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e Welt.

吃的CP越來越多,請愛用歸檔和標題的CP標註避雷感謝。
稱呼用Ainsee中譯的安西子、簡稱安西吧,
子博放著不能描寫的種種東西,密碼固定是主博名稱(英文七字全小寫無空格)

[試閱]魔法少女☆トオル 第2話:愛與勇氣與牛奶麵包

今晚更個第二章試閱啦~ 內地和港家姑娘們有興趣的話,開了個微博投票喲→

魔法少女☆トオル:


前一章往此走→

刊物詳細資訊頁往此走→


 升上三年級的新學期過了大概半個月左右,正當及川好不容易萌生了些許作為考生的自覺,打算要把除了排球部練習以外的時間通通專注在課業上的時候,卻被偉大的運氣之神開了個大玩笑。

他從小就疼愛有加、直到念高中都還捨不得扔掉的宇宙人布偶突然開口說話,並且自稱是他的專屬守護精靈。

他因為一夜之間變成了全日本吃下最多牛奶麵包的人,所以必須接下魔法少女的職責,打倒因為負面情感而產生的惡念怪物,好得到更多牛奶麵包來維持法力。

第一次聽到魔法少女能量居然可以這樣補充的時候,就算是自稱為牛奶麵包重度愛好者的及川,也依舊嚇了一大跳。

但驚嚇歸驚嚇、現實歸現實,出於某種自我堅持,及川還是認為自己既然已經承擔了魔法少女的責任,就必須做到最好。

然而,這時候的他,對於這個決定會產生什麼樣的後果,還是一無所知。

 

☆☆☆

 

私立青葉城西高校三年二班,熱鬧而愉快的午餐時間正在進行中,大概因為不屬於升學班級,教室裡即使平時保持著準備考試的嚴肅氣氛,在這個時候也會變得輕鬆許多。

經由某種潛在的默契或者習慣,教室裡的每一個人會自然而然地組成享用便當兼聊天紓壓的組合,度過這麼一段說短不短、說長卻也並不很長的時間。

然而,今天的眾多午餐小團體之中,卻唯獨缺少了及川和岩泉,原因是前者以今天的話題特殊為由,讓後者勉強同意將吃午餐的地點改為頂樓。

畢竟,雖然岩泉並不認為有誰會把及川是個魔法少女這件事看得多驚世駭俗,但對於頂著這個頭銜的本人來說,為了保護青葉城西男子人氣第一得主的形象,這樣的小心翼翼絕對是不可少的。

用及川原始的說法就是,大家只要知道,他們最愛的阿徹是排球部的帥氣隊長就夠了。

 

「——所以,小岩當然也要替我保密唷!就是這麼一回事!」

以一句莫名興高采烈的歡呼做結尾,及川接著露出了一臉如釋重負的神情,終於開始吃午餐。

他將嘴張得老大、對準了手中抓著的牛奶麵包邊緣一口咬下,奶香和內陷的甜味直接在他的嘴裡爆炸開來、或許還可以再加上少去大半壓力帶來的放鬆感,讓他不只是嘴角洋溢著陶醉的笑容、就連眼睛也因為過量的幸褔而微瞇了起來。

而在這之前,他是一邊說話、一邊拆著包裝袋,斷斷續續地講了大概二十分鐘左右,才總算將事情的始末全部交代完畢。

雖然擁有自己的秘密,對他來說並不是多麼負擔沉重的事情,但另一方面,如果可以讓最信賴的人、也就是岩泉和他一起分擔的話,可說是壓力大減、愉快加倍,是除去坦白的當下會被大罵兼痛揍一頓之外,一點壞處都沒有的做法,再加上,岩泉既然都已經親眼看到了,遲早也是會來問他的。

所以,及川在決定要坦白的幾個小時之後,就沒多猶豫地直接這麼做了。

「……也就是說,你之所以這幾天會都是一副很累的死樣子,就是因為把空閒時間拿去當魔法少女?」

相對於他的誇張表現,作為聆聽者的岩泉一簡直可以說是平靜得不可思議,無論是臉上的表情、講話的聲調、甚至連張嘴咬下一口飯和閉嘴咀嚼的交替頻率都沒有絲毫變化。

順帶一提,就連今天的便當菜色,也是和平常沒有任何分別的、平凡的飯糰加上兩塊炸豆腐和醃菜。

「才不是只有空閒時間呢!就連半夜的時候,只要接收到惡念的信號,就一定要出動喔?」

 像是想起了什麼恐怖的回憶,及川不禁皺了皺眉,將轉眼間就只剩下一小塊的麵包整口吃完,等到嘴裡再度空下來的時候,才又刻意擺出一副委屈的模樣繼續說下去。

「雖然很帥氣,不過正義的英雄也是很辛苦的啦!小岩要是自己也做過肯定會明白的!話說回來,為什麼小岩你看起來一點也不驚訝的樣子?」

「我昨天晚上看到的時候是很驚訝沒錯,不過後來想想,這種事情發生在你身上,其實還挺正常的。」

岩泉的話可說是再誠實不過,雖然此刻臉上的確是一副無所謂的表情,但他沒有說出來的是,昨天晚上親眼看見青梅竹馬穿著女裝、作為魔法少女戰鬥的衝擊性畫面,不只讓他失眠整晚,甚至連好不容易趁著搭公車的時候成功入睡,夢裡見到的也是穿著蓬蓬裙頭上戴著大蝴蝶結的及川……

「不過……那個女裝,真的非穿不可嗎?」

「哈?戰鬥服嗎?」

「對啦,就是那個女裝……戰鬥服,該不會有規定要戰鬥一定要變身、換衣服之類的吧。」

儘管盡力讓語氣保持平穩,但他卻又不由自主地將視線移開、大力地搖了搖頭,像是這樣就能將記憶中的畫面甩出腦袋。

及川徹是個長相好看到讓人火大的傢伙,這一點,身為青梅竹馬的他當然再清楚不過,這份外貌優勢到底有沒有強到讓本人穿什麼都能好看,是個可以討論的問題,但討論的時機顯然不應該是現在。至於女裝之於及川到底好不好看適不適合的問題,目前的岩泉更是完全不敢去思考哪怕是一秒,以免又不知不覺被突破了什麼全新的領域。

然而事與願違地,突破新領域的瞬間立刻在下一秒,透過及川那張總讓他抓狂的嘴直接發生,完全避無可避。

「當然沒有啊,原本小宇還問我要不要直接把制服當成戰鬥服呢!不過既然都叫做魔法少女了,當然就得從意識到打扮都進入狀態啊?像現在這套,就是我上星期二用了兩堂古文課想出來的耶!昨天太黑了小岩你可能沒看清楚,要是今天有機會出動的話,記得要好好欣賞一下喔!」

「喔,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不會欣賞的。」

「咦!小岩好過分!這是我認真想出來的戰鬥服耶,你就看看、看一次就好嘛——」

 

岩泉還能勉強聽進耳裡記住的內容就到這裡為止,因為他接著迎來的,是占去了他們倆剩下所有午餐時間的,魔法少女裝扮講座,而且仔細而認真的程度令人不禁腦袋發昏。他只能在恍神中猜想,這大概已經足以媲美電視上那些,讓他母親再忙都要準時收看的服裝穿搭教學節目。

及川本來就對在穿衣打扮上花心思這件事樂此不疲、而且更是個碰到熱衷的事情就相當容易走火入魔的傢伙,這樣的拼命模式放在排球方面,岩泉還能夠用直接攻擊的方式阻止他訓練過度,但現在他們的話題卻是頭也不回地奔向了讓他完全束手無策的方向,讓他最後只好消極地乾坐著、期待午餐時間能夠快點結束。

某種意義上來說,這大概是岩泉有史以來最希望上課時間快點到來的一天了。

 

☆☆☆

 

下午的天氣就和每日氣象預報所說的完全相同,無論是溫度或者濕度都舒適得恰到好處,即使是對戶外活動最興趣缺缺的人,面對這樣的氣氛,也肯定會忍不住想要到外頭去散散步,而至於對戶外活動並無排斥、而且原本就沒什麼上課心情的人——好比說及川,也就因此更是比心不在焉還要更心不在焉。

有鑑於他對於現在正進行中的這堂現代文學課一向興趣缺缺、再加上主要的注意力都放在別的事情上,他不很努力地思考了許久,也依舊沒有找到什麼合適的字句,來形容自己此刻的心理狀態。

因為坐在靠窗位置,及川只需要把視線稍微一偏,就能把外頭的景色盡收眼底,但,這並不是主要造成他分心的理由。

就在講台上的老師轉過頭去寫板書的時候,一張對摺的紙條從前方座位傳了回來,化過一道小小的拋物線、正好落在他桌面中央攤開的課本上。

及川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為這個出乎意料之外的驚喜,他連手指都幾乎要顫抖起來,拆開紙條的動作也跟著有些笨拙。

紙上,被折在裡頭的那一面上頭畫著一件洋裝,那是他剛剛才想出來的另一套設計,圖畫旁邊的『戰鬥服草圖♥』幾個字被對方用兩條橫線劃掉,旁邊寫上了可以從字跡看出情緒的斥責句子。

『給我專心上課!』

——嘿嘿,小岩自己也不怎麼專心不是嗎?都回了我的紙條了喔?

 及川暗自想著,唇邊不禁彎出一抹柔和的微笑曲線。這大概是他第一次覺得,寫字速度比不上說話速度是件好事情。如果他們現在是一來一往地說話,這句瞬間浮現在腦中的話就會被他直接說出來,然後對話也許就會以岩泉往他腦門上揍的拳頭作結吧?

他再度從抽屜裡拿出了整疊自黏式便條紙,想要多寫幾張、把難得的對話持續下去,卻不知怎地,握起筆來寫了又擦、擦了又寫,竟然完全找不到哪怕是一個合適的用詞。

正確來說,想說的話是有的,他和岩泉怎麼會有沒話說的時候?但如果要寫出來化成字句,那些原本隨口就能編織出的回話,卻都在反覆斟酌的過程中被他放棄掉。

也許是因為,他們兩個都不是擅長用文字來進行溝通的類型?

一個字都寫不出來的狀況下,讓及川不禁又胡思亂想起來,他記得自己在上回的作文測驗裡只拿到了5,而岩泉的成績和滿分10的距離也和他遠得不相上下,當時,他還為此取笑對方,說文筆差勁是無法吸引女孩子的一大致命傷,而得到朝臉正面扔來的排球一顆。

仔細想想,他和岩泉之間的相處模式早已固定、而且固定很長一段時間了,就連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都幾乎無法想起——但也並不是完全無法。

 

及川一向自認是個觀察入微的人,事實上也的確如此。

習慣性地,他會從攤在眼前的各種,看出一般人無法察覺的細節,進而針對這些資訊,判斷出最好的、最適當的反應。

除了日常應對的場合因此得以十足順遂,這樣的能力,被他用在比賽場上戰術判斷的時候,甚至細膩到了連隊友都忍不住咋舌的程度。

但少有人知道的是,比起拿這種天分來看穿對手的弱點,他的觀察對象大多數時候依舊是身邊的人,尤其是岩泉。

也許是因為從小認識,讓兩人相處時間長得不可思議、再加上其他各式各樣的原因,這個原本會是由及川單向出發、觀察與被觀察的關係,在他意識到以前,就已經發展成了無可取代的相互依賴。

他們對彼此的關注和了解太過深厚,也許還更甚於了解自己,很多時候,他甚至單憑直覺反應,就能夠猜出岩泉那些不會說出口、只會默默地表現在行為上的態度和想法。

就好比說……現在吧?

 

湧現出的並不是負面的感情,但及川還是難以抑止地自心裡生出一股淡淡的煩躁。他沒有發現自己的視線再度飄向窗外,在他手下,又是一張便條紙因為反覆寫了又劃掉而報廢。

平時的岩泉,無論他往前面丟了多少紙條,從來就沒有回傳過哪怕是一次,今天之所以會這麼反常,果然,還是被他變成魔法少女這件事情嚇得不輕吧?

雖然對他說的話變少了,但少的不是關心、而是那些吐槽和破口大罵,甚至連早上部活練習時挨的兩記丟排球攻擊,力道都溫柔了許多。這些,也許連岩泉本人都沒有察覺到,但及川理所當然不可能遺漏。

——真是的,像平常那樣直接打人的小岩,還比較好一點呢……

彼此了解至深的關係,總是會不知不覺就套入了一個固定的模式,變成帶來習以為常和安心的循環,當不尋常的狀況出現,往往就因為超乎預料,頓時不知道該做出什麼反應才好。

而比這更糟糕的是,他依然能夠清楚明白,讓對方表現反常的原因,就是他。

就好比說,他不只是看得出岩泉是故意露出這件事情根本不算什麼的樣子,還能夠猜出這麼做,是因為覺得自己不能比他還要失去冷靜。

——真是的,快點變回平常那個兇巴巴的小岩啦,真是的。

 

『今天的小岩溫柔過頭了啦,討厭☆』

胡思亂想、隨意讓思緒暴走的結果,就是最後終於被及川貼在岩泉背上的,依舊是如平常那樣,一般人都能看出是在討打的字條。

然而,一般人卻大概沒有辦法看出的是,當及川再度一如往常、被撕下字條讀過之後火大的岩泉追著打的時候,掛在他嘴邊的笑容卻並不是那麼,一如往常。

                                                                                                                                                                                                                   

TBC

评论
热度(5)
  1. Die Welt.魔法少女☆トオル 转载了此文字
    今晚更個第二章試閱啦~ 內地和港家姑娘們有興趣的話,開了個微博投票喲→☆

© Die Wel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