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e Welt.

吃的CP越來越多,請愛用歸檔和標題的CP標註避雷感謝。
稱呼用Ainsee中譯的安西子、簡稱安西吧,
子博放著不能描寫的種種東西,密碼固定是主博名稱(英文七字全小寫無空格)

花語-利艾


*進擊的巨人初回目,OOC可能
*人物名參考翻譯習慣和WIKI注意
*艾連是個小天使
*兵長厨安定作死
*了解的話請往下↘

「......那、那個,兵長......」


「杵在門口幹什麼?有事就進來啊。」
利威爾沒好氣地抬了抬眼,握筆的手輕輕一揮,打從幾分鐘前就呆站在他辦公室裡的傢伙這才連忙應了聲是、又小跑步到他桌前。
「又是什麼事情了?韓吉叫你帶文件過來?」
「不、不是......」
「那不然又是什麼,難道要我一項一項問嗎?」
重重地把鋼筆甩上桌面,金屬撞擊木板的鈍響讓他面前幾步遠站著的艾連慌張地又是後退,利威爾從不否認他是調查兵團裡數一數二的糟糕脾氣,長時間跟著他的佩托拉和艾魯多等人大概也熟悉了他的個性而不會常有尷尬,撇除刻意搗亂的韓吉、也就只有這個他自己撿進來的新兵才會連說句話也直踩他的耐心底限。
真要說起來,利威爾此時此刻居然會把自己關在座位上翻看文件,有很大一部分也是拜艾連所賜。

『利威爾小隊』打從很久以前的不成文作事方針就是能免則免,以前只有他一個人的時候都是直接要艾爾文代勞,人多起來之後也是吩咐下面的幾個人整理過後再口頭報告,真要他填寫或者簽名的最後也是去艾爾文那裡一口氣辦完。
至於這次為什麼文件會在他桌上堆得活像座山(完全觸怒他的混亂容忍程度)、逼得他不得不花上一個下午解決,則是因為難得輪值看文件的歐魯把事情扔給了艾連、而不熟悉作法的新兵就依照『規定』分類好『轉呈給上級』的緣故。
雖然今早吃飯前發現時被韓吉揶揄了幾句也是理由之一,但那一點也不重要。

「如果是文件的話就直接扔桌上,其他東西就房間裡隨便放,有事要報告就快講,悶不吭聲杵在別人面前你不會煩的嗎?」
乾脆地放棄繼續處理基本上根本弄不完的複雜報告,利威爾在說話的同時抬起頭一看,目光就直接地隔著一張大桌落在不管是站姿表情和動作都顯得極度緊張、亂七八糟的髮和沾上泥土的外套都看得出來剛做完院子打掃工作的艾連身上。
然而真正讓他注意的卻是對方手上小心捧著、用紙細心包裹住下半部的植物—那是一株野花。

「啊、這個是我剛剛在下面除草的時候看見,只是想、拿上來給您......」
察覺到帶著疑問的視線,艾連撐著大概不會挨罵的聲量連忙說明,還沒等他回應就馬上又接了下去。
「如果您不喜歡的話我馬上拿去餐廳!這大概不知道可不可以吃......啊不是!是剛、剛問過團長說餐廳也可以擺......」
「—放上來。」
「......咦?」
「我說了放上來啊。」
越說越是牛頭不對馬嘴的話被利威爾乾脆打斷,
還沒搞清楚發生什麼的艾連看著對方挪起一疊文件清出空間,也就順勢把花給擺上。

那實在是一株無論放在利威爾桌邊還是捧在艾連手上都有種微妙違和感的植物,小巧的鈴鐺形花朵順著莖部一路長到尖端,下面襯著的鮮綠色嫩葉長且扁,上面還沾著也許是挖出來時留下的一點點土。
利威爾伸出一指輕觸著乳白色的花蕾,眼睛像是仔細端詳著那樣微微地瞇了起來,艾連見狀先是鬆了口氣,慶幸對方沒有拒絕,但那張不知是因為放鬆或者專心而變得柔和許多的臉也讓他看得呆了。
「兵、兵長,請問......」
明明已經鼓起勇氣開口,但接觸到利威爾迎上來的目光又讓艾連的問句硬生生哽在喉頭。
到底該問漂不漂亮還是喜不喜歡,總之不說點什麼的話也只會挨罵吧。『再怎麼考慮也沒有用』,帶著算是放棄思考的心態,艾連硬是擠出下一句。
「這個花......您、覺得怎麼樣......」

「——還不差」

直白而簡潔的回覆,利威爾話音未落、又隨手從腳邊抽屜拿出一個乾淨的花瓶,連同桌上的紙包一起遞給了滿臉藏不住驚喜的艾連。
「走廊盡頭有桶水,裝一點把花插了。可以做到吧?」
「是、是的!我馬上去!」
艾連的回答和衝出房間的腳步一樣快速,高興到有點誇張過分的模樣讓利威爾彷彿在蹦蹦跳跳的背影後面看見了像是小狗一樣的尾巴在搖個不停。
不,應該說完全就跟撿了一隻成天發蠢的大型犬到團裡來養差不多吧。
默默地如此想著,利威爾還能夠從艾連忘記關上的門那裡聽見走廊傳來韓吉大驚小怪的聲音。


「艾連你居然拿著那個花瓶!所以利威爾那個矮子居然收了嗎!可是我還以為他不記得那個花的意義是——」


END


评论(2)
热度(5)

© Die Wel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