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e Welt.

吃的CP越來越多,請愛用歸檔和標題的CP標註避雷感謝。
稱呼用Ainsee中譯的安西子、簡稱安西吧,
子博放著不能描寫的種種東西,密碼固定是主博名稱(英文七字全小寫無空格)

My Dear:Children & Painter 1.—團兵


*兩篇短文分開發布,同屬一個系列
*靈感來自台中團兵茶會的各種梗
*兩篇分別設定各自標註
*敘述筆法上都是短短的童話風格


1.Children

*靈感來自中部茶會的禮物
*部分內容取材自這噗:http://www.plurk.com/p/jszr1r,感謝小K和玄封太太
*是艾爾文和利威爾是兩隻雞的設定(完全不明白
*利威爾會生小雞、會孵蛋(更加的不明白
*這是個腦洞設定,這個世界上根本不可能有這種雞


艾爾文‧史密斯是瑪利亞農場裡最受歡迎的雞,他擁有一身金黃色的柔順羽毛和漂亮的藍色眼睛,也因此而深得照顧者瑪麗的喜愛,這位一向溫柔的農場女主人甚至親手替艾爾文製作了一條鑲有翠綠寶石的波洛領帶,讓原本就十分惹眼的他更顯帥氣,成為農場活動時人人爭睹的偶像。

但這樣的他,最近卻有個不知道該找誰商量的煩惱,這是關於他的伴侶利威爾。

利威爾是在艾爾文之後來到農場,當時瑪麗正好收購了一棟破產農家的新穀倉,而被帶著前往查探的艾爾文在本應是空無一物的倉庫角落發現。
因為被匆促離開的主人意外地丟下,當時被找到的利威爾已經又病又餓了好幾天,虛弱得連說話的力氣都幾乎不剩下,被瑪麗直接帶回農場後,又過了好長一段時間才恢復健康,並且就這麼順理成章地成為了細心照顧他的艾爾文的伴侶。
大概是因為被拋棄過的緣故,剛來到瑪麗亞農場的利威爾對其他動物或人都充滿了戒心、而只會親近艾爾文一個,兩人無論何時都是形影不離,出雙入對吃食、散步、睡覺,這樣的場景不僅被票選為農場的模範動物夫妻,也讓愛屋及烏的瑪麗更是對利威爾關心備至、也親手做了一條漂亮的白色領巾配在利威爾的胸前,讓那對與艾爾文不同的黑色眼睛顯得更加深邃漂亮。

然而自從他們的第一窩蛋出生之後,這樣的情況就出現了讓人難過又擔心的變化。

利威爾的體型比起一般要來得小、而先前生過大病的身體體溫也偏低,讓孵蛋成了一項總讓他十分困擾的任務,而從不希望戀人有任何不開心的艾爾文於是自告奮勇地要負責。
但……比起利威爾體型大了許多的他卻又有些太重,只是剛剛坐上鳥窩過了不到一秒,幾聲細小的啪擦聲就讓利威爾驚慌又生氣地跳了起來。

「你這個胖子!禿子!大混帳!給我起來!」

利威爾對任何人說話都一向不客氣,但艾爾文還是第一次看見對方這麼氣急敗壞的模樣,利威爾甚至一時情急在他身上啄了好幾下,讓他當下也只能吃痛地大聲求饒。

「嗚!啊!利威爾你別啄了!鳥毛都快掉下來給孩子當棉被了……」

利威爾事後便堅持一個人寸步不離地守著那窩未出世的小雞,一連好幾天都沒有從窩上面離開,而艾爾文也還得擔起農場動物明星的工作,兩人不知多久連話也沒有說上一句、更別提是往常習慣互相依偎著入睡,艾爾文除了想念、更多的還是擔心,他也同樣期待著孩子的降生,但讓他更捨不得的還是利威爾,這次的事情他一點也幫不上忙,只能默默地在一旁關心和守護,看著利威爾的神色越來越虛弱,他覺得自己的心彷彿都快跟著碎成片片。

在某一個特別冷的早晨,艾爾文剛剛從巢裡因為寒氣而醒來,滿心想著的就是體力差又還要顧著一窩孩子的利威爾,正當他想要趕緊去查看的時候,另一個有些偏低的體溫突然窩了進來,熟悉而柔軟的接觸讓艾爾文有些吃驚,轉過頭去果然就看見了好久沒有如此接近的利威爾。

「利威爾、你怎麼會過來……孩子們呢?」

「瑪麗說天氣更冷了、要更小心地照顧,所以把蛋挪到保溫箱裡了。」

儘管知道這麼做是最好的,卻仍然會因為無法親自保護心愛的孩子而懊惱,艾爾文能從那張他思念已久的臉上察覺利威爾的難過,已經不知多少天不眠不休的戀人看起來又更瘦了幾分,虛弱的神色讓他非常心疼。

「利威爾……我好擔心你啊。」

一邊這麼說著,艾爾文朝正在微微發抖的利威爾又靠得更近,讓自己偏高的體溫能夠分享給對方。

「利威爾,謝謝你這麼努力地守護我們的孩子,我好愛你。」

「……這個我早就知道了啦,你這個禿子。」

利威爾聽著他好久沒有當面說出的話語,再度沒好氣地朝他啄了幾下,但這回的力道裡帶著的感情是無比的溫柔。

冬日的農舍裡,模範的史密斯夫婦今天依舊恩愛而溫暖。


END


评论(32)
热度(29)

© Die Wel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