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e Welt.

吃的CP越來越多,請愛用歸檔和標題的CP標註避雷感謝。
稱呼用Ainsee中譯的安西子、簡稱安西吧,
子博放著不能描寫的種種東西,密碼固定是主博名稱(英文七字全小寫無空格)

名人式生長プラン—1224塔矢生日賀第三回

*兩人設定大約是16歲
*一個進藤光專注在身高上追趕他的勁敵的故事
*還是沒有TAG任何CP

 

 

晚餐過後,不等同桌的其他成員多說些什麼,進藤光便俐落地疊好了自己面前的碗筷、順帶將上衣的兩管長袖摺高到手肘,捧著餐具風風火火地離開現場,朝只相隔了兩道紙門的廚房直奔而去,讓餘留在餐桌上屬於他的部分只剩下一句高呼——

「謝謝招待,我吃飽了!我去廚房幫忙洗碗!」

 

與其說是去幫忙、倒不如說主要目的根本就是想逃離眼前的狀況吧,未免也明顯過頭了。

戳破對方心思的念頭,此刻正無聲地流轉在塔矢亮腦中,他的雙手還捧著盛湯的黑色木碗、將裡頭的味噌汁一口一口喝下。

而至於端坐在他對面的人——用同樣不疾不徐的速度咀嚼著醃菜的他的父親、用餐完畢正收疊著自己那份餐具的他的母親,也因為在最近幾天之中,已經習慣了這樣的光景,而沒有為此多發出任何回應的話語,只是忍俊不住地、先後露出了一深一淺的微笑。

 

這是進藤光留宿在塔矢宅、與原住的三名成員一同共進早餐的第四天,而之所以會出現這般情況,則必須從上週才進行的棋院聯合健康檢查說起。

 

○●○

 

當時,剛從身高體重儀上下來的進藤,在登記完自己的資料之後,便穿好鞋、自然地來到了正在排隊等候視力檢查的塔矢身邊。

關鍵就在接下來幾分鐘裡,當進藤不經意地瞥過對方的資料登記卡時,紙上身高欄裡所寫明的數字,讓他頓時打從心底湧出了強烈的憤慨,難以置信的驚呼瞬間脫口而出。

 

「什麼?你——塔矢你已經一百六十八公分了?怎麼可能!」

「我聽不懂你的意思,身高這種東西難道還能是假的嗎,沒有什麼不可能吧。」

也許因為此刻他們是身在棋院、而非塔矢家經營的棋會所,塔矢回應的態度只是沉穩而靜默,讓進藤的震驚簡直像是打在一團棉花上,所有的情緒波動都被輕易化解。

但,正如他在棋風上所表現出的一貫作派,儘管沒有收到預期之中的反擊,很快重振旗鼓進行第二次進攻,對他來說也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

「可不可能不重要,我的意思是,這不公平!塔矢你看起來就是平常沒有在運動的樣子啊,而且吃的也很少,怎麼可能有辦法長到一百七十公分那麼高?」

「你剛剛自己說過可不可能不重要了吧,為什麼還要追究我怎麼可能長高?而且我也不是一百七十公分高,是一百六十八公分。」

「少、少囉嗦!很快就會變成一百七十啦!總之快說!你到底是怎麼長高的!」

 

進藤光氣急敗壞的模樣,不得不說實在是相當逗趣,而且顯然這樣認為的,也並不僅限於塔矢亮一個人。

隨著進藤說話的聲量越來越大,把注意力轉移到他們這裡的人也就越多,當進藤扯開嗓子喊完最後氣勢洶洶的命令句,而塔矢還沒來得及回些什麼的時候,斷斷續續、且音量快速由小轉大的竊笑聲,便自四周的人群傳了出來。

望著眼前因為自知太過誇張引人注目、而愈發脹紅了臉的進藤,塔矢相當費勁地忍住了出言取笑的衝動,畢竟,對方迫切想要增加身高的願望,確實是挺誠懇的。

 

於是,他選擇從外套口袋裡拿出手機,一邊撥出號碼、一邊轉頭朝對方說出他的打算,半是出於真心、半是帶有相當的刻意成分——刻意要讓對方在眾人面前因為震驚,而再次大叫出聲的成分。

 

「如果你真的這麼想知道我是怎麼長高的,我父親和母親今晚就會回來,我現在和他們說,你就從明天開始過來住,吃睡作息都和我相同,這樣應該就能知道了吧,就這麼決定了。」

 

○●○

 

回到塔矢宅的廚房,比進藤要晚幾分鐘端著碗碟進去的,自然就是平時包攬家務的塔矢明子,至於塔矢父子,兩人在同時用完餐之後,則是移步去了棋室,進行慣例的早晨對局。

在進藤住進來的第一個早晨,明子是有問過他何不跟著去旁觀,卻被他慌忙推辭了,理由是壓迫感太過強烈、而且總覺得不該去打擾這兩人的獨處時間。

 

「而且……總覺得我住進來給明子阿姨妳添了很多麻煩,所以果然還是來幫忙比較好。」

在明子的反覆詢問之下,進藤最後還是訥訥地如此表示,說話的同時,他也一邊扭開了水龍頭,將手上抓著的空盤在清水下沖洗乾淨。因為沒有第二雙塑膠手套,他是直接赤手去做,弄得手背上沾滿了白花花的洗碗精泡沫。

每天的這個時刻,他總是努力地嘗試表現自在,卻仍不免帶上一些無法隱藏的侷促不安,並非因為明子對他另眼相待,而是總會意識到這是『塔矢的媽媽』,而他之所以會克制不住地去想,也是因為比起父親塔矢行洋,塔矢亮的外表其實與母親更為相似。

「不必想這麼多,你並沒有對我造成麻煩啊,進藤君,真的很謝謝你。」

語氣溫柔地說道,塔矢明子只要看著這個與自己兒子年齡相仿的少年,目光中便不由得帶上幾分關懷。自從加入一個幫手之後,在洗碗步驟上,她的工作就只剩下將瓷器一個個擦乾後放入碗櫃,儘管一開始還得對進藤在許多方面給予指點,但在完全熟悉之後,進藤的出現,非但沒有增加麻煩,反倒是切實地減輕了她的負擔。

「而且,你也是小亮主動帶回家來的第一個朋友,還又同樣是棋士,這樣我就放心了。」

「放心?」

 

「是啊,小亮那孩子,從很小的時候就跟著他父親學棋,他把其他孩子玩耍的時間都花在圍棋上,雖然他的學業成績也很好、一直以來都很懂事,不過,卻沒有多少同年齡的朋友、也只會和比他年紀大很多的人下棋,所以我才會覺得,有你成為小亮的朋友,真是太好了。」

說著說著,明子又是淺淺地一笑,從進藤手中接過最後的一只大盤,專注地端詳著盤面上的花紋,並拭淨上頭的每一顆水珠,將盤子放回碗櫥頂端的鐵架之後,她轉過身,對進藤眨了眨眼,柔軟的眸子是讓進藤相當熟悉的漂亮濃綠色——與塔矢亮一模一樣的顏色。

 

「進藤君,我聽小亮說你是為了知道怎麼長得和他一樣高、才會想來住我們家,那麼,直到你達成目標以前,只要先讓小亮說一聲,塔矢家都歡迎你來。」

「好的,謝謝您。」

 

 

這段為期一週的借宿結束後,再次測量身高的進藤光相當驚喜地,發現他確實拔高了兩公分,而接到他興高采烈地打了電話報告結果的塔矢明子,相當貼心地,並沒有告訴他,塔矢亮同一時間也同樣長高了三公分、正式邁入一百七十公分級的事情。

 

 

END


评论
热度(5)

© Die Wel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