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e Welt.

吃的CP越來越多,請愛用歸檔和標題的CP標註避雷感謝。
稱呼用Ainsee中譯的安西子、簡稱安西吧,
子博放著不能描寫的種種東西,密碼固定是主博名稱(英文七字全小寫無空格)

MOOON Fest 2.-兵長中心

「韓吉小姐、盤子跟竹籤先放在門旁邊的桌子可以嗎?」

 

赫里斯塔和尤米爾一慢一快地從廚房門口的布簾下出現,兩個人四隻手上都是未拆封的免洗杯盤碗筷。在這種風雨飄搖兼普天同慶的時候,環保終究還是方便之後的考量。前者經過窩在牆邊抓著電話的韓吉時順口問了一聲,差點沒把抓不穩的兩串塑膠杯摔得滿地都是,後者嘖著聲消遣幾句,還是彎下腰把幾乎全部的東西都拿了過去。兩個人來回拌著嘴直往門口的方向走,還不忘加入周圍其他人的話題跟著說上幾句。

 

室內牆壁上掛鐘指著晚間六點整,那一邊新聞播報正好警告颱風登陸,這一頭韓吉也剛剛好宣布派對開始,蹲在女子宿舍外樓梯口的幾個大男孩好不容易升起火,無須民主投票就全數決定活動繼續。一半為了在女孩子面前表現體貼,一半則是敵不過同儕壓力。

 

雖然同樣遺世獨立在離大學校區有段路程的山邊,女生宿舍卻從外觀設計直到內部裝潢都能套上溫馨可愛舒適等詞,相較起來的男宿簡直就只是間掛牌的廉價青年旅館。這種超乎言語形容的巨大差異光憑烤肉場地看來就一目瞭然:

 

艾連蹲坐在烤架邊背風的首席位置,忙著接過阿爾敏剛剛刷好醬料的肉串放上鐵網,另一頭蹲著的柯尼和約翰人手一支塑膠圓扇,顧著火和煙還不忘和對面的大廚吵架搞得滿臉是灰。

旁邊紅磚和木板搭起來的簡易桌面鋪上了報紙,沒在爐邊的幾個人帶著塑膠手套,正在從保鮮盒裡拿出各式小料做出串燒,米卡莎右手舉著菜刀動作熟練非常,兩三下就將青椒切成分毫不差的塊丁還推成一堆,偶爾阻止莎夏偷吃的眼神同樣犀利;萊納跟貝爾托特手腳俐落地分工合作,培根捲香菇串小香腸在幾分鐘內就能擺滿一盤子,讓嘴裡碎念卻也動手幫忙的亞妮端去給負責調味料的馬可和阿爾敏。

 

這一頭的學生組忙得不可開交,畫面轉向另一頭靠樓梯扶手的位置,被韓吉順口邀來的同僚早已經自成一團地小酌起來,幾個平常站在台上的講師們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腳邊不知不覺堆起的空瓶頗有增加為小山的氣勢。

 

 

「沒想到小鬼們的技術還真不錯呢,看來值得期待一下啊。」

 

歐魯看著幾個圍在火邊的小鬼為了誰要看火誰要翻面吵得煞有其事,撇了撇嘴揚起手上滿杯的威士忌啜了一口,滿意地嘖聲道。

 

「……我說歐魯,你差不多也該放棄模仿利威爾先生了吧,說過一點也不像了好嗎。」

 

刻意將眉頭皺成一種極不耐煩的弧度,佩托拉晃著手裡的罐裝水果味氣泡酒,吐槽的語氣和微紅的臉頰一樣帶著醉意。

 

「而且話又說回來,你才沒那個面子讓艾連他們把烤肉端過來呢,換成是我或是君達還差不多。」

 

「佩托拉妳說什麼?妳以為上次在『最受歡迎的女助教』投票拿了第一名就作數了是吧?」


「等等啊歐魯!這個話題也差不多該打住了吧?到底是怎麼說到這個的啊喂!」

 

站在一邊嚼著魷魚絲配黑啤的艾魯多原本打算安定地坐壁上觀,聽見有些喝過頭的歐魯話柄就要扯向很不妙的方向,連忙出聲打斷。

 

「哈?艾魯多,不會連你看不出來吧?也不想想我們學校的女助教也不過幾個人……」

 

「你說什麼!你這『最搞笑男助教』第三名!」

 

「什、什麼時候有那種榜單了!為什麼是第三名啊可惡!」

 

無視於聲音早已大得連另一頭的學生們都轉過來看好戲,歐魯和佩托拉乾脆酒杯酒罐子一扔,臉紅脖子粗地就互掐起來。而勸架不成的艾魯多和更為淡定的君達無言看著兩個共事多年的同僚小鬼吵架,幾秒鐘後雙雙果斷決定移開幾步遠,挪到更接近室內的方向繼續閒聊。

 

「……這兩個人每年只要聚會上碰酒就是這麼吵,還真吵不膩啊。」

 

「是啊……話說回來,沒有人看到利威爾先生嗎?韓吉明明說過有邀請他不是嗎?」

 

「我也聽說是這樣沒錯……大概有事耽擱了吧?畢竟要管理整個宿舍,又碰到這種該死的天氣……」

 

「唉,管理那些小鬼,還要顧著一大間屋子,利威爾先生的辛苦程度大概也跟我們不相上下吧。」


君達放下手裡的啤酒罐子,抓了把艾魯多遞過來的魷魚絲塞進嘴裡嚼著,視線轉向宿舍樓梯一路延伸到柏油鋪面再往前隱沒在樹林裡頭的對外聯通道路。

他們這夥人因為是多年同辦公室的同僚,熟稔程度自然也不是一般、甚至可以是在下班後相約進城喝一杯的老朋友,而這回烤肉大會的主辦人韓吉本來就經常宿舍和校區兩頭跑,又因為是個話多的自來熟,便理所當然地和他們也混成一片,而在這種舒適圈關係中唯一的例外,大概就是出現在他們口中也會不自覺用上敬語的『利威爾先生』。

 

原本是大學裡最資深的幾個約聘教授之一,卻因為某些私人的原因而自行請調到男子宿舍做個小小的管理員,旁人看來都是再誇張不過的降職,本人卻閒適得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生似地安頓了下來。

雖然不管是他們或者是其他辦公室的人員沒有人能夠理解,但唯一確定的是

──他們對利威爾的尊重依舊,而且或許因為在教師的想像中宿舍盡是一片修羅亂象,甚至還又添上幾分敬畏。

 

 

「咦咦咦!利威爾先生!您真的過來了!」

 

不經意撇向柏油路的目光只看了足足三秒,當艾連捕捉到熟悉的機車加雨衣人影時,已經一邊過分開心地歡呼一邊整個人彈起來,什麼都顧不上就往正在停車熄火的利威爾跑去。

 

「嗚啊呃!肉已經要拿起來不然會焦掉啊!艾連你這混蛋啊啊啊!」

 

「所以我就說不該讓他管肉的啊,那個眼睛只看得到利威爾先生的白痴……不過那個,我們要不要也該去看看利威爾先生有沒有帶什麼東西可以幫忙拿的……」

 

「……呃,好啊……?」

 

約翰和柯尼經過一番小聲磋商,站起身把手上的扇子和鐵夾遞給阿爾敏就一前一後下了樓梯,約翰嘴裡還咕噥著艾連如何如何渾球,低著的頭就不偏不倚往突然停下腳步的柯尼背上撞個正著。

 

「搞什麼啊!」

 

「……不是啦,我剛剛好像被水滴到了……下雨了?」

 

 

就在柯尼還看著天空,確定和懷疑各參半的時候,雨就已經用讓人猝不及防的氣勢打了下來,屋簷以外的視野瞬間衝上一層什麼都看不見的水霧,幾分鐘後,從整片模糊裡出現的是全身狼狽還牽著一台重型機車的艾連,以及臉色比天色差上兩百倍的利威爾。

那張怒火沖天、大概可以把滿身雨水直接蒸乾的臭臉讓眾人頓時面面相覷,但這片以雨聲為背景音效的死寂終究還是在一分鐘後被打破。

眼中甚至應該帶著殺氣的利威爾先是咳了一聲,接著說出下一句話的語調之凶惡足以媲美颱風登陸。

 

「……叫韓吉那傢伙過來。」




*稍稍提醒下,1的部分修改了點,但應該不太影響故事發展的


评论
热度(1)

© Die Wel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