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e Welt.

吃的CP越來越多,請愛用歸檔和標題的CP標註避雷感謝。
稱呼用Ainsee中譯的安西子、簡稱安西吧,
子博放著不能描寫的種種東西,密碼固定是主博名稱(英文七字全小寫無空格)

MOOON Fest 1.-兵長中心

*因為太長了只好分成三段作數


窗外的天氣持續陰鬱,只剩下呼吸聲響的房間同樣靜得發慌,這是身為大學男子宿舍管理員的利威爾難得的午後時光。

在這種沒有額外麻煩事來攪局的日子,他通常為自己安排的活動只會是鎖上宿舍大門、腰間掛著一串鑰匙就往旁邊半山腰的小徑散個將近兩小時的步。

遠離只有牆面刷白符合他居家品味的房間,順帶多少懲罰剛過中午就想翹掉必修課的大二半熟小鬼──以自我中心看來百利而無一害。介於惡意刁鑽和冠冕堂皇之間的行為一向讓人心情格外愉快。

 

但有句話說總沒得天天過年的,利威爾今日的美好進程早在晨間七點整就被倉皇發布的海上颱風警報給乾脆打斷,忍著講了一早上電話外加忙進忙出到處安頓,直到時針也精準指向十二點整的時候他終於耐不住一把摔了對方掛掉的話筒,燈一關門一鎖,整個人就往交誼廳的長沙發上大剌剌地攤成了大字。

根據電視台幾分鐘前的說法,距離那個闖進他生活的颱風登陸還有十個小時。

於是他乾脆奢侈地雙眼一閉,接著幾秒鐘後聽覺也順勢關機,外頭尚稱明亮的天色和暴風雨前的寧靜等等全數被完完整整拋到腦後。

 

套用那些詞彙貧乏的小鬼常用的幾句話之一:管它去死。

 

然後毫無預警的狂暴音色就猛地炸了開來,低沉鼓拍混著華麗電吉他旋律的重金屬音樂翻炒著一屋子濕又悶的空氣,平躺在矮茶几上的手機震動著滑過半個桌面,眼看著就要從邊緣摔落的時候就被單手粗暴地一拍,聲音嘎然而止的同時也被狠狠抓在手裡接了起來。

 

「……喂。」

 

「噢噢噢噢利威爾你總算是接了!男孩子們正在幫我從倉庫裡搬東西呢,你也快過來!我想說颱風天悶著也是悶著還不如來辦場聯合烤肉會吧──」

 

「……我說韓吉。」

 

「哎呀!來就來嘛不用不好意思的啊!佩托拉和君達還有艾魯多我也邀他們留下來了,你不用擔心沒有伴聊天吃肉的啊?」

 

「……你可以去死了。」

 

 

指節一翻直接掛了電話,利威爾目光瞟向外頭陰沉灰白的天空,雖然是只有一點點飄雨,但空氣中的濕氣已經高得讓他幾乎忍不住想半個鐘頭就去沖一次澡。

難得的午睡被打斷,還來不及對韓吉開飆就已經先忍不住掛斷,滿腔起床氣無處宣洩讓利威爾愈發煩躁,睡意一旦離開就像打翻在地的水一樣回復不能,但他卻又不想就這麼換衣服出門,簡直就像被韓吉牽著鼻子走似地蠢。

 

(說到水……艾連那個死小鬼有把還沒修好的窗子塞上毛巾嗎……)

 

還在思考中的念頭一出現,利威爾已經站起身就往交誼廳旁走廊底的洗衣間走,光是考慮那兩扇窗戶要是漏水會造成多麼大的問題,浮現在腦袋裡的想像畫面就讓他覺得不去再檢查一次絕對不行。

 

正當他在走廊盡頭處拐彎要轉進洗衣間的時候,被隨意塞進後褲袋的手機震動了幾下,畫面顯示收到新訊息。

 

『艾連那孩子說他買了好像是你喜歡吃的牛小排,已經叫阿爾敏醃過醬汁他等等要烤了……這麼可愛的孩子替你烤肉呢唉唷好可愛喔♥

 

P.S記得檢查櫃子裡有沒有足夠分量的泡麵喔!

再P.S 好烤肉,不來嗎☆』

 

 

利威爾又偏過頭去,隔著貼上絕緣膠帶的玻璃朝外頭瞥了一眼,雲層似乎每過幾分鐘就增厚一半,遠方的山頭明明黑得嚇人,卻依舊一點雨的影子也看不見。

眼下這種天時地利人和,明理人也編不出什麼好理由,韓吉的邀請至少來了兩次,幾個不算親也算熟的朋友紛紛到場,加上平時歸他管歸他罰的小鬼上菜伺候,面子做到這份上還不來,倒顯得是他自己彆扭了。

 

『十五分鐘後到』

 

姑且回了封沒標題沒標點但還算有半分誠意的簡訊,利威爾一把抓起擱在門邊的全罩式安全帽,深黑色防風夾克拉鍊拉到頂,手機又是隨性往後褲袋一塞,原本已經跨過半個門檻的腳步卻瞬間一停。

 

──還是忍不住轉身往泡麵櫥櫃所在的廚房走去。


评论
热度(1)

© Die Wel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