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e Welt.

吃的CP越來越多,請愛用歸檔和標題的CP標註避雷感謝。
稱呼用Ainsee中譯的安西子、簡稱安西吧,
子博放著不能描寫的種種東西,密碼固定是主博名稱(英文七字全小寫無空格)

○○の為に、○○を鍛造する……かどうか?—光與伊角中心


*大概只有光和伊角的戲份
*棋魂裡的女孩們突然也玩起了某刀劍遊戲的背景設定,但其實根本像是回憶總集篇或新年特別篇
*大家的年齡:光、亮、和谷28歲,伊角+4、奈瀨+3、冴木+7、越智-1,大量未來捏造
*光和亮是同居室友設定,伊角跟奈瀨已婚設定

 

 

「……呃、發生什麼事了……?」

「沒什麼,就是上次跟你說的那個,她們最近很喜歡的那個遊戲。」

 

踏進客廳的瞬間,裡頭著實熱鬧得有些異常的氣氛,就讓進藤光反射性地連退三步,整個人直線縮回到玄關,順帶轉頭看向他身後的屋子主人——伊角慎一郎,隨即映入他眼中的,除了兩人認識以來,對方從未有所改變的溫和笑容,似乎又摻上了幾分的無可奈何。

 

與他們兩人的尷尬相對地,此刻屋內造成這份尷尬的來源,卻是毫無自覺,依舊持續著旁人難以理解的談話,而且貌似還朝著愈來愈熱烈的方向持續發展。

 

「嗚喔喔喔喔明日美!妳居然已經有爺爺了嗎!什麼時候的事情、配方呢!」

「嘛、就是之前也跟小澄說過的那個5665囉,昨天晚上準時在半夜十二點的時候緞刀,就一次成功啦!」

「還有因為奈瀨阿姨的運氣真的很好!我是試了三天才做出來的耶!」

「有做出來就很好啦……我已經,兩個星期都是,打刀……鳴狐跟陸奧守都那麼多了……」

「別氣餒啊紗和子,妳不是有螢丸跟岩融了嘛?就趕緊提升等級,到地圖5-3去撿撿看?」

「對呀媽媽!小澄也可以幫忙的!」

 

客廳茶几上,三台型號相同、外型顏色各異的筆記型電腦整齊並列,螢幕之後,則是兩名已為人母的女性、和一個才剛進入國小就讀的小女孩,然而,不可思議地,她們之間共有的,某種同樣能從表情看出的興奮、以及莫名顯得有些異常的狂熱氣勢,不禁讓人產生一種,三人在剝去外表與年紀差異後,其實根本同是一群正值年輕氣盛的女子高中生的錯覺——而且還是興趣和喜好,都相當特別的,那一種。

 

「總之,如果對玩遊戲沒什麼興趣的話,不用太在意的,進藤。」

「嗯,說得也是……」

「東西都放在玄關的椅子就好,我還得準備等等要招待的料理,等大家都來了再聊吧。」

「啊,還是我也去廚房幫忙?基礎的調理步驟的話,平常也都會做所以沒問題!」

「謝謝你,還真是幫大忙了啊,進藤。」

 

將剛剛脫下的大衣和圍巾掛至牆角的衣帽架,進藤按照伊角所言,並未向沙發上的三人多說什麼,便直接跟著男主人的腳步來到廚房,打算幫著對方進行今晚餐點的最後準備工作。

出於某種從小便養成的堅持,他在每月一次輪流於他們幾人家中舉敗的棋士聚會日,通常都是最早到、也會順帶協助主辦人各種準備工作的一個。

所謂『最後準備』,他原先還以為大概就是裝盤、擺盤一類,直到看見伊角穿上圍裙、挽起雙手長袖、拿來平底煎鍋和沙拉油準備開火,才知道,這儼然就是要從零開始獨立完成作業。

儘管對事情的來龍去脈一無所知,但那副精神抖擻、雙眼放光的姿態,卻在一瞬間,使進藤反射性地聯想起他某位下棋時眼神簡直能嚇死人的室友。他可還記得,上個月來到伊角家時還見過的那個,堅持無須麻煩男主人或客人幫手、溫柔且固執地帶著女兒忙前忙後的身影。

事實上,他在幾天前,才又從和谷那裡間接得知,伊角的妻子和大女兒——紗和子與小澄——已經熱衷得開始規劃起遊戲背景相關的旅遊行程,而和谷才剛剛交往滿兩個月的女友、同為遊戲愛好者的森下茂子,以及此刻也正坐在客廳裡的奈瀨明日美,也理所當然地將會同行。

一個遊戲,便能將幾個先前從未有過交集的人,聯繫成一個關係再緊密不過的小團體,甚至還能造成一個人如此大的轉變,這大概只能說,熱情和執著的力量,簡直太可怕了。

 

「紗和子她,從以前就是一副緊繃的樣子,不管是從前作為女兒、或者身為伊角家女主人的責任感都一樣,總是沒能夠看見她真正放鬆的表情,現在這樣,其實我反而覺得好多了。」

也許是見他依舊一臉不知所措,手邊正端著鍋子不斷翻炒的伊角,於是一面說著、一面微微偏過頭來,報以一抹柔軟而溫度適中的笑容,眉眼之間,也蘊著比起年輕時仍殘存的猶疑,顯然要更加堅定許多倍的意念。

「先前是和……冴木先生聊過的吧?能夠一起努力、一起前進,既能作為對手、也能作為朋友的對象,其實,並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夠找到的呢,那個時候的我們,因為輕易便達到了,所以從不會去思考這些……現在回想起來,伊角慎一郎這個人,還真是幸運得不得了呢,不過比起進藤你,也許還又差了一點就是了。」

 

伊角最後這句,伴著幾聲輕笑說出、讓人乍聽之下不甚明白的話,在料理台冉冉上升的白煙之中,似乎又更顯得意味深長,而進藤,便是靜靜地咀嚼著對方隨後遞來的一小塊試吃作品,過了半晌,才找到用以回覆的聲音和表情。

 

「……是啊,進藤光實在是……幸運得,不可思議。」

 

——能夠一起努力、一起前進,既能作為對手、也能作為朋友,獨一無二,無可取代,用上所有所知的詞彙,似乎都不足以表現出那份重要性的對象。

若這份關係的持續將是一生,那麼也許正是需要同等份量的回憶和話語,才能勉強達到幾乎描繪出這種關係的形象吧。

 

平淡而真切的言語,配上眾多食材與佐料交織出的料理香氣,或者還需算上倏然都變得歷歷在目的各種回憶,一種難以透過言語清楚表現的氛圍,讓進藤和伊角的對話最終轉為沉默,但並非無話可說的尷尬,而是那些意欲與對方分享的事物,都已融入了無須說明的默契。

而這沒有對話的一時之間,除了作為轉換情緒的沉澱,也讓兩人的準備速度快上許多,原本以為還得花上好一番工夫的幾道菜,在他們分工合作之下,也趕在其他人陸續抵達伊角宅的時間內,順利被端上餐桌。

 

 

END


FT:

好久沒有更新了真是不好意思!!!!!!原本選了這個背景其實就是要告訴各位,這人這什麼都沒寫出的時間就是拿來緞刀出陣演練手入的(。
另外,趁著新年時候又要來挑戰日更!!!!又是初一到初七的七日份喲~同樣歡迎點題~但不一定寫得出啊

评论(1)
热度(1)

© Die Wel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