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e Welt.

吃的CP越來越多,請愛用歸檔和標題的CP標註避雷感謝。
稱呼用Ainsee中譯的安西子、簡稱安西吧,
子博放著不能描寫的種種東西,密碼固定是主博名稱(英文七字全小寫無空格)

身長探究一景—俱燭俱

*梗自今日大洗資訊的設定集
*大概是偏俱燭的清水俱燭俱不分
*補述,兩個人是交往中的狀態
*大略套用自家本丸情況
*我流審神者設定:男,前上班族,二十歲多,遇到氣場強的類型會畏縮的類型


所有的事情都始於一句話——無心的,偶然的,全然出乎眾人意料的一句話。

 

當時,四支部隊皆整齊地排出隊列,等著拜領今日出陣所需的刀裝。

不久前新增的各式演練、加上至今尚未成功突破的池田屋等地,接連不斷出現的種種任務,讓眾人都是忙得不可開交,甚至無法騰出人手進行遠征。儘管前些清閒日子時屯下的材料,尚能應付眼前所需,但隨著帶傷返回本丸的情況日漸增加,分配手入與製作刀裝的材料使用比例,頓時成了件不可不注意之事。

於是,為特意表現出慎重,分配刀裝,這件原先都是由近侍刀一人負責的工作,在本人的堅持之下,便成了一段由審神者主持、發表每日激勵和精神講話的時間。

 

而就在第一、二部隊全數武裝完畢,輪到今日作為第三部隊隊長的大俱利伽羅的時候,他的主上,這名正站在他面前,手上拿著兩枚金色投石裝就要遞過去的青年,卻是突兀地轉過頭,望向身邊的近侍燭台切光忠看了看,緊接著,嘴裡冷不防地冒出了一句話——既不是叮囑、也不是鼓勵,甚至和眼下場合壓根兒半點關係也沒有的一句話。

 

「咦……俱利醬一直以來都是比光忠矮的嗎?」

 

那句話說得並不特別大聲,但也是能讓視線範圍內所有人聽清的音量。

大概,原本真是準備要加油打氣,卻意外地弄出了一個從未有人注意過,且立刻便被莫名認真注意起來的問題。

就連作為今日畑當番和馬當番,只是恰巧路過、一個個手上都還抱著各式工具的短刀與太刀組合,都跟著停下腳步,對此事交頭接耳地深究起來。

一股詭異的沉默,登時以青年為中心在眾人之中蔓延開來。

 

最後,第一時間先後找回聲音的,依舊是作為當事者的大俱利伽羅與他的主上。

 

「那、那個啊,俱利伽羅君……我只是隨口問問而已,不要太介意——」

順序上雖是居於後,但眼見大俱利伽羅臉上愈發顯得冷淡的神情,青年強打著已經能聽出些許退縮的嗓音率先開口,然後,馬上遭到打斷。

「……為什麼,剛剛是,俱利醬。」

「哦!這、這個嗎!……咦。」

 

原先短短幾秒鐘之內胡亂拼湊出的回答,卻在把問題仔細想過第二遍之後,成了一聲充滿困惑的單音。

沉默再臨,這回,更是持續了將近一分鐘有,才由同樣一臉尷尬、大概也稱得上是當事人的近侍燭台切光忠,勉勉強強地,替自家審神者救場。這名一向對於氣場尖銳的類型全然苦手的青年,此刻可是恨不得能回到幾分鐘前、把那個口無遮攔的自己一棒敲昏……儘管,他其實對於大俱利伽羅居然會為這種小小問題臉色大變,著實感到不解和驚訝。

腦中一片混亂的情況下,他乾脆連嚇哭的步驟也省略,直接了當地一頭栽倒。

 

日後,他再得知這兩人之間,最後的且更加讓人驚恐的對話,則又是從持續追蹤著後續發展的鶴丸口中聽到了。

 

「那個……總之俱利醬,先把你這張恐怖的臉收起來,不然主上真的會哭出來的喔?」

「……他還是沒回答,為什麼剛剛會是俱利醬。」

「呃……可能是,發現身高比較矮之後,連稱呼也要跟著換得可愛一點吧?」

「……可愛?他真這樣想?」

「……啊哈哈哈,我是不是又說錯了什麼……」

 

 

END



评论
热度(12)

© Die Wel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