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e Welt.

吃的CP越來越多,請愛用歸檔和標題的CP標註避雷感謝。
稱呼用Ainsee中譯的安西子、簡稱安西吧,
子博放著不能描寫的種種東西,密碼固定是主博名稱(英文七字全小寫無空格)

聖誕夜之甜蜜花語-團兵

*標題一半取自85度C所以別找我詳細(欸
*現PARO設定,團兵設定都是社會人,同公司但不同部門
*醉後表現有,些微OOC有
*些微性描寫有
*本來要做到底但沒時間只好拉燈(被打死
*明明是利威爾生日,艾爾文卻一如往常的爽(你
*聖誕快樂and利威爾生日快樂喔XD

 

 

 

 

「……艾爾文?怎麼了、怎麼不說話?」

話音未落,利威爾挑起蛋糕上另一顆滿是鮮奶油的草莓放入口中,裹有糖漿的鮮紅果實在他舌尖慢條斯理地融化,最後又讓他輕嚼了幾秒才被吞下。

「你不說話的話……我就繼續囉?」

指尖準確地沾起留在唇邊的白色半固體又往嘴裡送,那種舔吮的動作就像是在品嘗著一道佳餚。平常時的利威爾其實並不喜歡這種高糖的甜食,但在過量的酒精和莫名旺盛的玩心催化下,單是能夠欣賞艾爾文因此出現的反應,就讓他願意把眼前的鮮奶油蛋糕一個人吃個精光。

「味道居然比我想像中好……韓吉這蛋糕實在挑得不錯啊、對吧?艾爾文?」

伸手端起面前的紙盤切了一塊吃下,因為實在太大,利威爾的嘴邊四周理所當然沾到了更多的鮮奶油,甚至還有些叉子上的直接掉下來,直直落在正下方的大腿,雖然吃得這麼亂七八糟,上衣卻依舊乾淨如新地——掛在椅背上。
早在趁艾爾文到廚房去拿刀叉的機會,利威爾就快手快腳地把自己脫成了半裸,反正為了因應最近不斷下修的低溫,兩人的公寓裡一向開著保持溫度舒適的暖氣。
也因為這樣,當艾爾文拿著兩人份的餐具回到桌邊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幅比起驚喜更接近驚嚇的美景。

 

「利威爾,你剛剛到底喝了多少?兩大杯?」

相當明白眼前的利威爾顯然是喝醉了,艾爾文好不容易從震驚裡找回聲音,第一句問話自然也只能試圖了解狀況。

今天的艾爾文早在過中午後就做完了排程上所有的事,只為了準時下班回來替戀人過個與聖誕節聯合慶祝的生日,誰知道等他將鹹派送進烤箱、坐進沙發看著時鐘指向七點整,最後等到的卻是被同期入社的米克和韓吉半推半哄帶進門來的醉鬼,滿身聞不到平常讓人心醉的洗髮水味,只剩下鋪天蓋地襲來讓人無法招架的濃濃酒氣。
確定貨品安全送到之後,韓吉順手又塞給他一個六吋蛋糕宣稱聊表心意,艾爾文在餐桌上打開綁著粉色緞帶的鮮紅紙盒,裡頭的甜品無疑是購自某知名蛋糕店,卻不知為何選了全是鮮奶油、上頭還綴著玫瑰和草莓裝飾的口味。
根據黏在盒子上的紙條,這個與兩個三十出頭大男人毫不相襯的口味名叫『甜蜜花語』。
順帶一提,鮮奶油上頭那些玫瑰的構成物質——顯然地——也是鮮奶油。

「鬼才記得這種事,應該……四杯吧?因為韓吉想灌佩特拉酒,我只好幫她喝掉囉。」

一邊說話,利威爾沾起自己下巴上的糖粉舔得乾乾淨淨,接著又吃了一塊,這回沒能準確送進嘴裡的鮮奶油甚至還掉了一大團在他胸前,搞得整個上半身到處都是一點一點的白色痕跡,接著又全數被不厭其煩地抹進口中吃下,顯然他很明白這種行為就像在給同居人下半身正燒著的火添柴,並且也是故意繼續這麼做。

「這該死的也太甜……艾爾文你真的不吃一點?」

被來回吮吸過好幾遍的手指這回抽出來時還帶出了唾液的銀絲,利威爾從椅子上站起,看著自己面前故作鎮定的男人,舌尖靈活地在上唇淺淺舔過,留下閃動的水光。
挑逗實在太過明目張膽,都已經到這份上還故作鎮定也實在太不解風情。於是乎艾爾文先是把手裡的食器往旁邊架子一放,再回過身面對面的時候就扣住利威爾的臉狠狠吻了上去。

 

「……好吃嗎……?」

幾乎讓人斷氣的深吻帶著無法言喻的甜美味道,艾爾文抱著他吻著吻著就退到了餐桌邊,利威爾乾脆坐上去,在兩人短暫分開的時候靠在對方耳邊喘息著問道。艾爾文的手正在他背後俐落地清理著桌面,把紙盤和蛋糕都堆到旁邊空著的椅子上,這些步驟在急切想要讓情事繼續的前提下,當然並沒有花上太多時間。

「你真是……居然這麼熱情……今天到底是誰的生日啊?」

「就因為是我生日,所以我想做什麼都可以……難道你有什麼不滿嗎?」

抓著艾爾文的下巴主動又吻上,這回的吻在另一方反應不及的情況下便由利威爾主導下去,他盡情地在對方嘴裡攻城掠地,刻意弄出的嘖嘖摩擦聲響個不停,除了讓他清楚感覺到一股熱度開始由下半身往上部蔓延,連同這個專屬於兩人的偌大空間似乎也跟著情慾的高張持續升溫。

「當然沒有——所以……你還想再來點鮮奶油嗎?」

耐心等待利威爾滿足地結束這個吻,艾爾文老實說並不著急,看對方聽話地點頭,他伸手從椅子上的蛋糕撈起成堆的鮮奶油就往對方上半身一抹,在酒精作用下微微泛紅的身體頓時因為冰涼的觸感而顫了幾下,讓他不禁笑得更深。平常總要他主導才半推半就接受的戀人今晚難得如此主動,這讓艾爾文忍不住跟著想在做到最後一步前多玩些花樣,而從利威爾剛剛的表現看來,他的要求肯定不會被拒絕。

「配著鮮奶油看起來更好吃了呢……那麼,我就不客氣囉?」

正要低下頭往對方的前胸吻去,艾爾文的動作又被他親愛的戀人冷不防隔擋住,於是也只好順應著再停下來。

「——你應該先說什麼?」

雙手捧起對方的臉讓兩人能夠對視,利威爾看著那對同樣燒著情慾的藍眼,卻還是想要先聽見期待中的話語,想著自己的念頭艾爾文肯定摸得一清二楚,他不再作聲,只是看著、等著。
等著艾爾文在下一秒明白過來之後,露出那種帥得讓人噁心的燦爛笑容,從那張總是說著渾蛋話嘴裡說出正確的台詞。

而他也一如往常地沒有失望。


——聖誕快樂,利威爾、還有生日快樂……我愛你。




END

评论
热度(12)

© Die Wel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