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e Welt.

吃的CP越來越多,請愛用歸檔和標題的CP標註避雷感謝。
稱呼用Ainsee中譯的安西子、簡稱安西吧,
子博放著不能描寫的種種東西,密碼固定是主博名稱(英文七字全小寫無空格)

龍宅綺譚 弐、隣の家—俱燭俱

*這章沒有俱利醬XD
*光忠第一人稱視點
*對光忠上司—伊達政宗、片倉小十郎的設定,借用自作品《戰國BASARA》,但未看過該作也不影響閱讀。



平和無事的一日之中,最讓人雀躍的時刻,大約可算是早餐時分。常言道『一日之計在於晨』,這般幼時與政宗大人一同師承的教誨,至今我也銘記於心。

儘管考量人體作息,晨間不宜食用過分豐富的菜餚,但有賴政宗大人費心找出、並提供與我的伊達家傳食譜,最為樸素的白米飯,只要搭配上各樣味道獨樹一幟的家風漬物或者雜煮,便是能強健身體、養足精神的最佳組合。

而除味覺上的享受之外,這段亦可稱為『一日之始』的時間,在這幢若林之居,也是種種不思議事件最可能發生的場合之一。是故,我在膳房裡準備著早餐菜色的時候,便總是抱持著好奇而期待的態度了。

出乎意料之事很快發生,但並非前幾日曾經見過的乞食飛鳥,而是聲音清脆、連連大響的門鈴,好在當下恰好處理蔬菜告一段落,我連忙在水下洗淨雙手,兩步併作三步朝玄關方向奔去,來到門前,還沒來得及喊出聲詢問,便有三兩高亢而歡快的童稚嗓音傳來。

 

「裡面的先生早安啊!我們是住在您隔壁、來過暑假的!我是亂藤四郎!」

「我是前田藤四郎!我們因為聞到了您準備的早飯的香氣,所以前來打招呼的!」

「我、我是五虎退!今年八歲、小學二年級!」

「退你是傻瓜啊?又沒有人問你的年紀!」

「嗚、我只是……因為不知道要說什麼……」

「退你該不會又要哭了——欸欸欸不要哭啦!藥研哥!厚又對退說話兇巴巴的把退弄哭啦!」

「喂平野!你少胡說八道!我才沒有兇他!」

聞聲推測,門的另一側至少站著大約四五人有,而對話才經過三兩幾句似乎就要吵了起來,我連忙出手將門拉開,向外頭出聲。

「各位早!我是最近剛剛搬進這座屋子裡的燭台切光忠,叫光忠就可以了,你們就是隔壁的藤四郎兄弟們嗎?人還真多呢。」

眼前的少年們清一色穿著寬領短衫和長度及膝的短褲,只有上衣左胸處繡上不同的紋樣。從門口處遠遠地看過去,還能瞧見停在鄰宅大門外的交通小巴士。大約是見了生人不免退縮,原先還吵吵嚷嚷的孩子們,一時之間都安靜下來,竟沒有一人主動接下我的話,直到又一個身影從巴士的方向急忙跑了過來,白皙雙頰被太陽曬得通紅,額角處也掛著細密的汗珠,一臉不好意思的神色。

「不好意思打擾先生用早餐了!我的名字是藥研藤四郎,這些都是我的弟弟們,接下來這段時間,我們會住在先生隔壁的房子,這個嘛、大概算是暑假的家族避暑?不好意思麻煩先生多多照顧啦!」

「麻煩先生多多照顧!」

「麻煩了不好意思!」

「請、請多多關照!」

「退說錯了啦!請多多關照是店員在用的話!」

「嗚,對、對不起……」

藥研的話說著說著,敬語依舊用得標準,口氣倒變得家常起來,而其餘孩子們則紛紛又順著兄長的話開口問候,童言童語十分可愛,又有些引人發笑。我思忖著廚房的材料份量,想到時間尚早,便試探地邀請了這些孩子進屋來,一同享用了早餐。

 

飯桌上,儘管對於這群大老遠從東京前來的孩子們,我還難以把名字和面孔一一記全、他們也對我的姓名發音意外地有些苦手,但眾人還是七嘴八舌地,一會兒對我準備的煎蛋飯捲吃得讚不絕口、一會兒又爭搶著要分享路上發生的趣事,平時僅有我一人居住的若林,頓時變得十分熱鬧。

這群孩子似乎對我充滿了好奇,任何事物,在他們眼中都能成為問問題的對象。在藥研的堅持下,我讓他們一跟在我身後,手上拿著方才自己使用的碗碟,一路走到膳房內放下,好方便我一併清洗。

誰知道,這條長得讓人咋舌的隊伍,沒有在完成『任務』後解散,反倒是個個又都湊到了水槽邊,先後自告奮勇要學習處理髒碗盤的各項步驟……

 

我見這群孩子精力旺盛,於是帶著大夥兒四處查看,幾乎要把屋子繞了個遍。並非我特意想讓他們伴著我打理屋內各處,而是打從飯桌上聽我說起身體狀態,孩子們便無作他想,紛紛一片好心地要減輕我的負擔。我既是感激、也不願拂了他們的好意,無須多言,有了他們的從旁協助,我也才得以動手那些先前已知必須要整理、卻礙於人力不足只好作罷的地方。

們打開書櫥,將整箱塵封已久的『伊達食譜』一一攤放在走廊上接受日曬,接著,處理大廣間的紙門和榻榻米。我將幾日前翻出的舊衣剪開成小布團,分發給每一個人,我手把手地示範了清潔的步驟和訣竅,並讓他們自行嘗試。

連番磨蹭下來,今日的中午及下午時間,我都被這群孩子圍繞在身邊,極盡所能地解答著他們的種種問題。這使我體驗到了一股許久不曾經歷的柔軟感觸,被什麼人給依賴著、仰望著,包圍著我的強烈目光,無打量的意味,而是滿溢著熱切。幼小純然的熱切,如散步時偶然走入的向日葵花田一般,溫暖非常。

 

我過分專注在手邊工作,原先打算好要抓準時間準備點心,作為給孩子們的感謝禮,結果竟忘記了。待到大廣間整備妥當,眾人心滿意足地呈大字型躺倒在地,如小雀般嘈聲說著今天的愉快、糾纏著藥研在他們的晚餐菜色中加入串燒,我這才如大夢初醒般倏然起身,把孩子們都嚇了一跳,好幾雙眼睛直直地望過來,忘記了說到一半的話語。

 

「真是很抱歉吶,前幾天正好購買了糯米粉末,本想要替你們準備糰子作點心的,卻忘記了,請原諒我。」

孩子們聽了我的話,無一人露出責怪的神色,說話十分爽直的厚藤四郎,臉上一副『什麼嘛,這麼大不了的事情』的模樣,用爽朗的聲音回答我。

「那種事情我們都不介意的!我們都很喜歡這間房子、也喜歡光忠先生,如果先生真覺得過意不去的話,那麼就請先生明天到我們家來,和我們一起讀書吧。」

對於厚的提議,前田、平野紛紛出聲附和,而秋田和五虎退,大約是因為我們說得太快,仍不很清楚話中的內容,但從片段的字句中,知道邀請我去他們家的用意,也跟著露出微笑並向我點頭。

見狀,我望向在一旁坐起身來的藥研,看他也露出了贊同的表情,這才終於出聲將這件事情答應下來。

完成這個明日之約,我安心地躺了下來,與孩子們繼續一來一往地閒聊著,直到夕陽將近消失,帶走照亮房內的光線,這才起身點燈,並順勢將這群小客人送至門口。


评论
热度(6)

© Die Wel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