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e Welt.

吃的CP越來越多,請愛用歸檔和標題的CP標註避雷感謝。
稱呼用Ainsee中譯的安西子、簡稱安西吧,
子博放著不能描寫的種種東西,密碼固定是主博名稱(英文七字全小寫無空格)

I had a dream—團兵

*產自早川亞太太的50話後衍生圖的衍生文
*轉圖:http://i.imgur.com/48RqhQT.jpg
*圖噗連結:http://www.plurk.com/p/jcauxu
*兵長視點
*意識流多
*死亡表現有

 

 

 

利威爾做了一個夢,這是他一生中最糟糕的夢。
而讓他這樣判斷的理由也很糟糕。
在喘息著睜開雙眼的瞬間,他發現自己的臉正埋在枕頭裡,而枕頭上還滿是那個死在他夢裡的男人的氣味。
他清楚地明白這和他的夢一點也不相干,只是因為他正睡在那個男人的房間、躺在他們總是共享的床、蓋著他們總是爭搶的被單。
於是他翻了個身,背脊在沒有意識到的情況下蜷縮成團。

最後他再度入睡,肯定夢境總是與現實相悖。

......

夢裡的艾爾文沒有吻他。

夢裡的艾爾文渾身是血。

夢裡的艾爾文右肩以下什麼都沒有。

夢裡的艾爾文摸起來很冷,皮膚冷得像寒風裡的刀刃。

夢裡的艾爾文頭髮也是金色的,和日出的時候牆上反射的光一模一樣。

夢裡的艾爾文最後睜開了眼睛,但他來不及看看它們是不是那個藍色。


——所以那只是一個夢罷了

但如果那也是艾爾文做的夢,至少,他還算有聽見我說我愛他。


——在他連指尖也失去溫度之前。




END



FT-

不行了我到底為什麼要虐自己,寫著寫著我都要淚灑鍵盤了QQQ

评论(2)
热度(3)

© Die Wel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