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e Welt.

吃的CP越來越多,請愛用歸檔和標題的CP標註避雷感謝。
稱呼用Ainsee中譯的安西子、簡稱安西吧,
子博放著不能描寫的種種東西,密碼固定是主博名稱(英文七字全小寫無空格)

「畢業」、「車站」和「網路」—及影


*三題故事練習系列

title:『從北川第一中學畢業那天的早上,在車站摔壞了手機的及川先生,沒想到畢業典禮上,收到小飛雄送的一百朵玫瑰花的模樣,居然被拍下上傳了嗚喔?!』

 


「全部都是小飛雄的錯!全——部都是!給我牢牢記住喔?」

「我已經牢牢記住了,及川前輩,非常對不起。」

 

從電車站出口通往北川第一中的人行道上,這般對話前後發生了接近三十次。來自臭著臉喋喋不休抱怨著的及川徹,以及乖巧配合著連連道歉的影山飛雄。

兩人都正往學校的方向走去,但行進的方式,以旁觀角度看來卻是十分奇異。

 

及川向前踏出的步伐,一次要比一次來得大,同時還來得更快——為了將後頭某個緊跟不放的人給甩掉。意思表示再明顯不過。然而,卻沒被該理解的人給看懂。

因為影山同樣是加緊腳步、加快速度,臉上甚至出現了那副只有站在球場上才會有的認真神情。眉頭緊皺,雙眼瞇起,恐怖氣場頓生,肯定能嚇哭所有不經意瞧見的小孩子。

所幸,路上根本沒可能出現小孩子。因為此刻,距離附近幼稚園的上學時間或者放學時間,都是相隔甚久。

順帶一提,若以北川第一的明訂校規、或者排球部的晨間集合標準來說,他們也都是大大的遲到。

要不是今天作為一年一度的三年級畢業典禮之日,學校的遲到登記和部活都被取消,兩人的今日麻煩事蹟可就要各自再多添上一筆。

 

——排在半小時前發生的這一條:『恰巧搭上同一班電車,下車時因為人多的推擠而相撞,導致及川的手機摔進鐵軌縫隙報廢、影山的早餐整份打翻在月台,並且為了收拾善後,雙雙遲到』的後面。

 

「哼!居然讓今天就要畢業的前輩留下這麼糟糕的回憶!小飛雄太可惡了!超——可惡!可惡可惡可惡!」

「及川前輩,真的非常對不——嗚!」

 

影山一貫的回答話語,在說完之前就被打斷,因為整張嘴都被及川的手心結結實實地堵上。

那隻動作毫不客氣的右手手掌,五指都是那麼修長漂亮,但主人卻在下一刻再度開口惡聲惡氣起來。

 

「給我好好想個補償的方式喔小飛雄!限期今天之內!雖然及川先生受傷的心靈已經無可挽回了,這點也給我記住!」

 

北川第一中校門口處,及川丟下這宣告的一句,便頭也不回地甩著外套大步離開,丟下不知所措而呆站在原地的影山,與同樣錯愕地目擊了一切的校門口花車小販。

 

幾個小時之後,及川強行索討的補償,被準時地送到了他的面前。

畢業典禮結束之後,他被女孩子們簇擁著,笑容滿面地收下所有惜別禮物,一群人吵吵嚷嚷地也不知是朝哪個方向前進,但緊接著就被一聲突然的大喊給停下。

 

「及川前輩,我送來前輩要求的東西了!請你收下這個!」

 

影山喊出聲的同時,行了個姿勢標準的運動社團招呼鞠躬禮,臉正好被擋住,讓人無法瞧見表情。

但其實也沒人在意這個部分,無庸置疑,是因為首先就被影山手上那束巨大玫瑰花給搶去了視線。

紅色玫瑰花已經足夠招惹眼球,更不用說還是目測約有一百朵的驚人數量,被紗紙和緞帶精心包裝,灑上閃亮金粉,被拿在眼中神情再認真不過、語氣筆直而堅定的影山手上。

 

空氣瞬間陷入了死寂,甚至及川本人,都短暫喪失思考回應台詞的餘裕。

影山的話語沒有任何錯誤,他確實如此要求了。強硬地,氣勢凌人地,如以往部活時對待影山的態度那樣,因為知道對方肯定會乖乖聽話照辦,而提出的無理要求。

以往經驗,及川的要求總能產生全然在他意料之中的結果,並以他對影山再一次的欺負作收。

 

——但今天這個畫面是不是有哪裡不對呢!咦咦咦!

 

身邊的女孩子們都短暫閉上嘴巴石化,沒有人阻礙的情況下,及川愣愣地讓雙腳帶著自己走到影山的面前,腦袋才總算運轉起來,及時阻止雙手就這麼接下花束。

 

『既然是送給自己的禮物,只要開心收下就好。大家的及川先生一向超級帥氣,可不能隨便讓誰的心意被辜負呢。』

 

——以上明明是對象為女孩子時,絕對不會出現失誤的應對方針不是嗎?那麼,應該,對後輩也……?

 

「總之,讓及川前輩不開心真的很抱歉!祝前輩未來一切順利!」

 

影山乾脆地直接一步上前,將花束塞進及川懷中,口中說出的祝福台詞與其他人其實別無不同,但襯上那張真誠得無比認真的臉,竟出現了些許告白般讓人心動的效果。

腦中出現短暫真空,手腳輕微顫抖起來,雙唇蠕動著努力尋找回應的話語,聽見自己的心跳聲逐漸加快並放大。

 

但三年來收到無數次告白的經驗,總算沒有白費。當及川終於反應過來,先是吞了吞口水,準備好語氣和表情,正開口將要回答些什麼,發自影山的下一記快攻,卻再度襲來。

 

「那麼,作為回禮,請給我這個!」

 

拉扯的力道一閃而過,沒有受傷的感覺,只是胸前布料處短暫地緊了緊,口袋處的畢業胸花被拉動,別針險些鬆開。

影山跑遠的速度,幾乎要與平時追球的時候一樣積極,讓及川全沒來得及反應。

 

逐漸消失的矮個子少年,手裡抓著一枚金屬小物,在陽光照射之下,指縫間微微閃爍。

而及川,則是直到圍觀群眾中不知誰所發出的驚呼,這才發現自己給出的回禮究竟是什麼。

 

——在此之後,命名為『及川徹.後輩.第二顆鈕扣』,同時被打上校園今日最逗趣和校園戀愛物語的分類標籤,作為實況平台熱門點閱排行第一的手機短片,流傳了將近半年之久。

 

END


评论(7)
热度(37)

© Die Wel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