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e Welt.

吃的CP越來越多,請愛用歸檔和標題的CP標註避雷感謝。
稱呼用Ainsee中譯的安西子、簡稱安西吧,
子博放著不能描寫的種種東西,密碼固定是主博名稱(英文七字全小寫無空格)

探し物‧續:硝子のような—左近生日賀第二回

*文中歌詞摘錄自:探し物—Dirty Old Men
*我流轉生現パロ,記憶這種東西有沒有呢,嗯(喂
*簡短地撒糖向

 

君と過ごす時間は

澄んだ水や空気のように

透明な寶物

因果關聯,循環相報。對於昨晚不知不覺順應著氣氛、接連灌下數不清多少啤酒,導致此刻面臨著殘酷宿醉症狀的島左近來說,大概沒有比這更加合適的形容詞了。

四肢無力、頭腦發暈,讓他連拿起枕邊的手機查看時間都感覺困難,但憑著透過房間窗戶照進屋內、正直面打在他臉上的刺目日光,他幾乎就能夠確定,現在八成早已經過了正常起床時間,說不定還讓他直接睡過了一頓早餐,盥洗完畢換好衣服下樓去的時候,便能聞到恰巧上桌的午餐香味——

 

「咦?等一下……太陽光?」

瞬間奔出的大量思緒,短暫地緩和了疼得發脹的腦袋,左近強撐著半坐起來,望著手心裡閃爍的黃金色溫熱,不自覺便開始了認真程度媲美晨間偵探劇的推測。

 

他目前所住的單人套間,位於隸屬豐臣實業名下的大樓內,雖說位於市中心房價不斐的精華地段,卻破例地以極其優惠的價格,承租給如左近這般,原先便具有豐臣獎學金資格的大學生。

戶名寫作大樓,但與豐臣其他動輒以二十樓起跳、作為辦公室使用的建築相比,這幢加上地下室合計共五層、各層分別隔為三房、還附帶電梯與共用起居空間的純住宅,還不如以左近慣用的『家』來稱呼,還要來得貼切的多。

話說回來,左近的房間位在三樓,同層目前只另有一間住有其他房客,是他不很相熟的後藤又兵衛,撇去作為客廳和儲藏室使用的一樓、主要功能為廚房、飯廳的二樓,四樓的三房,除去平時空出、留待半兵衛偶爾使用的空間,則分別住有他稱為前輩的石田三成、大谷吉繼。眾人平時出於隱私,儘管普遍沒有鎖門習慣,也一向維持著不會隨意進入他人房間的潛在規則。

但,左近自己並沒有敞開窗簾睡覺的習慣,平時也習慣任其自然拉上,材質為雙層布料的緣故,遮光和隔熱效果理應相當良好,為何還能夠讓太陽——

 

「難道說……那個傢伙!」

 

念頭跳出的方式宛如新聞大字報,讓身體立刻便隨之作出反應。半是為了證實心中猜測、半是為了實行預感成真時的下一步對策,左近整個人一鼓作氣從床上蹦起,連跑帶跳地衝進了浴室。

五分鐘不到的時間,衛生、衣著、髮型,全數打理完畢,他連忙一面思考著立刻就會用上的台詞和表情,一面小跑步進了電梯,按下往二樓的按鈕。

 

「啊啊啊!果然是這樣嗎!為什麼啊、為什麼?」

 

踏入飯廳的同一時間,不知該算做抗議還是無奈埋怨的喊話,便從左近口中罵咧咧地爆出,還附帶一臉毫不掩飾的震驚神情。

最大容納人數為八位的餐桌上,除了固定班底的大谷和黑田官兵衛,兩人的對面,坐著一個理論上完全不會出現、但本人神情態度卻會讓人覺得其出現再自然不過的青年——德川家康。

「喔,左近早啊!雖然有點突然,從今天起,我又成為大家的室友了呢!請多多指教啊。」

打招呼模樣自然得不得了,同時還沒有停下手邊切分著盤中食物的動作,家康臉上的笑容燦爛如陽,然而,看在左近眼裡,卻只有加倍了宿醉頭痛的效果。

他正才有些狼狽地想著,絕對要狠狠回擊對方一番的台詞,從背後猛然出現、簡直像是直接刺進他後腦杓部位的冷淡嗓音,瞬間就將他熊熊燃起的戰意一頭澆熄。

 

「在幹什麼,左近。昨天是你生日,醉得一蹋糊塗,完全沒收拾客廳的事情就算了,睡過頭還這副態度,想被我斬滅的話只要說一聲就行,這種行為省省吧。」

直覺反應地轉過身去,即刻映入他的視線中,表情如往常般烏雲密布、卻身穿著小熊圖案圍裙和廚房手套,端著滿滿一托盤食物從廚房方向走來的人,當然是方才向他發話的三成。

換作是平常,左近是肯定要不怕死地立刻出聲大喊——『三成大人超可愛』、『這種反差萌是犯規』等等絕對會收到一記眼刀的真心讚美,但自己早已經作死再先的此刻,這種話要是再真說出來,不只早午餐大概沒得吃,也許還真會被對方久違地爆打一頓、甚至加上禁止回家三天也說不定……

「嗚、嗚啊啊啊!三成大人!沒有沒有啦!不是啦!」

「哦哦!好香啊三成!好久沒吃你親手做的料理了,我好期待啊!」

「不想被斬滅的話,都給我閉嘴,我現在心情非常不愉快——還有左近,你再不坐下吃飯,就不必吃了。」

 

「……好的我馬上坐下!馬上!感謝三成大人原諒我!感謝三成大人的午飯!」

「……那個,三成……果然還是該說抱歉,我昨晚不該灌你喝的……」

「——我剛剛說了,兩個人,都閉嘴。」

 

分別屬於家康和左近、原先還如合聲般接連發出的聲音,在三成入座時,砰地一記敲在餐桌上的巨響之後,同樣識時務地先後消失無蹤。

儘管桌上食物的美味程度一如往常,但兩名通常負起活絡氣氛責任的人接連被禁止發言、再加上相較平時要更加嚴重的低氣壓。如履薄冰,如坐針氈,對於今日的豐臣家午餐時間來說,大概沒有比這更加合適的形容詞了。

何気なすぎて 幸せすぎて

気づけないものをひとつひとつ

集めていつか二人 愛と呼ぼう

もっともっともっと重ねて

 

END


评论
热度(5)

© Die Wel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