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e Welt.

吃的CP越來越多,請愛用歸檔和標題的CP標註避雷感謝。
稱呼用Ainsee中譯的安西子、簡稱安西吧,
子博放著不能描寫的種種東西,密碼固定是主博名稱(英文七字全小寫無空格)

排球少年深夜60分投稿(第一回):裸體圍裙—及影


 *內容如篇名所示
*社會人及川(23)X大學生排球選手影山(21)的背景設定
*但是,這篇裡影山被裝進了北川第一時代的身體裡
*也就是說,是國中生身體但內在21歲的影山
*然後,這個及川前輩有病
*這個及川前輩有病
*這個及川前輩有病(重要的事情得說三次(。

 

 

完全將頭髮和身體的泡沫沖淨之後,影山飛雄一邊將左手撐直在牆上保持平衡,一邊死命伸長拿著洗髮精和沐浴露瓶子的右手,連試了好幾次,總算成功將東西放回高過他將近要兩顆頭的架子上,而他之所以會陷入這樣的窘境,完全只能歸咎於發生在他身體上的巨大變化。

 

狀況是從上星期持續至今的,早晨在床上醒過來的時候,他首先是感覺視線的高度似乎不太對,走到鏡子前一照,就發現自己的外表居然變成了國中生的模樣,唯一值得慶幸的是,記憶和心智還維持著正確的年紀。

直到目前為止,影山不但依舊沒有找到造成這種狀況的原因、也沒有絲毫要恢復的跡象,而讓事情變得更加讓人頭痛的是,他的同居人兼戀人及川徹,不只對這樣的發展毫不擔心,甚至反倒是對於他的變化,表現出全然接受和……興致高昂。

 

當完全擦乾身體走出淋浴間,發現原本放著換洗衣物的籃子裡是空無一物的時候,影山就已經知道事情不太對勁,而當他又轉過頭去,直接看見連衣架一起掛在浴室門上的東西,除了不知第幾次為自己的未來和同居人的智商深感憂慮之外,實在已經找不到別的事情可想。

真的要穿這種糟糕的東西嗎,但如果就這樣包著浴巾走出去的話,大概也只會更糟……呃,正確來說,兩個選項其實都相當糟糕。影山在腦中反反覆覆考慮了幾分鐘,最後還是決定留下浴巾,理由是至少圍裙可以包住的地方比較多。

與前兩天的情況不同,今晚被掛在門上的既不是超大號男友上衣、也不是北川第一運動短褲,而是一件圍裙,一件材質為輕薄的絲綢軟布、裙襬和肩帶上都綴著波浪滾邊、顏色和新鮮鮭魚一樣粉紅的圍裙。

 

「嗚喔喔喔超超超可愛啊啊啊!果然買這件是對的!果然是對的啊、小飛雄!」

開門踏出浴室的瞬間,已經預期到會出現的興奮吼叫立刻放聲大作,並且伴隨著在大音量之下,幾乎要聽不見的手機快門喀擦聲,影山看著眼前這個身為他戀人和前輩和同居對象的男人,那張五官精緻好看的臉上此刻正掛著接近狂喜的神情,雙眼放光嘴角上揚的模樣,不知為何卻透著一股讓他不禁發毛的氣場。

「嗚呼呼呼呼,今天的照片絕對不會上傳群組的!這麼可愛的小飛雄只有及川先生可以看到!絕對!喔喔喔小飛雄太可愛了天啊太可愛了!」

正當影山想趁及川正抓著手機望著螢幕喃喃自語,趕緊開溜回到房間換上正常衣服的時候,他那生理上應該能算是成年男子、行為卻幼稚到讓人無言的戀人卻突然回神,而且瞬間就以根本沒人能來得及反應的速度撲了上來,從背後將此刻因為體格差異過大而無法抵抗的影山完全摟進懷中。

「哇啊!及川前輩請放開我!我要去換衣服了,請先放開我!」

「嗚嗚嗚及川先生太幸福了,這麼可愛的小飛雄是真的吧不是作夢吧?嗚嗚嗚如果能夠像這樣抱著的時間一直持續下去該有多好——」

「當然不可能一直是這樣子的吧!而且穿成這樣根本一點都不可愛,及川前輩請放開——請不要鬧了!」

「不要不要不要!這麼可愛的小飛雄已經是我的了!絕對不放!」

「請不要說這種奇怪的話!」

沒有第一時間就逃走的後果就是,事情果然因為及川的加入而變得麻煩起來,影山越是努力想要逃跑,抱著他的及川就越是使勁不肯鬆手,兩人拉拉扯扯的過程中,也搞不清楚是誰的手勾到了他綁在背部和腰部的固定結,整件圍裙到最後不只布料皺得亂七八糟、也變得幾乎是鬆垮垮地掛在他身上,而在他頓時直覺不妙並停下掙扎的時候,就立刻感受到了抵在身後的熱度。

「小飛雄真是的,明明都已經變小了,身體還是這麼色可不行喔?哼哼,該怎麼辦才好呢?本來沒特別想做的,只好還是來做吧?」

「才、才不會做呢!請放開我、及川前輩、請放開——啊!」

打從他們剛開始交往的時候就是這樣,一般來說,及川對他動手動腳的方式大多都是戲鬧成分居多,但只要明白地表現出想更進一步,那些碰觸就會瞬間變成非常露骨的挑逗——好比說現在。

及川其中一隻原本只隨意在他腰間輕捏著的手,馬上從布料的空隙滑了進去,由下往上地探向他胸前,異常熟練地掐住其中一邊乳首玩弄起來,並趁著他因為突然的刺激而來不及反應的時候,刻意壓低了嗓音在他耳邊低語,滿溢著情慾的聲線彷彿也帶著熱度。

「吶、飛雄,已經沒辦法忍耐了,我現在就想要你……好嗎?」

「等、等一下——嗯、不要,及川前輩、不——唔嗯——」

話音未落的下一秒鐘,影山整個人被及川在懷裡快速地翻轉一圈,變成面對面、更方便貼近彼此的姿勢,也讓他那些準備要拒絕的話在說出來之前,就全數被封鎖在一個急切而熱烈的親吻裡,如同他在這段關係中所經歷過的任何一次親密行為那樣,及川並不僅是吻著他,而是充分地運用從舌尖到雙手甚至全身的技巧,不斷勾引著他體內所暗藏的、同樣逐漸騷動起來的慾望。

半推半就之下,影山抵抗的動作慢慢地轉為迎合,呼吸和喘息的頻率也漸漸與對方同調,腦中因為快感而形成的真空妨礙著正常思考,讓他幾乎沒有辦法清楚知道自己究竟都做了些什麼。

打從他們剛認識的時候就是這樣,他總是會被及川耍得團團轉、被拐帶著做出各種根本想都沒想過的事情,但卻又莫名其妙地,在這些與及川共同度過的時間裡,打從心底生出了真正喜歡上這個人的心情。

——而這樣無可救藥的情感,大概就是不管年紀如何增加、不管變成什麼模樣,都絕對不會改變的事物吧。

 

END,沒有後續(。
要是之後再繼續用及影投稿深夜60分的話,就乾脆開個新系列叫這個及川前輩有病你們覺得如何呀(。


评论(20)
热度(48)

© Die Wel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