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e Welt.

吃的CP越來越多,請愛用歸檔和標題的CP標註避雷感謝。
稱呼用Ainsee中譯的安西子、簡稱安西吧,
子博放著不能描寫的種種東西,密碼固定是主博名稱(英文七字全小寫無空格)

Afterward (上)—讓明讓

*標題是讓明讓、內容卻沒什麼明讓
*但設定裡出沒團兵、三艾三(請在團兵的部分畫上螢光筆(這才是你的重點吧
*戰後捏造注意
*了解的話請往下↘

 

 

阿爾敏在午後獨自出門散散步的習慣大約是在戰後的頭一個月裡養成的。
要說為什麼是散步,大概是因為比起戰時要來得更繁瑣的公務,讓人實在需要時不時地放鬆,至於又為什麼是獨自,就必須歸因於他加入的牆外探勘部隊。

在宣告人類勝利的半年裡,調查兵團的任務有了相當迅速的轉變,前往牆外的次數不減反增,但目的也從消滅巨人轉為地理環境和資源的探勘。
主導這個計畫的總負責人依舊是尚未從團長職位上退下的艾爾文,但他已經不再像戰時那樣頻繁地出沒在前線——那些部分總是被韓吉自告奮勇的接下。
雖然韓吉對於尋找殘存巨人的熱情受到所有包括阿爾敏在內的資深成員認可,但就他個人的推斷,艾爾文對於指揮權限的放任其實跟他以及利威爾的新居落成也有著密切的關聯性。

順帶一提,那是棟位於王都郊外不遠處的獨立大屋,佔地之龐大幾乎可以媲美過去調查兵團最豪華的分部。利威爾對此曾經有過打掃不易的抱怨,但也很快地就向艾爾文的堅持妥協。

阿爾敏還記得在兩位長官正式入住的那一天,從前的夥伴都自告奮勇地協助搬家,然而所有物品包含家具等等還是多得雇了額外的人手。為了表示感謝,艾爾文禮數周到地在新居辦了場慶祝會,許多久違的熟面孔紛紛出席,但人也並不是很多,104期加入調查兵團的成員幾乎都到齊了,卻依舊填不滿那間大得過分的客廳。

「其實要說老朋友的話是絕對夠的——如果我們能夠邀請巨人的話。」

韓吉在飯桌上的一席感嘆讓眾人鴉雀無聲,直到利威爾率先接話,並從鼻子裡冷哼一聲。

「雖然這不是我聽過最爛的提議,但放心好了,蠢蛋四眼,我會叫艾爾文再考慮下的賓客名單的——畢竟我們已經決定好下個月結婚了。」

這話讓包括阿爾敏在內的好幾個人將嘴裡的茶直接嗆了出來,艾連嘴裡嚼碎的番茄燉肉全噴向對面約翰的臉上,滿頭橙紅的黏稠碎屑被韓吉評為近似於巨人的嘔吐物混合內臟。
——幸好在利威爾冷峻的目光下兩人並沒有當場幹架起來,但他們還是各吃了利威爾一拳,然後雙雙安分地到廚房洗了餐桌上所有的碗。艾連甚至自告奮勇刷了飯廳的地毯,雖然弄髒它的原因是柯尼不小心笑得打翻的茶。

而在搜索範圍被估計足以應付人類未來五十年的擴張之後,阿爾敏便自請調回了偶爾才會出牆的資料編輯部門。主要的原因是為了應付米卡莎和艾連——兩人相當堅持他需要一段時間的休息,至於另一個原因......老實說直到現在,他仍然不是非常確定。

就好比說今天,在用完午飯後結束今日的文件編輯作業時,他用了自己也不是很相信的理由謝絕了同事的邀約,返家一趟之後卻又打算出門,並在不知不覺中就走到了接近牆邊的樹林區。
這趟一時興起的散步照慣例還是只有一個人——即使米卡莎和艾連的住處其實就離那裡不到一個街區。
穿過幾叢灌木之後來到城門的位置,阿爾敏向負責的駐紮兵團成員出示了證明好爬上牆去——即使出牆早已不需要許可,但登牆則依舊受到限制。畢竟50呎的高度就包含了一定的危險性。
等待駐守兵拿來立體機動裝置的時候,夕陽已經到了有些刺眼的高度,阿爾敏在對方驚嘆的眼神下迅速穿戴完畢,揮了揮手就俐落地飛身跳上。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對這樣的高度不僅僅是習慣,反倒帶給他一種熟悉的安心感。腳下的視界一覽無遺,儘管巨人的威脅早已不再,但阿爾敏仍在潛意識裡保持著想要掌握所有情形的慣性。

向晚的風吹在身上並不會感到寒冷,光線灑落在地上映出一片耀眼的赤紅暖意,只有米點大小的行人和動物看起來像是地圖上的圈點,有很長的一段時間阿爾敏就這麼靜靜地凝望著牆角下的這一切,快速的空氣略過耳邊,帶著呼嘯而尖利的風聲沙沙作響。戰爭的時候在軍隊裡很少有機會說話,大多數見面的分秒只是一個擁抱、一個眼神,彷彿這樣就能涵蓋言語所能表達的一切。
阿爾敏一直以為等到了和平的到來他們的相處就能夠拉長,應付巨人的時間能夠做到很多事,也許好好地吃頓飯、徹夜暢談,或者是前往那些從前約定要探索的地方,但回過神來他才驚覺現在的生活和之前預期的完全不一樣。
真要說起來,比起米卡莎或者艾連,他現在要更常見到面的人卻是——


「你怎麼會在這裡?」

認識的嗓音以一種不很打擾的方式暫停了他的思緒,阿爾敏把頭轉向聲音的方向,同樣穿戴著裝置的身影步伐穩健地朝他走來,那副精練的模樣他早已不能在更熟悉。

「本來是在附近散散步的,突然很想上來看看。你又怎麼會上來呢?約翰?」

聽見他的反問,對方先是怔住了,接著才又咧嘴一笑,那副模樣讓阿爾敏不禁莞爾。果然就是那個約翰‧基爾修斯坦。

「本來是送些瓦斯過來補給,聽負責的人說有個調查兵團的人上來,才會來看看。真沒想到是你啊,阿爾敏。」

約翰的聲音在風中聽起來有些沙啞,他在距離阿爾敏幾步遠的位置停下腳步,一邊說話一邊大剌剌地就坐了下來。阿爾敏從很久以前就察覺了對方這個可以說是體貼的習慣,保持著接近卻又不會讓人不自在的距離,於是他從善如流地跟著坐了下來,這才繼續話題。

「是嗎?真巧。對了,今晚艾爾文團長又約了大家去吃飯,約翰你也會去吧?」

「啊啊,那是當然的。他們家豪華到會讓人捨不到走啊,我只希望別再坐到艾連那混帳的對面。」

像是想起上回的鬧劇,約翰蹙起了眉頭,讓表情又顯得猙獰。這兩個人的不對盤看樣子大概能持續到很久以後。阿爾敏無奈地笑笑,卻又像是懷念什麼似地把目光移遠了。

「約翰你......簡直就和以前一樣吶。」

「啊?你是說和艾連嗎?還不是那小子——」

「啊!我不是那個意思!只是......有點懷念罷了。」

慌忙擺著手深怕挑起對方的不悅,阿爾敏正在後悔著那句出格的口誤,卻發現約翰臉上的表情換成了疑惑。

「懷念?懷念什麼?」

「這......其實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感覺有很多事情好像都變了,所以最近有點......抱歉......」

「雖然我不太懂,但要說沒有變的東西的話,阿爾敏,你不就是嗎?」

感覺到語氣裡不一樣的什麼,阿爾敏在話音未落的時候轉過頭去,卻差點用臉直接和約翰的鼻尖相撞,意識到對方正等著回答,他蠕動著舌努力想要擠出什麼,發現自己竟是啞然無語。


——沒有改變的是我?為什麼?他剛剛......說了什麼?


腦中反覆跳動著好幾個問句,卻沒能真問出口,阿爾敏感覺心臟猛地抽了下,彷彿胸口扎著針尖,又或者該說那裡原本就存在著被他忽略的什麼,只在這個時候,被約翰的一句話給點出,讓人倏然莫名地疼了起來。

阿爾敏眨了眨眼,試圖讓幾乎要沸騰的想法冷靜下來,再睜開眼的時候,卻發現兩個人的距離在不知什麼時候變得太近,近得可以看見約翰鼠灰色的眼睛裡映著自己不知所措的表情。空氣振動在兩人的無聲中嘈雜得過分,阿爾敏可以聽見自己的心跳用異常的速度在加快,除了他自己還有什麼東西開始變得不對勁,氣氛曖昧得令人心驚。

 

「......時間,好像,快到了。」

詞彙貧乏得讓人想笑,阿爾敏艱難地想要站起身,卻發現腳正麻得沒辦法動,察覺自己的臉似乎要開始燒紅,在他嘗試要把話題延續下去時,一隻手臂伸到他面前。

「喔,是啊,聊得太久居然都忘了。要是遲到的話大概又得幫忙洗碗了吧?」

愣愣地跟著伸出手讓約翰拉著站了起來,對方臉上的表情已經沒有任何異樣感,見他可以維持平衡站定之後便走遠了幾步,調整身上的裝備準備跳下牆。變化之快讓阿爾敏幾乎要懷疑剛才只不過是發生在他腦中的白日夢。

——但又有什麼說不上來的地方不太一樣。

阿爾敏最後乾脆地放棄思考,跟在對方的身後輕巧地落地。不知為什麼,直覺讓他感到現在不是該多問些什麼的時候。

交還裝備之後兩人不約而同提議了要步行前往艾爾文家,於是便向駐守兵道謝並回絕了馬匹,一前一後朝市街內的走去。
一路上兩人的話題再度回歸日常瑣事和幾個朋友的近況,沒有再提起過回憶、懷念,或者是從前,氣氛平和而自然,就像是兩個平常偶爾見面的老朋友。

 

——也許這也能算是約翰的體貼。

阿爾敏在話題換成艾連最近以一挑十大戰小混混的時候,難得地配合著對方調侃著大笑,腦中卻猛然這麼想到。

 

......TBC

 

 

FT—

這是打算給朋友的炫仔的生日賀文,當初聽到他點讓明的時候實在覺得很巧,最近正好有個想寫讓明的文案,於是姑且把設定先借來寫了寫www
文案的設定是由阿爾敏的第一人稱視角,而且和這篇不太一樣,但真的丟上來見人大概又是很久以後的事情了吧。
至於這篇,大概會分為上下兩部分結束的。

评论(4)
热度(12)

© Die Wel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