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e Welt.

吃的CP越來越多,請愛用歸檔和標題的CP標註避雷感謝。
稱呼用Ainsee中譯的安西子、簡稱安西吧,
子博放著不能描寫的種種東西,密碼固定是主博名稱(英文七字全小寫無空格)

Baby, my Infant. 3.(下)—團兵

*為新刊《Baby, my Infant.》之試閱,詳細情報請前往宣傳頁
*因篇幅較長,分為上、下兩部份發布,實際成書時為同一章收錄內容


「……老實說,這對我而言全部都很新奇。」

利威爾


對利威爾來說,能夠輕鬆愉快地慢慢逛完一間賣場一直是件非常享受的事情,雖然從前自己還照顧著兩個國中小鬼時,也曾帶上他們做為負責推購物車和提東西的幫手,但完全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陪著一個既無法幫忙推車、也無法幫忙提東西的小孩子逛賣場,也是一件如此有趣的事情。

「利威爾先生,可以請您幫我拿最上面的米黃色和淺藍色的坐墊嗎?」

「當然沒問題,阿爾敏。」

「非常謝謝您!」

掂起腳尖將坐墊放進購物車,站在他身邊金髮孩子露出一個十分開心的笑,那對同樣是藍色的眼又圓又亮,臉上寫滿了藏不住的喜悅,那副模樣讓利威爾也不禁跟著微微揚起嘴角,原本以為要繼續前進到下一個貨架,阿爾敏卻將頭再轉了過來,下一個說出口的問題又使他十分意外。

「利威爾先生,請問您喜歡什麼顏色的坐墊呢?」

「我嗎?」

「是啊,因為爸爸說利威爾先生會一起去野餐,所以也需要買一個坐墊。」

「那麼就……淺綠色吧。」

回答的同時又拿了一個坐墊交到阿爾敏手中,利威爾聽著孩子又一句道謝、看著孩子宣布全數採買完畢時滿足的神情,竟莫名地感覺到一絲暖意。打從艾爾文介紹他和阿爾敏認識時,他就認為這是一個相當聰明的孩子,而這個想法在這段時間來的相處中亦不斷地被反覆證實,阿爾敏早上完全不會賴床、也能自己到房間浴室裡特別裝設的小水龍頭刷牙洗臉,早餐時間總是主動幫忙艾爾文做各式各樣的簡單料理步驟,即使偶爾利威爾耽擱了到幼兒園的時間,也從不哭鬧而是乖巧地跟在老師身邊等待,甚至連艾爾文先前為了保險而在托兒服務中加上的隔夜要求、也因為阿爾敏完全能夠準時在九點半自行就寢而取消,這和利威爾以前經驗中的任何一個小孩都完全不同。光是想起那些忙著工作還要在出門前叫人起床的早晨,老是接到忘記帶便當的哭訴電話而在上班中開溜、趕往家和學校送飯的麻煩事,利威爾就深深覺得阿爾敏簡直就是天使下凡,更別提他當時照顧的還是兩個國中生,國中生卻比不上一個四歲的小孩?他總覺得打從自己進入史密斯家工作開始,對於很多事情的概念都持續在大翻盤。

前往櫃台結完帳後,滿手大包小包的利威爾就帶著阿爾敏前往位於同一層樓的某家知名的連鎖餐廳,艾爾文在先前與他們分開時便說過要去那裡順便吃晚餐,就在兩人一邊隨興地聊著天、一邊往餐廳聚集的區域前進時,阿爾敏再度揚起頭看著他問了一個新的問題。

「利威爾先生,您住在哪裡呢?」

「我住在市外的郊區,從你們家開車走海邊的話,只要翻過山再一小段路就到了,比來賣場這裡近呢。」

幾次對話下來,利威爾知道阿爾敏比起同年齡的孩子懂得要多、即使有什麼聽不懂的也能馬上發問,因此在說話時除了刻意使用一些簡化的說法以外,從來不會說些特別拿來哄騙小孩的幼兒語,而身為父親的艾爾文亦是如此。其實利威爾在頭一次聽見這對父子的對話時,也對這種一點也不像是在和小孩子說話的方式吃了一驚,卻也相當贊同。畢竟如果要讓孩子學會如何正確描述事物,這也是最好的方法,讓他們直接從對話中學習和模仿。

「可是這樣也要很久,利威爾先生的家人不會擔心嗎?」

「不會的,我是一個人住。」

「是嗎……那麼利威爾先生回家後會做什麼呢?」

「先整理明天要用的東西,然後先洗個澡就睡覺了。」

「利威爾先生都很早睡嗎?」

「是啊,因為沒有什麼事情要做……阿爾敏,艾爾文都很晚睡嗎?」

雖然正常來說和阿爾敏提到艾爾文時,似乎應該要說是『你的爸爸』比較對,但比照先前那個『要讓孩子學會事物正確說法』的原則,利威爾還是一貫使用和本人說話時用的稱謂。

「嗯,有的時候我想喝水爬起來的時候,爸爸都還待在書房裡面,我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才去睡覺的。」

「是嗎……」

就這麼輕鬆愉快地聊著,兩人很快地就到了餐廳門口,利威爾向服務人員確認艾爾文的位置後,便帶著阿爾敏走了進去,關於睡眠的話題也就因此順勢結束。

 

§

 

飯桌上的氣氛相當愉快,而隨後才帶著阿爾敏趕到的利威爾也在艾爾文的介紹之下,很快地就和坐在對面座位的德克夫妻熟稔起來,妻子瑪麗表示他們是在餐廳門口碰巧見到了身為老朋友的艾爾文,一個不小心聊天聊得忘了時間,於是順便跟著留下來一起吃飯,雖然身為丈夫的奈爾才是艾爾文詢問能否一起吃飯的對象,其實對這頓飯局別有目的的人卻是瑪麗。

「那時聽奈爾說艾爾文終於找到了幫手,我就已經很想見見你了呢,利威爾。聽說你是韓吉事務所的王牌?」

「這種形容太誇張了,我只是累積的客戶量比其他人要多一點而已。」

「你就別謙虛了,我和韓吉也很熟的喔,他說你除了打掃煮飯以外居然連帶小孩也沒問題,這樣害得我也想跟艾爾文搶人了,我們家三個小孩每天都像戰鬥營一樣!」

「怎麼可以,關於這一點我是不會退讓的喔?利威爾已經是史密斯家的專屬家政夫了,沒錯吧?利威爾。」

艾爾文誇張地皺著眉抗議道,還順勢把手臂也搭上利威爾的肩膀以示立場,並在他還來不及回話的時候又繼續說了下去。這種開玩笑打趣的模樣其實讓利威爾有些驚訝,即使在只有他們倆在家裡的時候,男人也依舊保持著彬彬有禮的說話方式。

「我們今天晚上就來商量一下合約的增修條款,我希望假日的時候利威爾你也能陪著我和阿爾敏,不管是去野餐、逛賣場買東西或者是去海邊都可以。」

「喔?這可不太好喔,艾爾文。現在這樣還好,如果利威爾是個女人的話,你這樣可是有趁機追求的嫌疑喔?」

「我才沒有要追求什麼呢,利威爾很擅長打掃,我們家現在每天都比樣品屋還要乾淨,料理三餐我自己也可以,還有阿爾敏陪著,這樣下去我都要覺得自己比有結婚的男人還要幸福了。」

「你在胡說什麼啊艾爾文,結了婚的意思是,不只有共同生活跟互相照顧,還有心靈上的寄託啊!寄託!這種東西像你這種三十好幾了還孤家寡人的大叔怎麼可能會懂呢?」

總算逮到反擊機會的奈爾一開口便大聲嚷嚷起來,看身邊的老婆聽得頗為滿意,手也立刻打蛇隨棍上地摟住瑪麗的腰,那副志得意滿的模樣看起來有點好笑,讓利威爾忍不住想著原來這就是三十好幾兼有妻有子的大叔。真的要認真做比較,這稱號聽起來似乎也沒高明到哪裡去。

「就算我不懂你說的那種三十好幾兼有妻有子大叔的心靈寄託,我也知道你能夠過著幸福快樂日子都是托瑪麗的福,她上星期才在臉書抱怨你都管不了小孩讓他們一直看電視呢!那條發文你明明按了讚不是嗎?怎麼樣、瑪麗,他的無所作為有改善嗎?」

「你以為會有呢!這傢伙臉書好友數來數去也就那麼幾個,他要是看不到我的發文我才覺得奇怪。不過呀、就算我們家奈爾是這種整天只能替老婆貼文按讚和被老婆弄得哭哭啼啼的沒用男人,艾爾文你平時也要替我看好他啊,要是他又像上次一樣被達利斯那個老禿驢抓著小辮子,你可要想辦法讓他開溜啊!」

「這妳就不用擔心了,上回那個欺負奈爾的其實是統籌部的一個可憐蟲,上回我才替他向薩克雷董事長美言幾句,現在已經到外島分部度三年假啦。」

「唉唷我就知道真不愧是艾爾文,奈爾你可要多學著點啊!」

「我說這話題怎麼又回來損我啦……」

三個人的話題一換再換,但總是不離公司、家庭或者從前學生時代的種種,瑪麗顯得很歡樂地每幾句話就是一陣笑聲,而奈爾偶爾不甘寂寞的吐槽倒也有些黑色幽默效果,艾爾文擅長讚美、也擅長夾槍帶棍的取笑,逗得兩人一個抓狂炸毛一個開心得合不攏嘴。等到隔壁桌客人離開後,利威爾便和服務生商量後借用了位置,讓早已累得睡著的阿爾敏能夠躺在沙發座椅上,也將自己的風衣外套披在孩子的身上好避免著涼。

「哎呀我們實在聊得太認真,連孩子都睡著了呢。艾爾文,下次我們再抽個時間聚聚吧,我可是很想再嘗嘗你做的菜呢!」

「這個當然沒問題了,到時記得把孩子也帶來,他們也好久沒一起玩了吧。」

本來這頓飯會吃得像沒完沒了就得歸功於德克家這位豔光四射又口若懸河的發言人,眼看瑪麗說了下次再聊、艾爾文也就恭敬不如從命,兩戶人家原本該在電梯口話別,但壞在奈爾的車雖然也停樓下停車場、卻一時眼花停到了這間賣場隔壁的副館,需要換部位在樓層另一端的電梯才能直達,艾爾文在瑪麗因為無法多聊五分鐘而開始抱怨老公之前打了圓場,讓互道再見的場面在即將關門的餐廳門口做結。

總算送走了德克夫妻,之後只剩下兩大一小的電梯裡便顯得安靜許多,利威爾的手緊牽著睡眼惺忪的阿爾敏,這個平時不吵不鬧的孩子在想睡卻沒能睡成時候倒是需要保父溫柔地哄著,他應小觀眾的要求悄聲地哼起旋律簡單的歌曲,卻反倒也讓站在對面的艾爾文聽得入神。扶著再度陷入睡眠的孩子坐上安全座椅,利威爾卻站在副駕駛座門邊陷入了長考,猶豫著到底該不該上車。

「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嗎?」

艾爾文見他臉色不太對勁,總算問出離開餐廳後的第一句話,而利威爾沉默了半晌,在避免惹雇主難堪和道路交通安全之間果斷地選了後者,還是提出了要由自己代替喝醉了的艾爾文開車。

得到首肯後,利威爾接過鑰匙爬上了駕駛座,好在他曾經兼差做過泊車小弟,各種儀表板標示和排檔配置都不成問題,油門一踩也就順利地安全上路。時間已經偏晚的城市交通自然順暢,沒什麼耽擱地駛上濱海公路時,沉默中的利威爾腦袋裡又忍不住跳出今晚那個健談的艾爾文,回想著男人在談笑風生中信手拈來的幽默、辛辣帶刺的調侃,這的確是醉得一目了然,他不禁猜想著若是對象換成自己,對方是否也會在酒精的催化下話變得多起來,或者是依舊像平時那樣拘謹而禮貌?

「呃、利威爾……」

「我在,怎麼了嗎?」

突然從副駕駛座傳來的話聲讓利威爾愣了幾秒,才剛剛思考的問題似乎現在就能得出解答,大概也能算是某種意義上的一語成讖。

「今晚謝謝你,抱歉還要麻煩你開車。」

「不客氣,這是我該做的。」

「不、這不是……你其實沒有必要、做到這份上……」

這句話乍聽之下有些刺耳,但配上艾爾文因為醉意而變得朦朧的嗓音,也就成了生鈍的困惑。

「那麼就當作是感謝吧,艾爾文。感謝你今天帶我一起來逛賣場、請我吃了晚飯……老實說,這些對我來說全部都很新奇。」

「新奇?」

「是啊,我從來沒有做過這些事情。」

「你是指哪些?」

「我的生活比較以工作為重,所以就算是假日也幾乎是在做派遣,更不用提像這樣平日的晚上在賣場和餐廳度過時間了,除了這一點……你今天的樣子也是,雖然其實平常就很讓人驚奇了。」

查覺到自己有些說得太多,利威爾本想就此把話打住,轉頭卻又看見艾爾文探詢的目光,還是繼續說了下去。

「這是我頭一次和雇主互相直稱對方的名字,也是我頭一次不是作為司機還開雇主的車,艾爾文,你創下了我職業歷程上的好多頭一次呢。」

「原來是這樣……那麼、利威爾,你曾經和哪個雇主修改合約嗎?」

「沒有,這種事也是從來沒有。」

肯定地回答道,利威爾本還想著對方怎會隨口就找這件事情問,卻在話語話之間的一小片靜默裡聽見了男人輕柔的笑聲。

「那麼,請你也把這件事情的『頭一次』讓我使用吧。就像我剛剛在餐廳時說過的,我想請利威爾你在假日時也能陪著我和阿爾敏,如果無法接受的話,就請不要當成工作,當作是一個……朋友的邀約。」

——這個男人到底……都在想些什麼。

思考著艾爾文的提案,利威爾卻感到一陣有些奇妙又說不上來是什麼的感覺在心中泛起了漣漪,就像原本埋下的種籽突然發了芽,小巧的兩片子葉隨著車的行進而晃蕩。

看著窗外的出口指示牌,利威爾半踩著煞車將車開下了交流道,轉了個彎朝史密斯家的方向繼續前進,車內沒有一點月光的黑暗中,他記得自己的確是點了點頭。

回答的確是『好』,卻也不知是對於合約又或者是邀約,也許,讓他想要答應下來的,只不過是一個陪伴。




评论
热度(6)

© Die Wel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