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e Welt.

吃的CP越來越多,請愛用歸檔和標題的CP標註避雷感謝。
稱呼用Ainsee中譯的安西子、簡稱安西吧,
子博放著不能描寫的種種東西,密碼固定是主博名稱(英文七字全小寫無空格)

Noir -Blind Hug-盲眼擁抱 章之四(完)

 注意事項:

 →CP為俱燭

 →背景設定為現代

 →並不是普遍意義中的好結局,請衡量自身接受度

 →努力地加入了防和諧字,閱讀不順暢處還請見諒(跪

 →本章即全文完結,文末附上後記與設定補完


持續數個小時之後,風暴停了下來。

狂躁的、混亂的、失去控制的欲棻望,都在昨夜結束的那一刻陷入沉睡。

 

午後,白色陽光照進室內,正好灑落在床頭位置,讓燭台切光忠在這般稀薄的光線下醒了過來。

意識逐漸恢復的分秒之間,無法忽視的疼痛跟著襲上。儘管並非初次經歷這些,他仍舊在嘗試起身時,被腰部傳來的強烈痠麻刺得悶哼出聲。

鮮明的感知,讓他進而回想起昨晚發生的事情。

 

『之前說好的,你作為我的眼睛,所以——』

『我們是這樣說好的,但我想要你看著我,用你自己的眼睛,看著我。』

『……做不到。』

 

以衝突作結的他們的對話,最終成為一場撕裂彼此的性棻愛。

 

大俱利伽羅沒有扯下他的眼帶,取而代之的是,他被以極其強硬的方式翻過身體,下巴險些就要撞在床頭板上,緊接著,對方就在全無準備和潤滑的情況下,直接進入了他的身體。

 

灼熱的硬物強行開拓著狹窄的甬棻道,將柔軟脆弱部分生生撕裂,直直搗入深處,並在內部甚至尚未適應的時候,快速而毫無節奏可言地抽棻插起來,緊繃的腸壁無法包容下的那些力道,進而衝擊著他體內的全部。他感覺自己的內臟似乎要在這樣的來回拉扯下變得支離破碎。

 

然而,他意識瀕臨崩潰的時候,卻從聽覺裡感受到一絲異樣。

 

俱利伽羅在他體內釋放的前一個瞬間,持續已久且似乎不會迎來終點的律動,出現了些微停頓。

起伏劇烈的喘息聲逐漸平息下來,變得細弱而無力,在那其中,存在著若不是分心去聽便會忽略的什麼。

 

那是如蝴蝶振翅般輕聲的哽咽。像是反覆衝擊之後,現出的縫隙。全面潰堤的第一個響動。

 

而潰堤的那一刻也隨即到來。若不是光忠自己在下一秒便直接失去意識,他應當也能聽見的。

 

***


大俱利伽羅抽開身體,接著緩緩地躺了下來,貼上方才被他狠狠侵棻犯過的男人的背脊。白皙中帶有淺淺蜂蜜色的肌膚,上頭遍布著吻印和咬痕。

儘管經歷過一場再激烈不過的性棻事,男人的體溫卻始終帶著一絲涼意,與他身上的滾燙形成對比。

 

先前在他腦海中混亂著的情棻潮已然平息下來,造成一種巨大的真空。他無法思考,他什麼也沒辦法想,他甚至做不到去尋找一個最為精確的詞彙,形容他此刻的情緒。

 

他聽見自己先是輕輕地哼出幾聲鼻音,眼眶燃起強烈的酸楚。某種濕潤而柔軟的事物在他的胸腔中充滿,緩慢地從他眼角處湧流而出。

斗大的淚水讓他眼前的一切像是要融化了似地,變得朦朧模糊。

 

安靜下來的房間裡,響起他的慟哭。夾雜著不可置信與徹痛的絕望。他知道那個人不可能會聽見。

 

最後,他緩緩地闔上眼。

 

終於充滿在他視界中的,刺眼的紅,頓時融進了無邊無際的黑色。

 

END


後記:

首先感謝各位願意讀到這裡。

『Noir』,在法文中的意思是黑夜,也是這個故事的意象起點。

而『黑色』、『紅色』、『玻璃窗戶』,作為故事中反覆出現的意象描寫,也同樣代表著故事中,光忠和俱利的心境變化。

而至於貫穿全文的整體主題,則是一個疑問:如果他們兩個各自執著著某些東西,然後這個執著某一天『爆炸』了,那會發生什麼事情呢?

在官方的角色設定裡,我所看見的是一種性格上的安定。似乎他們兩人面對事物時會出現的反應都是穩定的、在某一個範圍內可以預測的,當然,這讓我在進行人物描寫時,確實相對來說是容易的,但總讓我不禁覺得『不夠刺激』,缺乏了某種應該可以稱之為火花的『刺激』。於是,我這就憑著一種超級私心的衝動,做了這樣的實驗設定。以下用條列的方式說明,我想應該會清楚一些。

光忠的部分:背景設定中,光忠在遭逢意外之後,留下了滿身的傷痕,我採用了官方中『光忠喜歡帥氣的自己、致力於追求帥氣』這一點,讓他對自己身體上的傷痕抱持著非常大的恐懼,對『醜陋』的恐懼,也因此發展為對自身身體的強烈厭惡,讓他只要看見自己的身體,便會為這樣的情緒所苦。

在這樣的情況下,俱利於是對他說了在第一段和最後一段落中都出現的話:我來做你的眼睛。俱利替光忠戴上眼帶、作為光忠視覺,也因此,光忠便以俱利所看見的、俱利告訴他的『世界』做為世界的樣子。

當進入了這樣的平衡中之後,相對來說,這也就變成的光忠的心魔:他寧願就這樣接受俱利給他的這些,讓他保持著安定,不必真正張開眼睛去面對許多事情。當他失去視力的時候,世界是『黑色』的,這個黑色是俱利給予他的、帶給他安定,但這片黑色也是隔絕著他和真正的世界的東西,當然也包括『真正的大俱利伽羅』。

俱利的部分:俱利的執著的生成,是在光忠之後。他不想看到光忠因自我厭惡而崩潰,於是替他戴上了眼罩,但很快地,他也感受到這片維繫著對方的安定的黑色,成為了兩人之間的隔閡。

光忠無條件地相信著他、依賴著他,這個光忠與從前的光忠極為不同。於是他所面對的便是『愛戀對象因自己而改變』,甚至變成的是他從未想像過的樣子。俱利眼中所看見的『紅色』,便他代表著對這個情況的態度:不適應、抗拒、想要改變,但這時,我卻用了『不擅表達情感、往往無法順利傳遞內心的真正想法』的設定。俱利心中的欲望、急切,讓他最終使用了他從未想過的方式,而且甚至沒有達到目的。

大概說到這裡,就已經構成了整個故事的所有情境設定和轉折。但有一點因為非常有趣而必須要補充的是:其實結局並不是唯一的一個發展方向。

我在寫作這個故事的時候,一直是以一種類似RPG遊戲的路模式在發展情節,也因此,『HE』是存在的。

那個『太遲了』就是為了表現這一點而加上的。因為俱利的選擇(在光忠拒絕時仍然出手去扯領帶)、加上光忠的選擇(反抗並咬了俱利的手),導向了書中的『BE』。

……補充這個,只是要說,若有時間的話,我非常樂意把兩人都做了其他的選擇、最後是充滿砂糖甜甜蜜蜜的H寫出來啊XD只不過在幾經考慮之後,我還是認為,在鋪陳這個設定時,BE要比起HE能有更大的張力。

此外,關於兩人相處的房間到底是什麼地方、他們的日常生活是怎麼樣的、在這間房間以外的世界又是怎樣的,這些更多更細節的背景設定,我也非常想要繼續將他們一一寫出,作為補充番外。希望有這個機會能夠完成。

篇名Noir,來自歌手Aimer在專輯DAWN中的歌曲『Noir!Noir!』,書中的主要印象歌曲也同樣來自此張專輯:除『Noir!Noir!』之外,還有『AM0400』和『誰か、海を。』兩曲。相較於歌詞,我更多參考的是三曲中旋律和合聲的意象。都是非常出色,具有相當衝擊性的歌曲,在此也推薦給各位。

感謝閱讀。


评论(2)
热度(16)

© Die Wel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