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e Welt.

吃的CP越來越多,請愛用歸檔和標題的CP標註避雷感謝。
稱呼用Ainsee中譯的安西子、簡稱安西吧,
子博放著不能描寫的種種東西,密碼固定是主博名稱(英文七字全小寫無空格)

我靠!被潛了눈_눈(上)-團兵

*架空大學設定,算是現PARO的一種(?)
*篇名來自某部言情小說加上表符(很舊了,別真的去找也沒關係
*簡單的設定解說:利威爾是英國某大學心理系教授旗下的萬年助教,艾爾文是被從德國找來的約聘教授,韓吉和利威爾是同僚,設定性別為男,其他請用內文慢慢推敲(懶
*心理方面不是專業所以少有學術描寫
*全篇歡樂過頭,分上下

 


這個下午的天氣好得驚人,從窗戶望出去的陽光是刺眼的顏色,外頭的幾棵大樹上跳滿了喧鬧不休的一干鳥兒,吱吱喳喳的爭鳴與風聲連綿地在枝頭響著,構成一片諧和的背景音樂,如此風和日麗的條件也讓教學大樓外頭的運動場聚集了比平常要多的人潮。

利威爾踩著溫吞的腳步往交誼廳走去,一雙慣穿的深黑色牛津鞋在地面敲出清脆響聲,沉重的背包裡裝滿磚頭等級的德語原文書,全是自家指導教授昨天要他從系辦帶來做為參考使用。今天是例行學術研討活動的最後一日,結束早上的專題座談後就只剩下送別來賓的下午茶會,光就這一點來說,直到下午兩點才出發前往會場的利威爾就根本不是被要求參與任何正經的講座、而是扮演教授旗下的熱門助教的花瓶作用,所以此刻他扛在肩膀上的所有書本也就成了純粹裝飾的功能,完全無用卻不得不有。儘管長年扮演著這種角色讓他對於種種不合理早已司空見慣,但與今天這種美麗的天氣對比起來又顯得更加惱人。

「……那個天殺的老禿驢,果然還是去死好了。」

利威爾嘴裡持續一步一句地撈叨碎念,像是要把等等沒法出口的髒字全都先說個過癮,他的手裡拿著兩個月前剛換的新手機,上一支的通訊錄還沒完全備份就在先前的跨系划船大賽裡摔進池塘報銷,讓兩支手機的出資者——他天殺的指導教授達利斯‧薩克雷淡淡地說了兩句,頗單純的象徵性作用。

打從他成為這個萬年教授的萬年紅牌助教開始,一對一出資的私人經費申請單就能拉成足夠貼滿牆壁的一長串,利威爾的作風和脾性一向俐落好懂,他對自己的論文或研究成果可以蠻不在乎,只要買走它們的人出得起讓他滿意的價錢。

焦點轉回他手上的螢幕畫面,剛剛傳來的訊息表示下午茶會已開始,教授要他的紅牌助教稍後入場後別著急著吃喝、直接找定這次的目標作陪,利威爾看著那兩行排列在對話窗格的指示,從鼻子裡哼出不以為然的輕音,雖然嘗不了茶會上訂自附近高級餐廳的伙食,但今天這場結束後,他能拿到五天假期和飛往京都的來回機票一張。利威爾不為人知的私人興趣是攝影,他不懂構圖或者挑選鏡頭,只是拿著慣用的單眼相機跑遍世界各國,大部分從薩克雷那裡拿到的錢也都換成了飛行里程數,而直到最近,偶然發現他那堆『病假』裡真實內容的教授才與他商量了新的以物易物。他和薩克雷的往來互惠的籌碼不只論文、還包括學術界神聖水面下的潛規則交易,利威爾對於大學各種勢力或者派系戰爭毫無興趣,只是一貫照舊地拿錢行事。

 

「利威爾先生、您午安!薩克雷教授正在和紐約大學的皮克西斯教授說話呢,但他沒囑咐我們要請您去找他——」

「沒關係,今天我和其他人有約,你們如果看到教授他出來就打給我說一聲。」

將口袋裡的邀請函交給負責接待的學弟妹,利威爾只是隨口敷衍了幾句,就這麼大剌剌地登堂入室。交誼廳內的氣氛還正值禮貌到熱鬧的過渡期,四面牆邊的自助餐檯沒什麼人動過的痕跡,各張聊天的站桌上倒是碰杯聲不斷,利威爾再度掏出手機滑了幾下,這回跳出了某張背景為教堂的照片,畫面中央是個身材高大的男人,一頭七三分邊的金髮襯上端正五官顯出歐洲人典型的俊逸脫俗,一身高領毛衣和皮料長褲下仍看得出結實身板。根據照片提供者薩克雷的說法,這就是他從今天下午開始的招待對象,男人來自與倫敦氣候迥異的溫暖德國南部,是法蘭克福大學剛升上副教授的當紅精英,但就利威爾的個人定義而言,他眼中最重要的部分就只有艾爾文坐隔天下午的班機回國。

從下午茶會結束的四點算起還有二十四小時,說長不長說短不短,能做的事情當然也不少,顯然事先調查過的教授表示這人目前單身,輕描淡寫地要他把握機會,但利威爾心知肚明這根本不是要他上門結親、只不過表示對這男人能夠更無所顧忌。先前他的對象男女不拘,有無家室向來不是薩克雷的關注重點,只是加入比較是否需要人情攏絡的參考值。

利威爾沿著餐食陳列方向走過半個房間,四周的談話各國語言交雜,有些他能懂、有些僅止皮毛,而至於該拿來應對艾爾文的德語他亦不敢說在行,只是對方貴為副教授,英語大概值得期待。他閃過附近聊得正開心的幾對男女,就見牆邊身穿白西裝的背影映入眼簾,利威爾的眼上下掃過那頭後梳的燦燦金髮,正想晃過一個角度再行確認,對方登時默契地先行轉身,讓他與剛才照片上面孔當場碰個正著。

「日安、我想您應該是艾爾文‧史密斯先生、來自法蘭克福大學?」

「日安、先生,我想您說的應該就是我了。」

「不好意思打擾,薩克雷教授是我的指導,請我務必來和您聊上幾句。」

「樂意之摯,那麼——請問大名?」

「利威爾,請多多指教。」

「也請您多多指教,我是艾爾文‧史密斯,請稱我為艾爾文就好。」

初次見面的對話客套而生疏,兩人互報姓名的同時也握了手,利威爾在兩人距離短暫靠近時眼角瞥見那西裝外套上的袖扣,渾圓且鑲金,表面刻著某家族精雕細琢的紋樣,讓薩克雷對他的指示顯得更加合理。

兩人就這麼聚在角落聊了起來,艾爾文替他又端來一杯和自己手上一樣的水果調酒,利威爾起先推辭了一陣,最後還是接過來乾杯喝盡,雖然不懂為什麼下午茶會還會加入酒精飲料,但接下來的談話內容也因此逐漸熱絡,敬稱和禮貌在幾句往來之後便通通消失,話題更自然地從學術界內的情報交換轉為閒話家常。

「所以這麼看來,你是薩克雷教授這裡的公關部長囉?真是個辛苦的職位呢。」

「沒什麼,他老人家只要不存心刁難,這種事情也不怎麼累人,就當作多認識朋友。」

「呵、這樣真好,我們那邊的老頭子幾乎不肯放人出國,這回也是他自己帶著我才能來倫敦的。」

數不清是第幾次在回話的同時碰杯,看著面前這個紳士無比的男人再度從餐檯端回了擺滿盤子的三明治,利威爾簡直懷疑艾爾文雖然沒存心把他灌倒、也有想讓他吃到炸胃,就在他的手因為對方連聲殷勤而不得不再往盤子移動的時候,突然衝來介入談話的人影恰巧地替他打了圓場,利威爾正想感激地招呼幾句,等對方穩下腳步抬頭露臉的時候頓時反悔,原本抬起來打算揮兩下的手直接改道又往三明治去。

「喲呵——利威爾好久不見!還有艾爾文!你們兩個該不會是被那兩個老頭子送作堆的吧?」

在利威爾來不及摀住耳朵的時候笑聲就炸了開來,同是薩克雷旗下出身的韓吉‧佐耶說話音量一向響徹雲霄,瞬間且短暫地吸引了整間屋子裡的目光,動作更加迅速的手攫向盤中伙食,指節上頭如記憶中那樣纏著大小透氣繃帶,利威爾白了他一眼,卻沒阻止對方協助解決食物的舉動,他隔著幾步遠就能聞到韓吉身上的濃濃酒氣,顯然薩克雷也沒料到這個心理系著名的不定時炸彈會在這時殺出場,明明兩個星期前才私自告假前往非洲探訪少數民族,行動力實在能夠嚇死人。

「韓吉?好久不見,上次見面是在巴黎的同學會吧?」

「是啊,米克要我問候你,他這個星期才從拿坡里到法蘭克福一趟,可惜你卻跑來倫敦了!哈哈!」

「真是不湊巧,我在這裡有好多新發現能告訴他呢,下次我們一定要再抽個時間好好聚一場。」

「哦哦?什麼話不能現在跟我說——難不成你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得走了嗎?」

利威爾和老同僚沒話說,艾爾文反倒就在他面前和韓吉開始敘舊,眼看著這兩人似乎要聊得熱烈,沒想到他心裡直想跑的意圖還沒盤算完,金髮男人卻下一句就開始送客,偏頭還對他投來個歉意的眼神,抱歉冷落意味過於濃厚,而韓吉的觀察力媲美大草原上的蹬羚等野生動物,鏡片後瞠大的眼跟著往他身上詫異地打量,兩方眼神的交叉攻擊讓利威爾還端著琴湯尼的手反射性抖了一抖。莫非這個艾爾文還真心對他有意呢。

先前的目標不是沒出過這種例子,但這回卻讓利威爾不禁寒毛直豎,壞就壞在他這時還沾了點酒,讓面前的男人愈發顯得帥氣如神,用更簡明易懂的方式來描述就更加地不妙。

 

——這男人,居然真心地合他的口味了。

 

「啊哈!不是吧、艾爾文,你要邀我們家利威爾去飯後散步一下嗎?是哪裡呢我還真想要跟著——」

「事實上我們兩個已經有約了,至於地點請容我保密,韓吉。」

「喔啦啦我們家利威爾的第二春難道要來了嗎!好吧,慢走不送?」

韓吉喜聞樂見的表情讓人想揍,而利威爾也的確這麼做了,攢得死緊的拳頭快速命中對方鼻樑後便接著收回、在半空中鬆散展平並且放上艾爾文半開玩笑伸出的手,後者又驚又喜地笑了笑,綻放如煙花的嘴角弧度害他看得出神好幾秒、幾乎連腳步也沒踩穩,身體蠢蠢地晃了一晃,被艾爾文雙人探戈似地靈活拉起,讓一旁還摀著鼻子的韓吉笑得更加振聾發聵。眼下這種場合,艾爾文‧史密斯和韓吉二選一他選一百次都會是艾爾文,不管他們先前到底有沒有約,答案都只會是有,他可不想一個人留下聽韓吉小事化大的廢話連篇。

這個帥得噁心的男人必須死,必須。跟在對方身邊並肩往交誼廳出口走去,利威爾吐出的咕噥卡在喉頭,再度被艾爾文遞來讓他擦臉的溼紙巾堵回肚內,他不想知道這個男人是怎麼單從他撇嘴角的動作聯想成功,手卻違背主人意願地抓起冰涼柔軟的物體就往唇邊拂去,醉意衍生出的神智不清沒能擦掉、卻反而讓他在跨過門檻時二度踉蹌,這回被地心引力拉得往前的身子無法慣性停止,只好倚靠繼續體貼下去的艾爾文出手救援。

「你沒事吧、利威爾?還是……先坐我的車?」

身體被扶起的瞬間也是四目相接的時候,那雙充滿關心的藍眼在距離過近的狀況下便成致命,相較之下照片裡殺傷力就是不那麼強,利威爾腦中的無意義比較幾近讓理智停擺的最後一根稻草,讓他在回嘴的同時也暗暗地對這般窘況表示投降。

「……我的宿舍就在附近,地址等等跟你說。」

 

——也許他錯了,薩克雷這回是真的盤算著讓他和親。


评论(9)
热度(18)

© Die Wel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