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e Welt.

吃的CP越來越多,請愛用歸檔和標題的CP標註避雷感謝。
稱呼用Ainsee中譯的安西子、簡稱安西吧,
子博放著不能描寫的種種東西,密碼固定是主博名稱(英文七字全小寫無空格)

成人夜之後—團兵

*就像標題說的一樣,是事後(至於是什麼事大家都知道怎麼會問我呢
*套用了些許進擊中學校的設定,以及這人相當糟糕的腦補
*這是為了鞭策這個人把完整的劇情拼完而發的
*作為視點的艾爾文相當話嘮
*不用懷疑,這兩個人晚上到底做了些什麼,就期待那篇成人夜吧

 

 

 

「——利威爾?你要去哪裡?」

艾爾文伸手朝床的隔壁一撈卻撲了個空,依稀聽見踩過地板的腳步聲,只好用有些沙啞的嗓子揚聲問道。對方在剛剛起身的時候也順手扯掉了兩人共享的棉被,雖然昨晚的歡愛的確讓他心滿意足,但在冬天的早晨突然失去蓋了一晚的暖被真的不是太舒適。

「去洗澡——我還能去哪裡?」

聲音回答得很快、很直白,但相較起來那份一直以來的不耐煩又消褪許多。艾爾文撐起身體轉為坐姿,緩慢地在已經清晰的視野裡將對方從頭到腳看過一遍。
兩人的衣服早在昨晚脫下來的時候就雙雙遺留在床尾的地板上,皺成像是垃圾的一團。在他的預期中,直到他昨天向店家預定的衣服送來以前,兩個人的選擇應該只剩下兩種:衣櫥裡的浴袍、或者一絲不掛。

所以當看見利威爾身上居然套著一件明顯過大的白色襯衫,他頓時驚訝地短暫失去了聲音。
他大概知道最近流行的所謂男友襯衫浪漫,但從沒想過會有這麼大的威力。
考慮到兩人的體格差異,艾爾文的確想像過自己衣服穿在對方身上大概會是怎麼樣的情況——還記得上回他在街角看見一隻小黑貓,眼神凶惡表情嚇人,卻穿著一只洋芋片袋子,露在外頭的腳掌啪噠啪噠地從他腳邊走過,並在發現他盯著不放的時,威嚇地喵了一聲。噢、相當可愛,應該說可愛過頭了。

「看什麼看?渾帳禿子,你以為我想穿這個嗎?」

發現他目光焦點的利威爾威嚇地喵了一聲、噢不、是罵了一句,又煩躁地朝一旁的沙發踹了一記,腳上過大的拖鞋同時飛出,掉在幾步遠的位置發出清脆聲響。

「也不想想是誰把我衣服搞得亂七八糟——痛、該死的!」

利威爾嘴上罵咧咧地一邊往拖鞋的方向移動,卻在跨過地毯的時候沒踩穩腳步,整個人直接跌了上去。

前言收回,這簡直可愛的讓人受不了。

「還好嗎?」

看對方幾次嘗試站起身卻失敗、最後乾脆窩在地板上動也不動,艾爾文在繼續看好戲和上前幫忙之間果斷選了後者,連忙走向昨晚被他折騰過三次、噢不、應該說是五次的孩子。
昨完的肌膚之親和以往不同,他是結結實實地做到了最後一步、而且甚至有些過頭,最好的證明就是即使身體素質出色如利威爾,現在也明顯有些吃不消。

「不要你管!滾!」

在攙扶起身時果然受到了攻擊,但如果算上對方出拳時手下留情的程度,那看起來又比較像是在調情。
艾爾文耐心地圈起依舊無力的腰部把人帶到旁邊的沙發上,他不是沒有想過利威爾可能在經歷一晚的情事後依舊活蹦亂跳,但現在這種正常過頭的情況的確要更讓人開心。

「注意你的話、利威爾同學,還記得我是誰嗎?」

「你才應該記得我是誰!混帳禿子!假聖人!對未成年出手的變態!」

「未成年?你昨晚可不是這樣說的喔?」

被那些混雜著羞恥語調的怒吼逗得有些想笑,艾爾文出手觸上對方的臉頰輕撫著,感覺對方那像是抗拒又像是迎合的反應,忍不住輕笑出聲。

「渾帳禿子!你——」

未出口的髒話直接被他用親吻融化在嘴裡,只是經過一個晚上,利威爾從自己身上學到的接吻技巧多得讓人吃驚,兩人的舌挑逗地糾纏著彼此,直到快要無法呼吸。

「如果我現在報警的話,你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嗎?」

斷續喘息著直到呼吸恢復平緩,艾爾文正想提議兩人到浴室裡繼續下去,靠在懷裡的小人又冷不防吐出破壞氣氛的話。

「你會被退學、我會被辭退,然後我們會結婚。」

低下頭,艾爾文話還沒說完就在對方的唇上落下更加甜膩的親吻,而利威爾同樣沒有推開他,只是在兩人分開之後沒好氣地補上一句。

「蠢禿子,這是大概是我這輩子目前為止聽過最爛的求婚了。」

這回他揍在艾爾文下巴上的拳頭有點用力過猛。


END


评论(2)
热度(32)

© Die Wel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