊,另個則還一身睡衣和拖鞋,肩上披著明顯屬於草彅的一件大衣。兩個稻垣肩並著肩,頭朝對方的方向靠在一起,讓這副午睡的畫面顯得無比和諧。
這樣看來,按直覺選他應該叫醒的是穿睡衣的那個——才不是這樣!到底是怎樣!

他堪堪忍住大叫的衝動,從口袋裡拿出手機撥給在外頭車子上的草彅,那個幾分鐘前一臉純良地坐在駕駛座上對他說「吾郎桑應該還在我家裡,我們去接他吧」的傢伙。

「那是你家吧?幹嘛不你自己上去?」

他沒好氣地抗議,但對方彷彿不覺得這樣的安排有任何不妥似地,反倒還以困惑的眼神。

「我要顧車嘛,遇到警察還算好,畢...

しんごろ‧Paripia-冗談みたいだね

*明確的慎吾郎
*暗示的Paripia

他們等待草彅到餐廳來會合的時間感覺起來無比漫長,正確來說,確實也是有一點長。

因為地點拜託了工作人員代為訂位,結果他自己忘記把地址記錄下來,讓原本預計早該抵達的交通車去了錯誤的地方——至少根據把他們安全送到餐廳門口的工作人員說法,事情應該是這樣的。

 

「……到底在搞什麼啊?」

「嘛,外面那麼冷又下雪,車也開不快吧?」

面對他邊看手機邊發出的含糊抱怨,身邊那人的回應顯得不鹹不淡,只有偶爾冒出的呵欠提醒著時間。

 

當所有的攝影機都被撤去,稻垣便迫不急待地戴上了墨鏡。明明就身在不需要遮遮掩掩的包廂,而且無論是黑眼圈還是臉上...

Paripia&モリゴロー枕草子

我悄悄地(

https://paste.plurk.com/show/2600437/

不曉得這個地址能不能看得到……如果可以,它再發生什麼我就不!發!啦!(氣得睡三天三夜

@春寒料峭永無島  我愛鈴(°▽°)(就愛@但想不到要說啥只好表白

Paripiaー初め


*after生放送
*如標題,混亂邪惡的CP,還有森吾郎
*R18後續我等著腦袋裡畫面有了就寫←

從交通車下來、直到踏進大樓電梯的那幾秒鐘裡,夜裡的冰涼空氣總算讓草彅稍微消停下來,不再嘟嘟囔囔地抱怨那件事情。

他們先後在玄關換上拖鞋,踏進香取家客廳,迎接他們的是和上次相比似乎變得更多的雜物,堆積如山。沙發旁的地板上立著一箱已經拆開過的All free60罐裝,明明是兩天前才送抵的贊助商年節贈禮,目測卻只剩下一半左右。

稻垣看著慎剛兩人熟門熟路地在茶几上清出空間,將手上的速食外帶紙袋全數放下,然後一左一右窩進長沙發裡,很快找到舒服的位置。
他感覺一股幼稚而毫無辦法的妒忌感浮上心頭,但又很快地消滅...

© Die Wel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