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e Welt.

吃的CP越來越多,請愛用歸檔和標題的CP標註避雷感謝。
稱呼用Ainsee中譯的安西子、簡稱安西吧,
子博放著不能描寫的種種東西,密碼固定是主博名稱(英文七字全小寫無空格)

アイネクライネ- 徳川家康中心



第一次在這裡放放戰國BASARA的作品w

*含有戦国BASARA4之創世模式家康ドラマ線劇情ネタ
*意境参考曲目:米津玄師-アイネクライネ(Eine Kleine)




あなたにあたしの思いが全部伝わって欲しいのに

誰にもいえない秘密があって嘘をついてしまうのだ

明明是想將我對你的思慕向你盡數傾吐 

但內心卻抱持對誰都無法言道的秘密而撒下謊言


***

陽光與陰影分駐天際二側,焦灼乾枯的大地之上,激戰所殘留的痕跡怵目驚心。

碎裂一地不成原形的刀與盾、早已身首異處的屍骸、奄奄一息的傷者,久久不散的濃重煙硝、火藥灼燒肢體而生出的腥臭氣味——此即為戰場,無容赦之地,性命、意志、信念、希冀,剎那間便可能被全數奪取,若未落於敵方之手,也是臣服死亡,徒留絕望。

斷後部隊都已撤離的此刻,先前並未受到攻擊的西軍本陣、總大將石田三成的所在地,總算出現了預期中的來人。

赤手空拳、孤身一人,那是先前亂入豐臣與松永軍戰後,便又立即率軍直攻而來的德川家康。

 

「回答我,家康……是你嗎?是你,把秀吉大人……!」

「——啊啊、沒錯,就是我,親手殺死了秀吉殿下。」

 

話語脫口而出的下一秒,即便確信自己並未萌生絲毫退縮之意,家康卻依舊是不自覺地,再度垂下了目光。

正因為全然明白將會看見的是何種光景,所以就連只有片刻也好,也情不自禁地,想從那必須與對方正面對峙的狀況逃開,那一瞬間跟著冒出的卑怯意識,甚至讓他連帶地感到慶幸,自己方才的聲音並未摻入顫抖。

——如此一來,便再也無法回頭了……是啊,最初便已經明白的。

出自自己口中的言詞,大約已經如毒藥般地滲透了對方的心、將那之中可能殘存著的最後一絲溫暖,也盡數吞噬殆盡了吧。

——因為是三成,所以,不變成這樣的話不行……不,應該說,最終大概只能夠變成這樣……

即便早已在腦中沙盤推演不知多少次,每思至此,所用的詞彙卻始終無法克制地變得模稜兩可,而所有的猶豫和困惑也正由此生。

——究竟在奢望些什麼呀,德川家康,莫非正渴求著這世間不可能存在的寬恕嗎,即便憑藉天下的大義名分,以信念將自己的行動充實,在那人——在石田三成的眼裡,你也只不過是——

 

「……家…康……家康!」

 

望著那嘶吼著衝來的三成的形影,家康知道自己唯一能做出的反應,便是舉拳迎擊,同時,也必須止住心裡所有的動搖。

然而,面對三成依舊如往昔般澄澈的眼,那充盈其中的憎恨與痛楚,卻是遠比他先前所想的還要更加直白,那份純粹,輕易便能刺穿藏有秘密之人心,單是暴露在那樣的目光之下,於他,便是比起千刀萬剮都要讓人恐懼的刑罰。

——這個人認為自己崇敬的珍視的以為生命意義所在的一切,都被自己所奪去——不,但並不是……唯獨這個並不是……不,若真是這樣也好……

 

若要憑藉羈絆而統一天下,若沒有辦法與崇尚力量的那方對抗、並且獲得勝利的話,絕對是無法實現的,而正是為此,才會放下武器,試圖在赤手空拳的戰鬥之中,時時警醒並切身感受,那些因戰爭而生的種種恐懼和痛苦。

——然而,為了結束戰爭而必須挑起的,卻也是戰爭啊,那是,終究無法免去的。

理想之中,終究存在著矛盾的螺旋,卻並未因此放棄,而是選擇以幾近欺騙的方式加以隱藏,試圖傾己身全力,將破碎不堪的過去深深埋入地下,在戰事後歸於平靜無息的大地之上,建築理想與未來的王國。

——那是,為了日本國、為了天下人的未來……並非我一人之私心的延續,而是天下的太平。

若想要將得來不易的和平長久持續,需要的力量無非是羈絆,唯有人與人之間能夠相互信賴,才會有停止彼此爭鬥、誠心攜手合作的可能性。

至今所走的每一步、當下的行動、甚至是未來前進的方向……都是以這份信念為中心所做,即便這實為一種獨斷的傲慢。

 

——那麼,這又該如何是好呢……那個同樣也名為德川家康的我……無論如何、無關天下,都希望你能夠繼續活下去的我,若真讓我獨斷一回……


***

閉じた瞼さえ鮮やかに彩るために

そのために何が出来るかな

為了讓那雙緊閉的眼 亦能染上鮮明色彩

為此 我能做些什麼呢


***

「總有一天……總有一天,我一定要殺了你……!」

 

滿溢著椎心痛苦的嘶啞嗓音、彷彿能撕裂空氣的哭喊之聲,然而,無疑是心臟仍於胸腔中劇烈跳動的最好證明。

讓三成憎恨著自己、為了能夠親手將自己斬殺而活下去,那並不在統一天下的計劃之中,然而,他卻沒能在那個瞬間直接痛下殺手,默許情況朝如此方向發展。

——明知也許耗盡一生,也無法再次與你和顏相對、明知也許終有一日,必須與你刀刃相向的時刻將再度到來……

 

『但此刻的我、此刻的德川家康,是那麼地,希望你活下去啊。』



END


评论
热度(7)

© Die Wel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