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e Welt.

吃的CP越來越多,請愛用歸檔和標題的CP標註避雷感謝。
稱呼用Ainsee中譯的安西子、簡稱安西吧,
子博放著不能描寫的種種東西,密碼固定是主博名稱(英文七字全小寫無空格)

ロハス—シャッフルホワイトデー

 *美食文

 

在鬧鐘響起來之前就搶先去把它按掉,接著拉開窗簾——只拉一半,讓陽光落進來剛好填滿床單的自己剛剛躺過的那一半——然後繞著床沿半圈,從相反方向躺回來,距離抓準了只要一轉頭,就能恰好在對方耳邊出聲,輕聲呼喚一同迎接早晨的人的名字。

理想狀態下希望是能辦到這樣的,但稻垣也無意忽略更明顯的現實。

只要前一晚他的臥室出現同床過夜的對象,隔天醒來的時候就會多少沒有平常那麼清爽。把實際發生的事情考慮過一遍,那也是理所當然的吧?

 

如此這般,把多睡了半個小時的草彅叫醒的是早餐的香味。肉類油脂在加熱過程中釋放的特有香氣,會隨肉本身的鮮度和烹調火侯而變化,但無論濃郁或者鮮甜,都肯定足夠從廚房一路穿越客廳、透過刻意留下的門縫進入被睡意籠罩的臥室。

在早餐的香味中醒來,這大概也是象徵完美早晨的開始所不可或缺的要素之一。讓稻垣自己選擇的話,他記憶當中最完美的香氣絕不能缺少佐以橄欖油和迷迭香調味的蛋料理,作為陪襯的還有酸甜比例聞起來和嘗起來正好形成對比的新鮮柳橙果汁,從早晨就開始飲酒是法國地方的慣習,他樂意入境隨俗,卻無意把這加入日常軌道之中,如果只是多少需要些點綴的酒香,那麼把冰箱裡常備的燉菜取出來加熱一些,隱藏在裡頭燉煮了超過三小時的法國產波爾多酒便會自然現形。說是這麼說的,事實上他還是更喜歡和式早餐,所以一年當中大部分時候,早上八點多會出現的香氣還是以白飯、醃菜加上味噌湯居多。

但他知道草彅喜歡他做的豬肉蔬菜湯要勝過味噌湯,甚至在湯鍋上特地貼了便條『今天是豬肉蔬菜湯』。

其實就是煮了味噌湯,對方也絕不會有什麼不滿的,即便是那種撒嬌式的小吵小鬧也基本不會有。

早晨時刻的草彅他看過的就兩種模式:醒來之後今天是休息日,整個人懶洋洋地沒個樣子,看上去比Kurumi還需要被照顧;醒來之後緊接著下午還有工作,那麼在完全脫去睡意之後,便會逐漸朝工作中才會出現的表情靠攏。

無論是哪種,只要被他說得笑起來,就全都會變成相同的模樣。

偶爾也會出現不同於平常的意外情況,持續得並不太久。

 

「——吾郎桑!」

 比方說眼前這個一臉驚慌地穿著睡衣甚至沒穿拖鞋就砰砰磅磅地跑出來的草彅,他其實在對方開口之前就應該猜到了接下來會出現的內容。

 「早啊,剛。怎麼了?」

「冰箱、已經開過了嗎……?」

「開過了哦?因為要拿食材嘛。」

「嗯、也是,確實是這樣啦……」

 顯然這應該是醒來之後今天是難得的休息日的那一邊。他們的拍攝日程一直都是各自進行,隨後也跟著有其他個人的工作,各自的台本都還堆在客廳的茶几和沙發上呢。但草彅看上去明顯想的就不是這檔事,表情在說出來與不說出來之間反覆猶豫。計畫好的事情被全盤打亂、卻又因為無法補救也無法改變既成事實,最後只能交給大腦自動補全那些不盡理想的成分。還不就是他在一個月前的情人節才稍微體驗過的事情嗎?

 

嗯?結果反而是堅持著美好早晨生活的自己,因為仍舊把一個月前的事情放在心上而做出違反規則的事情?

在對方全然不知的方向自顧自地妄想一切展開,並對此打從心底生出一股強烈的愉悅感。這可是對象若不是草彅,打一開始條件上就無法實現的樂趣呢。稻垣默默做出結論,單手俐落地關掉爐火,暫時把注意力放在把食物裝盤上頭。

就在他要端起兩人份的盤子之前,就被從後方冷不防地抱住。以對方的角度來說,這應該叫做撲過去抱緊。

當然,他在被抱緊的同時就已經知道草彅接著要在他耳邊說的是什麼了,所以他又先一步開口,因為語氣當中笑得太厲害而被發現了心思。

 

「巧克力我已經吃了一顆,很好吃喔?」

「什麼嘛——吾郎桑太過分了吧——」

「呼呼、」

 

END


评论
热度(4)

© Die Wel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