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e Welt.

吃的CP越來越多,請愛用歸檔和標題的CP標註避雷感謝。
稱呼用Ainsee中譯的安西子、簡稱安西吧,
子博放著不能描寫的種種東西,密碼固定是主博名稱(英文七字全小寫無空格)

MOOON Fest 3.-兵長中心

*因為太長了只好分成三段作數

*在這段全文結束

*有一點點的利艾


突如其來的大雨實在太過強烈,烤肉大會再怎麼可惜也只能直接終止,滿臉遺憾的韓吉失望地撇了撇嘴,還是東翻西找拿出宿舍廚房剛好沒收進倉庫的鍋具和足夠人數的食材,宣布今晚的伙食由烤肉改為火鍋。

 

於是這回換成了烤肉會成員中少數的女性由赫里斯塔帶頭接下了湯底的工作,至於在鍋子端上桌前都沒有動手必要的其餘人等,成人組被指派從一樓的儲藏室裡搬出了備用的塑膠椅凳和大飯桌,而『毛頭小鬼』則是在看了一眼利威爾依舊難看的臉色之後,全數不約而同地接下了烤肉用具和剩餘食材的整理工作。

關於這一點,韓吉表達了相當程度的驚訝和感謝,但利威爾的嚇人氣場也只是稍稍好轉了那麼一點。

 

「艾連,暫時放在外面的還有一些磚頭跟燒剩下的木炭,等到雨小一點之後你跟約翰要負責去拿進來喔!因為萊納跟貝爾托爾德已經跟馬可去刷烤肉網了。」

 

阿爾敏蹲坐在交誼廳的矮桌前,手上忙著將桌上的食材依照有沒有浸過醬汁和有沒有上網子烤過分裝進不同的保鮮盒,還是在話說完的時候抬頭往對面小沙發上的艾連看去一眼,目光順勢掃過站在他身後、手上拿著毛巾和吹風機的米卡莎。

 

「我知道了,等等就去……米卡莎妳不要一直扯我的頭髮!已經乾了啦!」

 

已經換下濕衣服的艾連回答只到一半就轉過頭去改為換了對象的抗議,青梅竹馬對他的熱切關愛一向無視他們的年齡增長,甚至他現在穿在身上的衣服褲子都是一種證據──那是米卡莎上回偷偷去他宿舍打掃時帶回來洗好放著的。

 

「是艾連你一直亂動才要這麼久的,這種天氣我不能讓你感冒。」

 

米卡莎手上動作就和語氣一樣直白,臉上表情就和說著肚子餓要吃飯一樣自然。旁邊的阿爾敏只是習慣地笑笑,正好由廚房走過來的約翰看著心裡卻是一半羨慕一半火,苦戀未果的一肚子彆氣沒藏好,嚷出口的打包不平也帶著心酸。

 

「艾連你這傢伙給我道謝啊啊啊!米卡莎替你吹頭髮你還抱怨什麼!身在福中不知福的混帳東西,嗚嗚嗚嗚……」

 

阿爾敏苦笑著彎了彎嘴角,象徵性地拍了拍約翰的肩聊表安慰,這一頭好不容易乾了頭髮的艾連倒是把他的抗議直接無視,從矮桌上拿起一盤擺得整整齊齊的肉片就往利威爾等人圍坐著的大飯桌跑去,一副只認主人的忠犬德性讓矮桌邊頓時三個人三樣情:阿爾敏是無奈,米卡莎直冒黑氣,至於約翰的酸楚則已經不必說。

 

 

「那個……看不出來,利威爾先生很喜歡吃魷魚絲呢。」

 

畫面轉到稍稍前的另一頭,雖然沒有從剛剛起就一直忙進忙出的學生們辛苦,但此刻圍著大飯桌坐著的君達和艾魯多等人又是另一種煎熬,儘管先前在幾次韓吉主辦的吃飯場合也有和利威爾同桌聊過幾句,但畢竟並不是那麼熟悉,加上對方現在渾身狼狽又滿腔怒火,準備好的寒軒客套話一句也擠不出來,原本各自聊著的話題自然也是只能停下。

尷尬至極的氣氛持續了好一段時間,直到佩托拉看著利威爾一口一口吃著桌上的魷魚絲快要一分多鐘,這才努力打破沉默地開口。

 

順帶一提,她那身半個小時累積下來的渾身酒氣和醉意就和『毛頭小鬼』動歪腦筋的膽量一樣,早在不久之前盡數煙消雲散。

 

「是啊,之前從那群小鬼那裏沒收過來一包,稍微嘗過之後發現味道還不差。」

 

出乎眾人意料,利威爾的態度在回答的時候已經恢復了下午時分那種靜得內斂的不慍不火,此刻他正穿著艾連拿來的──事實上也是放在米卡莎那裡的──短褲,本應拉在膝蓋以上的褲管因為尺寸的緣故幾乎蓋到了小腿的一半,和只披著浴巾的赤裸上半身形成一幅奇怪而性感的畫面。

 

奇怪是下面明擺著小孩穿大衣的搭配,至於性感成分則要歸功於利威爾鍛鍊良好的身材,如果說十分骨感的肩板和精瘦結實的手臂讓人意外,胸口以下形狀漂亮的腹肌就是超出言語能形容、讓人不禁贊同『性感』二字實屬當之無愧的程度了。

 

──雖然兩者都不是能夠在本人面前直面點出來的事情就是了。

差點就要說溜嘴把讚美對方的身材當作第二個破冰題材,艾魯多緊急出手抓了把魷魚絲進嘴裡嚼,接著才改口成萬用的天氣話題。

 

「話說回來,下這種大雨,才真的有感覺到颱風要來了呢。」

 

「是、是啊……雨這麼大,大概又有地方要淹水了吧。」

 

說了一句的艾魯多和慌忙答了一句的歐魯雙雙將頭轉向窗戶,外頭持續的糟糕天氣依舊狂暴,而且因為風向的緣故直接全數掠過屋簷直接打向窗板,成串的水珠拉出一條條的長線快速流向地面,在牆角處匯集成一片驚人的汪洋,強風震動窗框的粗冽巨響和落雨撞在玻璃上的擲音都清晰可辨,從傍晚就下到現在都沒有停過的雨勢在入夜之後更降低了四周的能見度,基本上只需要往騎樓外頭走個兩步,整個人就會被藏在水霧裡什麼都看不見。

 

「雨聲大成這樣,今晚大概又不好睡了。」

 

利威爾的目光淡淡地飄向外頭,眼中的情緒藏得很深,讓人無法直接讀出擔憂又或者是煩怒,深黑帶點微綠的眸子眨了眨又轉了轉,過了半晌才又開口。

沒想到說得會是這麼帶居家感的一句話,眾人正苦苦想著要怎麼讓談話繼續下去,已經蹦蹦跳跳來到桌邊的艾連正巧填上空白,讓整桌的目光又重新聚了回來。

 

「那個……利威爾先生,這是剛剛我們烤的肉,是您應該會喜歡的……雖然有點涼掉了……想請您嘗嘗看!」

 

只是說那麼幾句話,身高也有至少一米七的大男孩卻緊張得臉都紅了,艾連戰戰兢兢地將盤子放在利威爾正前方的桌面,又遞上一副用面紙包得好好的環保筷。

 

「我……記得利威爾先生不喜歡用免洗筷,這是我帶來洗好的……不嫌棄的話請您用!」

 

利威爾看了他一眼,眼神裡依舊平靜無波,嘴角淡淡地勾起一點幾不可見的淺笑。

 

「……還不難吃。」

 

「咦……?咦咦咦咦!」

 

利威爾無視了他手上的筷子,直接用右手從盤子裡叼起一片肉送進嘴裡,一陣細嚼慢嚥後抬起頭來評論道,只說一句話就讓艾連震驚得差點當場摔倒在地。

 

「利、利威爾先生您……是用手……」

 

「因為手剛洗過很乾淨,有什麼問題嗎?」

 

「可是……筷子……」

 

「你這傢伙是要說我的手不如你那雙不知道什麼時候洗的筷子乾淨?」

 

「不是這樣!可是……您剛剛……說了好吃嗎……?」

 

「哈?你是哪隻耳朵聽到這句話的啊?」

 

「可是、那個……可是……!」

 

艾連的表情在開心和難以置信之間快速變動,本來就吞吞吐吐的話因為著急變得更加口齒不清,看他這副模樣,本就沒存著什麼耐性的利威爾瞬間火氣又冒上,來不及想要在眾人面前稍稍客氣一些,平時在宿舍裡掛在嘴上的教訓話就脫口而出。

 

「要說話就好好說,想被削嗎?」

 

「對、對不起……!」

 

微帶殺氣的斥責話音未落,那個艾連已經用身體牢牢記住、習慣成自然的反應──立刻趴倒跪地求饒,就在幾秒鐘之內反射性動作,形成一幅不知怎地在旁人看來相當滑稽的畫面。

 

 

「噗哧──哈哈哈哈!你們在搞什麼啊?」

 

剛好從廚房被強制踢出來的韓吉笑聲瞬間炸裂,從一開始的『噗哧』到『哈哈哈』、還有後來更加意義不明的『嗷呼呼呼』響徹整間交誼廳,甚至連外頭的狂風暴雨都無法蓋過。

就像利威爾的情緒變化能夠讓周圍的人群產生本能上的恐懼,韓吉的一舉一動彷彿天生就有種不可思議的魔力、而且似乎還要比前者更勝一籌,套用和利威爾的場合同樣的邏輯來說,此刻她的沖天爆笑雖然讓利威爾的臭臉又黑上一個層級,卻引起從一開始就在努力憋笑的眾人強烈共鳴,至於造成的結果自然不用說,笑聲感染症迅速蔓延,天花板幾乎要被拍桌子搥地板的強烈震動給掀翻。

 

 

「……韓吉你想死嗎……」

 

「嗚呃利威爾先生對不起──喔嗚嗚嗚嗚嗚好痛!」

 

「居然對艾連動手動腳的……我就知道平常在男生宿舍一定是這樣……」

 

「米、米卡莎不可以!利威爾先生是……是合理的管教!」

 

「就是說嘛!利威爾你怎麼可以對這麼可愛的孩子出手呢?」

 

「你這個混帳四眼還敢說……」

 

「……嗚呃呃利威爾先生能不能先把腳從我背上放下來……」

 

 

愉快的颱風日韓吉式聯誼烤肉會如此這般地順利結束。

 

順帶一提,直到外頭的風雨結束為止的兩天裡,他們一共吃了除去早餐以外的兩頓火鍋和一頓回溫烤肉。

 

還有牛小排。

 

 

END




评论
热度(1)

© Die Wel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