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e Welt.

吃的CP越來越多,請愛用歸檔和標題的CP標註避雷感謝。
稱呼用Ainsee中譯的安西子、簡稱安西吧,
子博放著不能描寫的種種東西,密碼固定是主博名稱(英文七字全小寫無空格)

獅子達のパーティー—1214塔矢生日賀第四回

*收到了想看光和亮和和谷伊角等人的現況的提案,於是來試寫看看
*大家的年齡:光、亮、和谷28歲,伊角+4、奈瀨+3、冴木+7、越智-1,大量未來捏造
*稍含亮光成分請注意!!!出於特殊(?)目的讓他們倆同居了
*大量對話體

 

這是一個由進藤提供地點主辦,讓他們這些打從院生時代就培養出革命情誼的棋士們,難得能夠齊聚一堂的夜晚,派對召開的名義,除了是進藤自己獲選為今年北斗杯團長的慶祝會、也是歡送他即將去中國研習一年的室友塔矢亮的餞別會。

原本興致高昂地前來赴約,但打從踏入這幢公寓套間的那一刻起,和谷義高便頓時有種發現了多年友人私生活秘密的罪惡感,儘管本人對此似乎毫不介意。

歡樂的氣氛正盛,即使要詳加詢問,也絕不是一個好時機,於是,他也只能耐著性子,將一股腦的疑問都暫且留在腦中打轉,勉強放寬心去享受由主人所準備的一切。

然而,從不遠處傳來的一陣陣對話,卻時不時地都在充分考驗他好奇心的忍耐的極限。

理所當然地,那是房子的男主人進藤光——或者該說,男主人之一。

 

「……嗯對,浴室的磁磚是塔矢挑的,我那時候就說水藍色也不錯,可是他堅持要白色,說什麼比較好打掃、看起來比較乾淨……其實白色才最容易髒吧?」

滔滔不絕——對於此刻進藤的表現,這是再貼切不過的形容詞,儘管在說話時臉上寫滿了埋怨,眼神和語氣卻是充滿笑意的。

 

這趟參觀之旅目前僅進行到了第三個房間,卻用掉了幾乎快要十五分鐘,原因正是因為不論看的是哪間,進藤都有說不完的介紹和抱怨。

從客廳的沙發布顏色和茶几大小、廚房裡餐具和廚具的擺放,無一不是在他們兩人搬進來時,經過一番爭執和互相妥協的結果,也許當事人如今說起來還是滿腹牢騷,但聽在眾人耳裡,卻是怎麼想都只能是相處融洽的證據。

 

畢竟,要和那個無論人前人後都是彬彬有禮、行止優雅的塔矢亮,為了牙膏必須從中段或是尾端開始擠這種小事情,連續僵持一星期、期間還得天天朝夕相處早晚對局,這可不是在尋常關係裡會發生的事情吧?

 

「是最容易髒沒錯,不過髒了也最好洗呀!而且你們這裡選的還是那種限定製作白色、表面有光滑處理的防霉磁磚呢!進藤你啊,果然超級沒有打掃的常識欸,雖然我不怎麼意外就是了。」

回答了進藤這句問題的,是打從進屋起,便興致勃勃地拉著進藤四處探頭探腦、急切地想要看遍所有地方的奈瀨明日美。

這名在院生時期一向打扮入時的親切少女,在二十二歲終於正式入段,現在的奈瀨三段,不但是女流棋士中的砥柱、也在三個月前剛成為一名新手媽媽。

然而,也許是因著認識時間實在太久,她在與進藤等人談話的時候,便又是舊時那般輕鬆恣意的模樣。

 

「奈瀨,妳怎麼會以為進藤自己出來住,就可以突然變成家事高手啦?我可是從來沒這樣期待過喔。」

「別這樣說嘛,冴木先生,我之前曾經去過進藤的房間幾次,他的書和東西都收得很整齊呢!跟和谷的房間比起來,已經算是很不錯了。」

「喔?真的嗎?所以是除了打掃房間以外其他都不擅長,完全就是被老媽慣壞的類型囉?有這種室友的塔矢,真是辛苦吶。」

「喂喂喂!為什麼越說越誇張啊?而且……塔矢除了打掃日之外,平常也忙得和我差不多,他也是不常打掃啦!」

「等等、我剛剛聽到了什麼?打掃日?進藤,你跟塔矢居然會約定一個打掃日?跟塔矢那傢伙?」

「『那傢伙』是什麼意思啊!沒辦法,因為我們都太忙了嘛,打掃有什麼好驚訝的,我們也有約好了拉麵日、購物日之類的啊。」

「那個、怎麼說啊……購物日之類的,莫名的就有一種新婚夫婦的感覺……」

「……冴木,這種想像快讓他消失、快點……」

「和谷你不必這麼大驚小怪吧?室友要是相處的好,的確很多部分就會像是夫婦一樣啊,我老公跟我也是會約好——」

「喂喂喂等一下!到、到底都在說什麼啊——!」

 

同屬拋下客廳餐桌上的各種美食、選擇加入公寓參觀團的一員,冴木光二和伊角慎一郎的接連出聲、再加上湊過來的和谷、偶爾跟著起鬨的奈瀨,讓話題終於難得地從進藤主導的方向分散開來。

眾人笑鬧著彼此打趣,頓時,都有種彷彿回到了過去的錯覺,彷彿又回到了那段大家都身為院生、成天一同在棋院裡學習與相處的時光,不禁紛紛露出懷念的笑容。

 

順帶一提,原本其實是透過和谷和進藤、才逐漸融入這個親友圈的冴木,由於入段時間較早,與眾人也不很容易在手合或頭銜賽預賽中碰上,最後,反倒是和伊角,在共同主持過幾次大盤解說後,兩人出乎意料地,因為擁有許多共同話題而熟識起來。

至於在院生時代便因為年齡較長且身為首席、而受到一組眾人崇拜,現在則是與冴木、蘆原、門脇並稱為青年四人組的伊角,則是更加讓人意外地,在職業考試通過的第二年,便早早與相親認識的對象結婚,如今早已是兩個孩子的父親,。

而大約是共同相處時間更久,依序在伊角之後、奈瀨之前考取職業資格的阿福、足立、小宮等人,此時也就自然而然聚集在客廳一側,搬來了進藤房間裡的棋盤,正用一手十秒快棋的賭局,快速地消耗著茶几上的啤酒。

平時只有兩名總是早出晚歸的住客、大部分時間總是冷冷清清的公寓,今晚可說是前所未有的熱鬧。

 

「這麼說起來,進藤,你們之後是兩個人都要出國吧,房子會怎麼安排?」

不等先前談話告一段落,手上端著顯然是剛吃完的外賣壽司空盒、踱著慢步走來的越智康介就冷不防插出一句,讓眾人詢問的目光,頓時又拉回了進藤身上。

 

與進藤、和谷同期入段的他,在幾個月前與伊角的一敗之後,目前再度穩健地累積起了十二連勝的戰績,據說也預計在年底,就會與目前交往中的女性正式舉行婚禮,堪稱年少棋手當中,對『成家立業』最為積極的一個。

 

「沒什麼特別安排,就是加個防塵布什麼的就沒問題了吧?塔矢他家我上次去看的時候,好像也都是這樣做的。」

「塔矢家?」

「是啊,行洋老師跟明子阿姨最近都是在韓國,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回來,拿到許可之後,我就跟塔矢去把一些棋譜搬來看了。」

「……行洋老師跟明子阿姨?」

「嗯,就是塔矢的爸媽啊,行洋老師之前一直覺得他很嚴肅,其實也會開玩笑呢,想不到吧?明子阿姨的料理做得比我媽還好吃,我還有跟她學煮湯——啊,我去開門!」

 

進藤未完的話,就這麼被一陣微弱的門鈴聲給打斷了,他也就連忙一個轉身,便直往自家大門口走去,心想著客人早已經都到齊了,此時門外會站著的,也就只可能是因為擔心飲料不夠、而在半個鐘頭前到附近超市補買的塔矢亮。

 

「總算回來了啊,為什麼可以買這麼久——緒、緒方老師?」

原先的預測的確是沒有錯,卻也只說對了一半,跟著塔矢一起出現在門口的,除了那一大袋啤酒、還得再加上一個明顯是醉得不輕的男人——塔矢的同門師兄、目前仍然坐擁十段和碁聖頭銜的緒方精次。

「呃、我是在巷口遇到緒方先生的,應該是和……朋友到附近的店喝多了,總之,就讓他先住一晚吧。」

 

在玄關處艱難地脫下外套和鞋子之後,塔矢將手上塑膠袋和背上緒方的一半重量都交由進藤幫忙,就這麼兩人三腳地跌跌撞撞跨進了客廳,同時也不忘飛快而默契地討論著接下來的處理方式。

 

「緒方先生就睡你房間,先扶他進去,洗澡水跟醒酒藥等他醒來了再準備,沒問題吧。」

「可以啊,反正這幾天也都睡你房間嘛,這邊我來顧著,你先去把棉被什麼的拿出來放吧。」

「好,那就麻煩你了,光。」

「跟我客氣什麼啊,真是的——啊對了!亮、等等!」

 

早在進藤和塔矢雙雙踏進屋內的時候,原本吵鬧而熱烈的氣氛便突突地止住了。

他們倆的互動愈是旁若無人、眾人的目光就愈是難以移開,就在塔矢因為略略察覺到空氣中的不對勁、連忙尷尬地朝眾人點頭打招呼的時候,卻又被絲毫沒有意識到這一點的進藤給叫住了。

「怎麼了?還有什麼事情嗎?」

「還會有什麼事,你忘了穿拖鞋啦!別跟我說你是忘了,到底是誰規定進家門就要穿拖鞋的啊?」

雖然是用著不滿的聲音大肆抱怨,進藤卻仍舊逕自走回了玄關去,拿來一雙帶有金色繡線滾邊的純黑色拖鞋,直而準地扔落到了塔矢的雙腳正前方,與他腳上的那雙濃綠色同款恰好相對。

「喔、嗯……謝謝。」

「所以說塔矢你到底幹嘛突然這麼客氣啊?快進去吧。」

「嗯,好。」

 

輕點了點頭,迎上進藤光那副略帶著困惑、爽朗氣場卻半分不減的神情,塔矢亮終於是不由得跟著微微地揚起嘴角、抿成一抹柔和的弧線,與對方相望著笑了笑後,這才扛著緒方進了位於角落的進藤的房間。

 

 

儘管時間早已在不知不覺中接近深夜,這場全由成年人所組成的派對,自然不比當年、而還正處於即將開始鬧騰的階段。

作為從幾分鐘前,腦中各種念頭就開始不受控制狂奔的其中一人,和谷義高先是將手裡還有半罐的啤酒一口氣喝個精光,這才壯起膽子,加入了以冴木和奈瀨為中心、終於開始對進藤進行嚴刑逼供的聯盟。

 

 

END

FT:一口氣寫了這麼多人字數就爆炸啦QQQ好難駕馭啊這種情節QQQ


评论(11)
热度(26)
  1. 穆紫兰樱Die Welt. 转载了此文字

© Die Wel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