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e Welt.

吃的CP越來越多,請愛用歸檔和標題的CP標註避雷感謝。
稱呼用Ainsee中譯的安西子、簡稱安西吧,
子博放著不能描寫的種種東西,密碼固定是主博名稱(英文七字全小寫無空格)

Baby, my Infant 2.(下)-團兵

*為新刊《Baby, my Infant.》之試閱,詳細情報請前往宣傳頁
*因篇幅較長,分為上、下兩部份發布,實際成書時為同一章收錄內容


「我說你們,變成這種夫妻氣場的速度會不會太快了點……」

韓吉‧佐耶




「不要挑洗衣粉好了,換洗潔精試試,還有衣物柔軟精也換成同樣那個牌子看看。」

「好的……呃,這幾種差別在什麼地方?」

「你之前說過家中的洗衣機有超音波洗滌,清潔劑就可以放少,洗潔精是液狀的比較好讓泡沫均勻,這個牌子我以前也用過,天然成分對孩子的皮膚好。」

「原來如此……」

此刻的韓吉正推著一台裝得半滿的手推車,鏡片下的眼睛直盯著前方那對正在一本正經地選購洗衣用品的人影,兩名男子的身材是一高一矮,至於外表則是一個黑髮黑眼、一個金髮藍眼,不用說,那當然就是幾個小時前才正式簽訂契約而成為雇傭關係的艾爾文和利威爾,而就在此刻,前者正抓著手中厚厚一疊的便條紙,不斷出言詢問的同時亦辛勤地抄著筆記,有時看到東西放置在位置較高的貨架還會伸手幫忙拿取;後者的口中正連珠炮似地念著一項又一項需要購買的物品,除了耐心回答每個問題、亦不忘偶而請求對方幫忙確認頂層貨架上的價格標籤。明明是這麼一幅和樂融融又十足居家的畫面,卻不知怎地讓他有些嘴角抽搐。

「我說你們,變成這種莫名其妙夫妻氣場的速度會不會太快了點……」

忍不住低聲碎念幾句,還是認命地跟在後頭繼續這趟彷彿沒有盡頭的大賣場之旅,韓吉即使再怎麼不甘願,也只能怪自己的好奇心這回實在是用錯地方。在簽完約後聽見利威爾急著說要辦的『正事』居然是逛大賣場,而且跟著同意的艾爾文還是以『學習居家生活常識』還有『順便熟悉彼此』為理由,他就沒可能忍得住想要跟著一探究竟的衝動,出乎意料的是,利威爾並沒有拒絕這個他口中的麻煩跟班,而是用難得的紳士口氣道了句「歡迎觀摩」。說好聽點是觀摩,自己根本就是被半拐半騙來的廉價勞工,除了負責推推車以外、等等採購完畢回程時還得幫忙將物品搬下車搬進屋,韓吉再怎麼喜歡全世界不要命的亂跑,這種勞心又勞力的事情也是從來沒有做過,不過耗體能的程度倒是讓他回想起到中國雲南深山採集稀有植物的經過。

「清潔用品大概就先這樣吧,因為不清楚你家裡房間的牆壁和地板用的是什麼建材,我就先買不是強酸強鹼的種類,如果還有需要的話我該怎麼跟你請款?」

「我跟阿爾敏每兩個星期就會來這裡一趟,因為有些食材只有這裡買得到——噢我差點忘了,平日每天的早餐、午餐便當都是我親自下廚,晚餐如果趕得回去我也會準備,所以利威爾先生您只需要在假日時協助準備食物就行了,如果不介意的話,也歡迎與我跟阿爾敏一起用餐。」

「好的,我明白了,先謝謝您的好意,史密斯先生。不過話說回來,這裡已經不是韓吉那間需要一板一眼的事務所,您可以叫我利威爾就好,敬稱也不需要,如果有無理的地方很抱歉,只是我一向的習慣是希望雇主隨興些。」

「這一點當然沒問題,相對的,我也希望你直接稱呼我為艾爾文,利威爾先生、噢不,是利威爾。」

在完成這個區域的採買後,三個人便順著艾爾文難得表示自願的帶領、繼續朝下一個目標——食材區的方向前進。艾爾文在搭乘手扶梯上樓時不經意地瞧了瞧手腕上的錶,正圓形錶面上精緻的花紋和造型頗似鐵鍊的金屬錶帶亦同樣短暫地吸引了利威爾的目光,但早在韓吉還來不及期待對方開始講述連他也沒聽過的老故事以前,見艾爾文只是逕自站著不發一語而沒有因此展開新話題的打算,也許是因為剛剛認識而拘束著態度,也許是本來個性上就沒有打聽的興趣,利威爾此刻只打算讓沉默的氣氛持續,因此早在艾爾文注意到之前、原本的目光便已收得一點不剩。

配合了韓吉直嚷著走不動想要坐下來的懇求,儘管利威爾臉上寫滿『身體未免也虛弱過頭』的難以置信,他們還是根據艾爾文的推薦找了間咖啡廳稍作休息,而在等待飲品送上來的短暫空檔裡,因為本來該佔據所有發言時間的韓吉體力不支,於是艾爾文便隨口談起了這裡之所以與其他層樓設計不盡相同的箇中原因。

「這裡整層樓的空間本來是規劃為和樓下賣場連通的食物類區域,但因為很多專門進口國外食材的店家都希望能夠把開架式販售櫃改為直營專櫃,最後就順應多數要求、重新把格局設計成現在的樣子。」

「原來如此,其實我固定來逛這間賣場的時間也有半年多了,卻從沒走到這層樓來過呢。」

「是嗎,這裡有幾間店的香料和起司都很不錯,之後我和阿爾敏來逛這裡的時候,利威爾你如果有時間的話不妨也來看看。」

「聽起來真不錯,希望很快就有這種機會。」

「一定會有的。」

身體雖然還勉強算是坐在椅子上,卻有半個人是直接趴在桌面呈現瀕死狀,雖然仍撐著耳朵分享著兩人的談話,韓吉卻已經連應聲或插話的力氣都一點不剩,只聽著艾爾文和利威爾禮貌地一來一往談著,氣氛倒也算頗為愉快,他忍不住暗暗地在心裡想著這兩個男人簡直天造地設,居然能夠分享『比主婦還愛逛賣場』這種說出來一定不會有人相信的嗜好。而就在韓吉腦中直犯嘀咕、無聲地抱怨個沒完的時候,他們的飲料也總算送到了桌邊。

「這是您的熱哥倫比亞、熱錫蘭和宇治金時漂浮,祝您有個愉快的午茶時光。」

服務生單手扛著托盤依序將一組繪有花鳥圖案的瓷器、熱飲用馬克杯以及一個上頭結滿水珠的玻璃長筒杯給放了下來,無須詢問或者確認點餐單,哪杯飲料屬於哪位主人已經顯得十分清楚。艾爾文先是就著手把端起面前的咖啡確認熱度、並且搧聞了幾絲醇厚而濃烈的香氣,最後才小心地輕啜一口;利威爾慢條斯理地雙手捧起乳白色的茶壺,將裡頭的褐紅色茶汁連同順勢湧出的氤氳蒸氣倒滿三分之二的茶杯,卻還是把上頭那幾朵筆觸纖細的盛放薔薇花仔細端詳了一番,才以三指勾起那只杯子飲下溫度變得正好的紅茶;至於幾分鐘前才因為艾爾文表示要請客而自作聰明點了漂浮冷飲的韓吉,現在他光是看著那杯飲料杵在自己面前、就感覺無論大腸小腸或是胃都要團結地開始波濤洶湧,連忙隨便應付幾句就連滾帶爬地往洗手間的方向跑去。

這麼一跑錯過的畫面可不少,因為只剩下艾爾文和利威爾的這張桌子,前一秒才送走了韓吉、下一秒立刻就被迫迎來一個各種意義上都是的不速之客。

「艾爾文?我終於找到你了!這個人是誰啊?該不會是你拿來頂替我的新客戶?」

尖銳嗓音的主人正是今天破壞艾爾文早晨安寧的罪魁禍首,然而這個女人卻似乎完全沒有察覺那份『完全不歡迎,右手邊左轉慢走不送』的態度,反倒是直接拋下了原本挽著她的男伴,故作親暱地直接就往艾爾文的位置走來,同時一邊刻意把說話語氣拉得又長又黏膩,讓無福消受的兩人頓時頭皮發麻。

「坎農小姐、祝您午安,不知又是什麼重要的事情讓小姐您來到這裡的呢?」

完全無視對方頭一句話的任何問題,艾爾文強撐著完美的營業用笑容回覆道,明明完全就是純客套的台詞,聽在判斷力完全因為興奮而直線下降的女人耳裡,卻成了再熱烈不過的調情。

「艾爾文你就這麼關心我呀?好開心,我現在突然好想吃你上次做的燉菜喔,好嘛、現在就去我家吧!」

女人邊說又開始拉扯起艾爾文的衣袖,雖然不是無法掙脫的力道,但礙於對方的身分是前客戶也不好直接甩掉,艾爾文整個人就這麼被又推又扯地從座位上拉起,甚至眼看著就要被不由分說地帶出店外,利威爾縱使還搞不清楚情況和女人的身分,也打從心底湧上一股強烈的厭惡感,在大腦消化這些情緒以前,身體就已經自行動作。

「喂、小姐,雖然我不知道妳是誰,不過艾爾文他是跟我一起的,妳這樣不問他的意願、忽視旁邊的我的存在就要帶他走,不會覺得有點不好意思嗎?」

伸手壓制住那隻不停在艾爾文手臂上亂動的掌,利威爾同時也盡可能維持著禮貌地擅自下了逐客令。果不其然,沒有料到自己剛剛完全忽視的男人竟成了她想帶走艾爾文的絆腳石,女人在轉頭應付利威爾時馬上就換了一副難看的面孔。

「你以為你是誰啊?你的意願關我什麼事?艾爾文我們快走啦!」

「感謝您的抬愛,但……今天下午是我和這位先生——利威爾預定要同行的時間,所以恕我無法與您離開。恕我冒昧地這麼說,您和我目前並沒有訂下任何合約。」

艾爾文當然不可能乖乖讓這個惹毛他如此多少次的女人稱心如意,趁著對方注意力在利威爾身上而轉頭的時候,那雙死抓著他襯衫布料不放的手便被輕而易舉地鬆開了。

「你——艾爾文!你怎麼能這麼說!難道你忘了我是誰嗎?」

「您的身分對於目前的狀況並不會造成任何影響,那麼,我和利威爾想要繼續我們的談話,很高興在這裡遇見您,再見了。」

「你……!艾爾文‧史密斯!你居然敢這樣對我說話!」

邀約在大庭廣眾下被拒絕已經讓自尊心甚高的女人難以接受,此時艾爾文居然還在話說完之後便與利威爾一前一後坐回咖啡座,擺明了就是不再理會還站在外頭的她,這種表現在她眼裡更是極大的羞辱。憤怒之下的人往往無法做出任何和顏悅色的反應,女人自以為理直氣壯地恣意發起火來,甚至看了看四周後做出一個快速的手勢,涮涮涮涮,一群比她要高上至少二十公分的壯碩男子便從四面八方跑來,聽從指令迅速地包圍住艾爾文和利威爾。

「……艾爾文、做為一個已經和我簽下合約的雇主,現在你願意信任我嗎?」

人牆圍成的封鎖圈逐漸縮小,艾爾文正後悔著不該在無法確保行動的狀況下出言惹怒了那個女人,卻突然聽見利威爾在他耳邊輕聲詢問。

「那是當然的——就讓我看看你有多適合當一個保鑣吧。」

短暫地為對方的回應而驚訝了下,利威爾的腦中瞬間便閃出唯一一種最好的突破方法,他伸出左手與艾爾文的右手相握,再度悄聲要對方聽自己的倒數準備邁步衝刺。

——……三、二、一、跑!

原本緊扣在一起的手像是切換開關似地快速鬆開,沒有事先排練、默契卻好得誇張的兩個男人分別快速地往兩邊直衝,果然讓那些以為他們只是要正面突破的男人完全措手不及,稍輕的只是被利威爾撞開到一旁、較重的甚至有幾個直接就被艾爾文撞倒在地。

「到底都在搞什麼啊!一群沒用的東西!」

女人如今尖叫的模樣早已顯得形象全失,這回艾爾文給她的打擊已經超越單純的冷漠式客氣,而是禮貌中夾雜著明顯厭惡的拐彎抹角,這使她的怒氣和衍生而來的恨意完全超越喜愛,現在還要像早上那般靠時間沖淡她的情緒已是完全不可能了。

 

於是當終於搞定自己腸胃的韓吉回到現場,看到的便是一名怒不可遏的女人正對著一群怎麼看都是打手的男人大聲開飆,而本該顧好購物車、品嘗飲料、享受愉快聊天的艾爾文和利威爾,早已經不知去向。

 


评论
热度(3)

© Die Wel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