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e Welt.

吃的CP越來越多,請愛用歸檔和標題的CP標註避雷感謝。
稱呼用Ainsee中譯的安西子、簡稱安西吧,
子博放著不能描寫的種種東西,密碼固定是主博名稱(英文七字全小寫無空格)

路途—團兵


*沒頭沒尾短短的


利威爾單手將方向盤朝右做了個25度偏轉,他開車前往拍攝現場的短程一貫都是這樣開始的,一大清早的紅綠燈十分配合地紛紛轉綠,但即使是閃黃變紅的那幾個也總被他認作參考值而略過。
然而就在他前方下一個十字路口左手邊就是沿自隔壁市而來的交流道,如此漂鳥的時間也只會充斥著蓋著帆布載運砂石或者一身鐵亮金屬光澤的特大貨運卡車,連夜趕車的駕駛通常脾氣正與臉上幾天沒刮的鬍渣同等暴躁,利威爾對於這般無趣而使靈魂受挫的行業興趣缺缺、更加沒打算鐵包鐵地和這樣一群人馬直線衝撞,接連幾個想法轉過之後,他於是最後仍在十字路口前的紅燈下踩了煞車,車牌前方晶亮的保險桿直挺挺地卡在路面的白線上頭,一公分不差。
短暫的等待讓這輛嶄新逼人的超跑於是閒停下來,駕駛座上的主人百般聊賴地跟著廣播裡的獨立樂團新歌擺動下巴,有時隨著高亢起來的旋律哼上一段,他屁股底下的米白色座椅正和左手邊空蕩蕩的副駕座位一同散著淡卻有些噁心的味道,出廠不久的皮革氣息混雜著前任主人大概天天享用的廉價速食油,思索的念頭一出,利威爾在聽覺上刻意做出的注意力轉移便接近失效,每天享用這樣的早餐前嗅覺折磨讓他的胃口也跟著不禁麻木。

但這輛車已經屬於他,從名義上的所有人到油孔蓋外頭隱約的烤漆刮傷都算在內,即使一時不慎就讓那某個在街頭搏擊中被他打成醜怪造型蠟像並賠上一台新車的路人留下半點痕跡。

音樂來到副歌最後一段高潮,利威爾安放在排檔上的左手指尖跟著輕敲輕打起來,他的習慣一向是不陷於使人過分胃痛的窘況太久。即使從上星期開始,他已經簽下了為期三個月的合約、成為一個工作內容為脫光並躺平的專業影集演員。這大部分是因為交友不慎兼時運不濟,小部份是因為今天將要碰面的導演韓吉,當時對方帶來面談的對手演員天賦太過超群,以至於他作為一個身心健康男同性戀的細胞難得超越理智,讓同意的過程幾近他久久發作一次的神經病。

那個男人的眼睛是藍色的、頭髮是金色的,那個男人說他是習慣而非職業要求才會穿著貼身且剪裁得宜的純色西裝,那個男人說他同樣是習慣而把瀏海大致上做成三七分邊,所以……那個男人究竟叫做什麼名字?

順著路旁的指示牌將車開進小巷,利威爾的思考在看著後照鏡路邊停車時再度被混亂而疑問迅速淹沒,窗戶因為等等必需熄火而已經被他關上,他的食慾因為煩躁而再一次地下降,又或者是因為已經沒有實體存在的麥當勞漢堡味道猛地濃烈起來。
他自認早已脫離動輒臉紅心跳的天真愚蠢年紀,於是順理成章地將這番顯著影響情緒的心理活動過程解釋為庸人自擾,他在拔下車鑰匙後開門下車,出門時還穿著的大衣被順勢脫下掛上椅背,他依稀記得兩年前離開時更衣間裡還沒有經費擺設衣帽架,而他最後出場時反正得要脫光。

遺留在左邊口袋裡的手機在利威爾已經離開時放聲大響,無論如何也不會被聽見的聲量,畫面在音樂唱過幾分鐘之後跳出一張男人的影像,高挺的眉弓與笑容凍結在螢幕裡閃爍著,下方跳出一行手機主人昨晚顯然不是很用心輸入的來電者姓名。

——艾爾文‧史密斯

评论
热度(4)

© Die Wel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