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e Welt.

吃的CP越來越多,請愛用歸檔和標題的CP標註避雷感謝。
稱呼用Ainsee中譯的安西子、簡稱安西吧,
子博放著不能描寫的種種東西,密碼固定是主博名稱(英文七字全小寫無空格)

短歌—團兵


*算是短
*性描寫有,因為短就不收子博了
*只是假想著一個不停打牆(?)艾爾文和親熱是話嘮的團兵

 

 

 

「——利威爾,你的聲音。」

一句突突的話就這麼從摟著自己的艾爾文嘴裡冒了出來,而利威爾皺皺眉頭,頓了兩拍心跳聲的時間才開始思考該用什麼應聲。不回答,又怕這是對方接下來什麼嶄新惡趣味玩法的試探,貿然回答,配上此刻兩人正結合著的姿勢又顯怪得好笑。艾爾文又在這短短的幾秒裡朝他頂了好幾下,每下都撞在經過一次高潮而仍顯窄緊的腸壁上,讓他還沒接通的理性思路又跟著應聲斷裂,碎成幾段惱人又模糊的呻吟漏出唇齒間。

「你的聲音……要是拿來唱歌,聽起來也會是這樣嗎。」

「嗯、啊你……說什麼、嗯、等等……慢點、」

猝不及防地,利威爾的身體又被整個拖了起來又扔倒在床上,本來緊貼而看不見彼此面孔的體位被拉開,艾爾文正填滿在他身體裡,整個人的陰影正投射著與他重合,逆光效果加上情慾的蒸氣迷茫著他的視線,讓他看不清艾爾文臉上是什麼表情,只能專注在一雙藍得發著光的眼。

像是沉在水底的石,曖曖地在陽光下閃動,惹人不能不看,不得不看,說了什麼似乎也跟著不算是重點。

「利威爾、再出個聲……唔、」

「誰、管你嗯……不要、頂那、嗯……停啊、啊……」

自己渾身長滿羽毛拉長脖子高歌的形象很快地從利威爾腦海裡一閃而逝,映入視線的是艾爾文猛地鉗著他的腰反折了起來,他的背被直接撞在床頭的牆上,而對方打直上半身跪起雙膝,他的雙腿被跟著向外扳開,接下來又是一陣更加毫無章法的抽插。往常興致高昂的艾爾文總喜歡在前戲時各種各樣地玩他,種種挑逗和焦灼的戲碼盡出,弄得他整個人身體連同意識都被逼上快感的風頭浪尖,但真正剩下想要他的純粹慾望時,男人就會變得難以置信地粗暴,混合著爽和痛的強烈感知堪稱與前者截然不同的折磨。

「利威爾、隔天……唱歌給我聽,好嗎。」

天殺的為什麼還在這個話題上,利威爾正迷茫地想要還嘴,一時沒穩住又被撞出更多帶著鼻音的叫聲,艾爾文再度拉起他上身讓兩人平視,卻沒有停下胯部愈發激烈的衝刺,男人粗長的性器一下一下地撞著似乎沒有停下來的時候,他感到最後他又射了一次,埋在他體內的硬物卻依舊持續地深入,直到他喊得聲音嘶啞也沒有停下,直到他最後失神地昏睡過去也沒有停下。

但總的說來,利威爾還是喜歡這樣痛快淋漓的性愛的,只是當隔天艾爾文等他醒過來第一句依舊是要他唱歌的時候,他還是忍不住對準那對依舊藍得發光的眼揍了一筆直的拳頭。

 

——END

 

评论(6)
热度(25)

© Die Wel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