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e Welt.

吃的CP越來越多,請愛用歸檔和標題的CP標註避雷感謝。
稱呼用Ainsee中譯的安西子、簡稱安西吧,
子博放著不能描寫的種種東西,密碼固定是主博名稱(英文七字全小寫無空格)

四人組ラストホリデー —1214塔矢生日賀第五回


*時間訂在光和亮都是18歲(永夏+1、秀英-1),也就是最後一次可以參加北斗杯的年紀咯←不過並沒有要寫北斗杯(。
*愉快地寫寫又是這四個人湊在一起的場合

 

這是塔矢亮與進藤光在韓國棋院進行研習的最後一個早晨,他們將會在用過午飯之後,搭乘傍晚的飛機回國——但現在,這些事情都不需要提前煩惱,他的全盤思緒只需要專注在面前的這一局棋。

儘管黑白子在盤面上的爭鬥已經幾乎結束,但即使是官子階段也要保持謹慎,是他一直以來的習慣,更何況,此時跪坐在棋盤另一側執子的對手,可是那個只要他用上十分注意力、就會不服輸地用上二十分的,他的勁敵。

 

「唔、白子是……九十目。」

「我這邊白子九十五目,加上貼目你贏了半目。」

語氣平靜地說出結果,塔矢望著對面那人臉上瞬間綻開的笑容,不禁有些好笑地跟著抿起嘴角,原本面對棋盤時還十分銳利的目光,此時也同樣摻入了由衷的欣喜。

與公式戰的成績分開計算,他與進藤私底下對局時,雙方勝率一直以來大約都是七三分,不過必須說的是,無論是從序盤就展開的纏鬥、或者中盤的對峙,在韓國的這段時間裡,進藤的手法也仍然持續地進化中,這一點,以他身為當局者的角度來看,是最清楚不過的。

而用另一個角度來說,依舊能夠穩健地應付、甚至勝過這個進化中的進藤的他自己,也就理所當然地,同樣是不斷地在變強。這對塔矢而言,可說是再好不過的發展。

 

因為不只是追求著勝利、也不只是追求著增進實力,而是在二者之上的神之一手,神乎其技的境界,要達成這個目標,實力是必須具備的基礎、勝利則是在增進實力的過程中所獲得的證明,在他自己的理解當中是如此,而他每每都能從進藤的棋裡所感受到的,亦是如此。

 

「也就是說,加上這局的話,我們在這裡的成績就是五十四勝對五十三勝一平局,嘿嘿、總共來說是我比較多!」

「話別說得太早,我們在機場肯定還有時間多下幾盤的,小心別又輸了。」

「什麼嘛,你就不能坦率地說恭喜就好了嗎?」

「我只是覺得,現在就說還太早了。」

「你——!」

 

短促的兩道門鈴聲傳來,讓進藤也只能拋下他未完的抗議,起身去應門。

棋院替他們安排的宿舍,空間並不很大,再加上兩人份的行李都幾乎打包完畢,全數堆放在由床尾延伸到門口的通道,讓其實只有短短數步之遙的距離,也變得異常麻煩起來。

 

「……真是的,到底是誰會挑這時間過來——秀英!咦?高永夏?」

見到訪客的瞬間,進藤臉上又是大幅度地換了幾個表情,面對位置比較靠近的洪秀英是驚奇和喜悅,當瞥見了站在秀英身後的高永夏,卻又帶上了困惑不解。

「早安啊、進藤,還是得說好久不見呢,這次你難得在韓國待了這麼久的時間,卻都沒有時間能夠碰面。」

秀英語氣中略帶遺憾所說出的,聽來有些難以置信、然而的確是事實。

 

雖然雙方人都在韓國,但進藤和塔矢在這段時間裡,也依舊都是按照棋院的安排進行活動,研習和對弈的時間,幾乎都不湊巧地,與忙著進行棋賽的秀英錯開,即便是見到了面,也都是驚鴻一瞥、只來得及匆忙地打聲招呼,至於原本說好的對局,自然就更加不可能有機會。

說短不短、說長其實也不很長的三個月時間,就這麼在不斷的錯過中結束了。

聞言,進藤正想接下去說些寬慰的話,卻見秀英話鋒一轉,換用起了興奮的語氣。

 

「進藤,其實是這樣的,我上週末聽棋院師範說,你們是搭今天傍晚的飛機離開,所以已經和棋院請了整天的假,你下午有時間的話,我們就可以來下幾盤了!」

「而我,是因為覺得很有趣,所以就拜託秀英順便幫我也請了,不過你要是怕輸給我,我也可以只和塔矢亮下囉。」

「永夏!你別這樣說話行嗎!」

「呃、這個嘛……我們……」

 

「——我覺得這個提議很好,我們下午本來就是打算拿來對弈的,沒有安排什麼多餘的活動。」

沒等到主要被邀請的進藤說什麼,不知何時也跟著走到門口處來的塔矢,便逕自做出了接受的答覆,目光望著的對象卻並不是洪秀英,而是方才出聲點了他名字的高永夏。

順帶一提,他其實早在這段對話的一開始,便將內容聽得一清二楚了,畢竟,雙方用的可都是足以傳遍整棟宿舍樓的巨大聲量。

 

「吶、可以吧?進藤?」

「嗯,當然啦!要下幾次都沒問題!」

「哼,希望你輸了之後,還能保持這副表情啊。」

「永夏!」

似乎是從第一屆北斗杯之後就成了固定戲碼,永夏的刻意挑釁,只要是進藤也在的場合,出現頻率就是誇張地暴增,而隨之而來的,也肯定就是秀英又急又惱的阻止。

「那麼,我們先下樓去餐廳吃頓早餐再繼續吧,雖然現在應該算是早午餐了。」

「走吧走吧!我快餓死了!這麼說起來,為什麼你們棋院的伙食份量那麼少啊,秀英?」

「份、份量很少嗎?我之前還住這裡的時候,一直覺得很夠了……還是,我帶你們去吃附近的一家日式料理店呢?據說評價很不錯,是日煥告訴我的。」

「喔喔喔!去嗎、塔矢?好久沒有吃日本菜了喔?」

「都可以,我沒有意見。」

「好吧,那就這樣決定啦!」

 

眼看著似乎又要被挑起的吵嘴,在塔矢巧妙地轉移了話題之後,便迅速奔向了緊張感一點也不剩的日常雜談,四人於是自然地排成了進藤與秀英、塔矢和永夏的兩兩並肩隊形,一來一往地隨意聊著,由秀英帶路,朝著接下來的早午餐地點走去。

 

這是一個天氣好得出奇的春日早晨,陽光透著潔白的雲層灑落,讓整個城市都充滿了清新的蔚然生氣,即便是面對面對局時如何劍拔弩張的對手,在這樣的氣氛之下,也不由得放鬆了精神,享受著難得的假期。

 

 

END


评论(1)
热度(2)

© Die Wel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