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e Welt.

吃的CP越來越多,請愛用歸檔和標題的CP標註避雷感謝。
稱呼用Ainsee中譯的安西子、簡稱安西吧,
子博放著不能描寫的種種東西,密碼固定是主博名稱(英文七字全小寫無空格)

(未完)二人のヴジットタイーム—1214塔矢生日賀第七篇

*完整內容將收錄在棋魂突發本子《碁と冬》中,因此就不先放出了
*因為是最後一篇了,於是寫寫光和亮,還有佐為
*以亮的視角書寫,所以意識流和獨白很多很多
*兩人大約是20多歲,已經是塔矢名人和進藤本因坊的年紀
*沒有TAG任何CP,關於這一點,之後會開篇特意說說

 

五月五日,除了是家喻戶曉的男兒節,其實也是本因坊秀策的誕辰日,而對進藤光來說,又是有著苦澀回憶的一天。

而如今的他,在這一天裡,總是會排開所有的棋賽,花上所有的時間,到一個被他視為乘載著這段回憶的地方去。

那其實就只是個地處廣島縣、因島、位於秀策墓園區域的,蔓生於丘陵地之上的一小片草原,與真正稱得上是巍峨俊立的任何一座名山崇嶺,都完全沒有可比性,但卻是進藤光、與後來加入這趟旅程的塔矢亮,每年都必定前往的地方。

許多年以前,在面對眼前的這個山坡時,塔矢是實在沒有自己能夠爬得上去的自信,然而時光飛逝,如今,要他在五分鐘之內登頂、並拖上一個缺乏毅力和體力訓練的進藤光,也是毫無難度的事情。

 

「當初不是你說,在這裡仰望天空就好像可以看到佐為一樣,所以主動要我陪你上來的嗎?」

每一次,當進藤又在一邊氣喘吁吁一邊連聲抱怨、直嚷著要半途而廢的時候,他理直氣壯地說出來的原因,就總是能成功讓對方閉上嘴。

 

『佐為』、『sai』,那是一個長久盤踞在他心底、同時深亙在進藤的記憶中的名字。

 

○●○

 

在踏著綿延陡峭的石階一路向上時,塔矢還是走在前方領頭的那一個,但當抵達坡頂、距離秀策的墓碑只有數步之遙的時候,他總會刻意停下腳步,讓進藤獨自前去。

 

他會站在原地,望著對方緩緩地走到石碑旁坐下,用手撫去上頭的塵埃,以細不可聞的聲音說著他無法聽清的話語。

那是不該被介入的一段時光——在真正了解進藤這些行為所代表的意義之前,塔矢便先行做出了這樣的判斷。因為即便隔著一段距離,也已經足以讓他看見,那時的進藤,臉上是帶著什麼樣的表情。

 

雙眼裡流動的,有時是興奮而歡樂的神采、彷彿正與摯交好友促膝長談,有時又是得意中帶著欣喜、像是在對親密的前輩誇耀著自己的成就,而最讓人無法不在意的,是最後停駐在那張臉上的微笑。

看起來其實更像是悲傷,但也依舊是笑著的。情緒的拉扯顯而易見,像是在明知道必須告別的時刻,雙手卻違背了心意、仍緊抓不放,因為不想放,說什麼都不想。

 

那是一個,塔矢亮之前從來沒有見過的進藤光。

 

他所認識的進藤,會因為贏棋而興高采烈、會因為輸棋而面露不甘,即便是受挫,也從不輕易說出喪氣的話語,偶爾會出現令他不禁警戒的驚人氣勢,偶爾卻幼稚得不可思議。

究竟是和怎樣的人、發生了些什麼,才讓他露出如此複雜的表情?而這和秀策又有什麼關聯?

 

——我想知道,我想要知道全部,我希望能知道,全部的事情。

 

只是單單望著這幅光景,那些一度完全占據他心緒、讓他無暇思考其他的念頭,便又再度重回到塔矢的腦海之中,有那麼一瞬間,他以為自己真的會就這麼衝上前去,一鼓作氣,對進藤光拋出所有一直以來在他心中懸而未解的問題。

 

但他依舊是沒有這麼做,就像第一屆北斗杯的日韓戰前夜,他反覆思考數遍,依舊沒有開口詢問秀策的事情。

他當然清楚地記得,在初與進藤相識的那時,他是如何對那個與自己年齡相仿、實力卻強得讓人害怕的少年窮追不捨。

當時的塔矢亮所做的一切,都以『追趕進藤光』為唯一目的,甚至不會去顧及,那個被追趕的對象究竟是怎麼看待自己的行為,某種意義上來說,那並非一個建構在他們雙方之間的『關係』,而是屬於塔矢亮的——專屬於塔矢亮一個人的追逐。

 

——那所以,現在為什麼不呢?

 

這樣一句反問出現的當下,塔矢心裡是沒有答案的,甚至再進一步去細想、想到進藤那邊都已經結束,他也沒有得出任何結論。

因為現在,他們的『關係』已經變成了進藤追趕著他?因為又出現了其他、比起追究這些要來得重要得多的事情?因為……進藤說過『也許有一天』會親口告訴他?曾幾何時,他竟變得這麼擅長等待了?

 

然而,當下便陷入自問中的塔矢所沒有想到的是,無論他因為什麼樣的理由、無論他擅長等待與否,他與他所想要的答案的距離,其實也並不太遠了。

 

同樣是那一天,他們又接著拜訪了秀策紀念館,彷彿再自然不過地,他們拜託了管理員開放棋室、商借秀策曾經使用過的棋具進行對局。

而在下到一半的時候,進藤便突然停了手,兀自做了幾次深呼吸,接著,在他毫無心理準備的那個分鐘裡、用著出乎意料平靜的語氣,說起了一個曲折而讓人難以置信的故事。

有關進藤光與sai——藤原佐為之間,所經歷的一切。

TBC

评论
热度(4)

© Die Wel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