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e Welt.

吃的CP越來越多,請愛用歸檔和標題的CP標註避雷感謝。
稱呼用Ainsee中譯的安西子、簡稱安西吧,
子博放著不能描寫的種種東西,密碼固定是主博名稱(英文七字全小寫無空格)

初雪特快プレゼント—1214塔矢生日賀

*只是因為私心寫了初雪,結果今天東京真的下雪了好開心呀!!!!!
*因為沒特意想寫CP就不標啦


當塔矢亮終於踏著長而穩的步伐邁出棋院時,天空已經一反常態地陰鬱起來,讓他不禁在路口等待號誌變燈時,有些擔憂地頻頻抬頭張望。

幾個小時前,頭頂上原本還是能瞧見少許陽光的灰白色,現在卻是布滿了讓四周都昏暗下來的厚重雲層。

要是當真如氣象預報所說的那樣下雨,他可沒有足夠的錢來買雨具或改乘計程車。

 

早上出門時,塔矢是想著手合只會到下午,結束後便能趕緊回家,才會只帶著電車票和手機等隨身物品,而沒有背上那個備有折疊傘的手提袋。

對局的確是很快就下完了,因為對方在中盤時便投子認輸,然而,他完全沒考慮到的情況卻發生了——在棋院大廳被碁週刊記者當場攔截,只好又花上好一段時間,接受一場他之前其實委婉地拒絕過好幾次的訪談。

 

「——塔矢小老師拜託請你回答我們幾個問題、只要幾個問題就好!也沒有太私人的問題!這期的特刊是新銳棋士訪談環節,進藤老師也回答過了——」

還原當時的情況,他只不過是剛坐著電梯下到一樓,顯然已經在門口櫃台等候多時的記者便立刻衝上前來,那麼多瞬間被說出來的說服台詞,卻只被他聽進了進藤二字。

而也正是因為這個讓他楞了幾秒的名字,他也才會來不及出言拒絕,就這麼被拉著停下來受訪。

 

「……唉、我到底都在想什麼啊……」

塔矢一邊自嘲地想著,一邊循序走過人潮熙攘的街道,腳步比起平時來得急切許多。

先穿越位於棋院正門處的一個路口,接著再通過兩個街區,就是最近的電車站所在地,上車之後,他還需要轉乘一次,才能夠接上自家附近那一站所在的路線。而若是要半途改往棋會所去,在轉乘時,就要注意搭上正確方向的車次。

這是一段在還沒有考上職業棋士之前,就早已經被他熟記在腦中、也自行往返過許多次的路程。

 

巧合的是,就在塔矢心裡剛剛浮現到棋會所的電車路線時,就收到了蘆原的簡訊,拜託他繞路過去一趟、取回不小心掉在那裡的東西。

 

○●○

 

「……是的,我已經到棋會所外面了,等等拿到東西就回去……嗯,我會盡快……好、好的,媽媽您先忙吧。」

 

從最靠近棋會所的出口回到地面層,狹窄的樓梯之上,儘管是看不見西沉夕陽的傍晚,氣溫卻依舊明顯地因為天黑而下降,還來不及感受寒意襲來,塔矢的心神便已經被突然響起的電話給抓去。那是早早從下午開始,就開始準備晚餐料理的他的母親。

今晚,是又一個緒方和蘆原等隸屬塔矢門下的棋士,都會聚集到塔矢宅的時刻,出於習慣,只要是這樣的場合,他的父親——塔矢行洋,便都會讓眾人在家裡用晚餐,雖然這種能夠聆聽父親與眾人談話的機會,他也相當喜歡,但也不免會為了母親的忙碌而有些擔心,不過,今天又是特別的……

 

「——塔矢!你終於來了!還好你今天也有過來。」

「進藤?你怎麼會在這裡?」

 

塔矢掛掉電話的同時,棋會所所在的大樓也近在眼前了,但緊接著,今天的第二個意外發生,他的腳步再次為了一道朝他迎面走來的身影而停下。對於這人,他可說是再熟悉不過。

這種打招呼方式和語氣,除了他那名一向存在感過分強烈的勁敵,簡直不可能再做他想。

眼前的進藤就是一副剛剛放學的制服打扮,那件純黑色立領上衣被直扣到領口,但卻沒有再加穿大衣或者毛帽圍巾,在即將入夜而轉強的冷風中,便顯得相當不夠,也讓塔矢看得不禁皺眉,指正的話語也自然而然脫口而出。

「我今天本來沒打算來的,要是沒遇到我,你打算在這裡吹風白等到什麼時候?身為職業棋士,照顧自己的身體是——」

 

「嘿嘿嘿!等等、先等一下!我也是馬上就要回家吃飯了!我把東西拿給你就要走啦!」

沒有如往常那般氣勢洶洶地還嘴,進藤只是下意識應了幾句,便逕自打開身後的背包,從裡頭拿出一只裹在素色包裝紙裡的盒子遞了過來。

「今天你和一柳老師的對局,我也去看了,恭喜你獲勝,市河小姐之前和我說過你生日,這個……就算是禮物吧,我送你的。」

在他驚訝的視線之中,笑得一臉得意的進藤如此說道,臉上的笑容在說到禮物二字時,又略略地有些不好意思。

 

生日禮物,進藤送給他的生日禮物。不知為何,加上這樣的形容詞之後,塔矢便忽然感覺手裡的盒子變得沉重起來,而且帶上了讓人莫名想笑的幾分溫暖。

該回答些什麼才好呢,他們之間曾經有過這麼友好的相處嗎,聽到恭喜獲勝的時候,還以為進藤下句話就會接「不過我可不會輸給你」之類,結果居然是生日禮物……等等,所以說,這種時候,到底該、回答些什麼才好……?

 

「……今晚,我家會有聚會,要來嗎?」

「啊?不了,那是塔矢門下的聚會吧?而且我媽也在等我回去吃飯,總而言之,就這樣——咦?」

塔矢自己都還來不及思考,他怎麼會把邀請的話脫口而出,眼前的進藤就已經半轉過身,一副趕著要離開的模樣,然而還沒說完的話,卻突突地頓住了。

在他們四周的半空中還有頭頂上,細碎如羽毛的薄雪,悄然無聲地翩然落下,就在塔矢不禁仰起頭看得呆了的時候,進藤爽朗而輕快的嗓音再度響了起來。

 

「塔矢,我先走啦——生日快樂!」

「啊?啊、嗯……謝謝……」

 

十六歲的生日,不但贏下了重要的本因坊循環賽,也迎來了今年初雪的日子,也許,能夠當作是一個幸運的徵兆也說不定。懷著這樣毫無根據、卻又異常肯定的念頭,塔矢亮於是俐落地轉身,沿著來時的方向,踏上歸途。

 

END

FT:

從今天開始想要試試維持一周的小亮生日慶祝企劃,也就是天天都寫一篇短文喲,各位想看些什麼都歡迎評論點題咯~


评论(4)
热度(7)

© Die Wel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