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e Welt.

吃的CP越來越多,請愛用歸檔和標題的CP標註避雷感謝。
稱呼用Ainsee中譯的安西子、簡稱安西吧,
子博放著不能描寫的種種東西,密碼固定是主博名稱(英文七字全小寫無空格)

計畫失誤與胡說八道前輩—及影

*對話多
*過去捏造多
*及川很笨、影山也是(喂
*819日賀文,大家排球快樂喲~(又不是生日
*之後要是有時間就來寫個影山視點的補完

  

 

【TO小飛雄:

快到體育館後面最大顆的樹下來,有重要的話要告訴你。

P.S 只能一個人過來喲☆】

 國中大賽的頒獎典禮和自家球隊的三年級送別會都結束之後,及川徹在沒有任何人發現的情況下,只用了一封語焉不詳的簡訊,就成功地叫來了那個對他來說既討厭又可愛的後輩影山飛雄。

就在及川站在樹下發出簡訊的五分鐘後,那個穿著排球隊運動夾克的身影很快地便出現在他面前。影山的跑步速度在全隊一年級裡一向名列前茅。

「喔喔?居然讓及川先生等了五分鐘,小飛雄知道自己必須接受什麼懲罰嗎?小飛雄怎麼知道是我找你來的?」

「……會這樣叫我的人就只有及川前輩一個人而已,所以當然知道。」

因為抬起頭對他說話的關係,及川的視野裡直接地加入了影山那張帶著一如往常平板表情的臉,影山的表情就和說話的語氣一樣平舖直敘,並且選擇性地、因為知道沒有必要回答而迴避了第一個問題。這樣的態度讓及川不禁揚眉,同時原本壓抑著的開玩笑衝動也再度被挑了起來。

「真聰明呢,那麼,小飛雄知道我要說的是什麼事情嗎?」

天生作弊般的外貌條件加上在球場上的精采表現,讓及川理所當然地坐擁大票女性粉絲,三年份的戀愛史寫出來大概能成書出版,被告白的經驗多不勝數,卻千篇一律地都發生在此刻他與影山所在的這棵櫻花樹下。

這棵樹原本因為氣候因素總要等到四月中才會開花,今年卻提前從昨天就進入了花期,讓及川和影山的談話背景是一片由花瓣所構成的炫目粉紅色,浪漫程度誤打誤撞地接近滿分,簡直就是最完美的告白場景,成功機率不用說肯定接近百分之百。

這樣一個精心安排的對話場面更不用說、當然在及川的預料之中,這是他打從偶然得知今年的宮城縣花季會提前之後,就開始籌備的計畫。

他要在這個充滿道別氣氛、每個人都是離情依依的時候向影山告白,等到影山也跟著說出「我也喜歡前輩」這種話之後,再狠狠地拒絕掉,讓影山留下大概會殘留一輩子的陰影,永遠忘不了他這位偉大的及川前輩。

光是在腦中想像影山聽到之後會露出什麼樣的表情,及川就興奮得必須靠強行忍耐,才不會讓情緒表現在臉上。

然而,及川完全沒有預料到的是,相對他的經驗豐富,影山不只才剛進入北川第一不滿一年、待在學校的時間也幾乎都花在排球上,更不用說影山本來就對這種感情事鈍感得不得了。

於是,在及川自信滿滿的笑容底下,13歲少年影山飛雄先是頓了頓、接著終於正經八百地蹦出一句。

「不知道。」

「哈?什麼?小、小飛雄你看看周圍,這裡是什麼地方?你真的猜不到嗎?」

「這裡是體育館後面最大顆的櫻花樹下,常常會有女孩子約及川前輩在這裡碰面。」

「嗯,非常好,所以這些條件加起來,應該就猜得出來了吧?」

「但是是及川前輩找我來的啊,而且,我不是女孩子。」

影山這句話一說出來,差點就讓及川頭一偏去撞樹。兩人繞了大半圈的對話再度回到原點。

影山平時不靈光的腦袋能夠精準指出這兩點不同處,其實已經能算是超水準發揮了,但卻完全和及川的想法是兩條平行線。

原本設想好的完美計畫被突發狀況這麼一打斷,讓及川忍不住腦袋一熱,事先準備的台詞就這麼亂七八糟地脫口而出。

「小飛雄是笨蛋嗎!我到底為什麼需要喜歡上這種笨蛋啊!」

「咦?」

「啊算了算了,聽好了。我,偉大的及川先生,喜歡小飛雄,了解了嗎?」

既然都已經變成這種狀況了,及川乾脆將原本打算使用的溫柔語氣和表情通通放棄,直接了當地又將告白的台詞重說一遍,心裡已經有了計畫會全盤失敗的最壞打算。

畢竟聽到的可是這種用大咧咧口氣說出的,根本不像是在告白的囂張台詞,就算是被他當作笨蛋的影山飛雄都不可能會感到開心、更不用提會信以為真。

正當及川說完,打算就這麼直接轉頭就走的時候,從剛剛開始就用驚訝的目光看著他的影山,卻再度出聲了。

「及川前輩……是騙我的吧?」

「哈?這種事情還能騙人嗎?你這是認為及川先生說謊的意思嗎?啊?」

儘管影山帶著十足困惑的表情和口氣讓話聽起來一點都沒有質疑的意思,但這麼直白的回答卻讓及川莫名地不爽起來。

他從來就是被人告白的那一方,難得一次的主動居然就被說是騙人的,如果說剛才他們兩個毫無進展的笨對話只是使他焦躁的突發狀況一,這種根本不存在在他劇本裡的突發狀況二就簡直就是對他自信的一大傷害。

急著想要從打擊中恢復的及川早已經把計畫忘得一乾二淨了,現在的他,滿腦子只想要把他以為存在在影山理解中的、那個會在告白這種重要事情上騙人的及川徹的印象給消除掉,甚至沒有想過一個其實挺重要的事實,那就是影山的確說對了。

「可是及川前輩說過很討厭我的吧?之前在部活時間就說過好幾次的,所以那才是騙人的嗎?」

「喔不不不!不是說了及川先生從不騙人的嗎?那些也都是真的,是真——的,給我牢牢記住啊!」

「所以……及川前輩之前很討厭我、現在喜歡我?」

「沒錯!怎麼樣、是不是很開心很感動呀?如果小飛雄現在拜託我的話,要及川先生和你交往也不是不能考慮喔?」

看著眼前影山愣愣地點頭表示理解的模樣,及川笑得燦爛無比,他知道他剛剛不只完美地翻轉了原本的糟糕形象、甚至還讓影山明白了自己喜歡他這件事情,堪稱最近這一段時間裡最好的超水準發揮。

但就在下一秒,突發狀況三發生,影山那對清亮的藍黑色眼睛望著他眨了眨,最後先是一個九十度鞠躬、接著說出了更讓他震驚的話。

「及川前輩,雖然很對不起,但是我現在不能和你交往。」

剛剛是被當作騙子,現在居然被直接拒絕了。

這回,及川在聽到的瞬間就衝上去揪住影山的上衣衣領將人整個提了起來,直衝著那張表情又變得有些驚嚇的臉,完全不計形象地大吼大叫起來。

「不准拒絕我啊啊啊!影山飛雄你這混蛋啊啊啊!」

及川氣極了,他氣得腦中一片空白,完全無法思考地就出手了,連可能要承擔的後果都沒有考慮到。

他對影山到底是怎麼想的?影山對他又到底是怎麼想的?這些問題他一個都沒有考慮,他只不過是極其單純地、不能接受自己被影山給拒絕這件事情罷了。

打從認知到影山壓倒性才能的那天開始,及川就已經定下了決心,他要變得更強大,強大得成為影山面前橫亙不搖的障壁,當初影山帶給他的焦慮和不甘心,不只要倒彈回到本人的身上、還非要加倍奉還不可。

當及川意識到的時候,影山早已經佔據了太多他注意力的比例和份量。

他對影山惡作劇的次數超過了一貫躺槍的青梅竹馬岩泉,他會刻意出現在影山的視野裡、不厭其煩地聽著對方請他指導再不厭其煩地拒絕,他會使喚影山去替他買午飯、刻意列出不可能記得住的無理要求、只為了影山看犯錯再加以取笑,他會主動對影山的表現進行雖然正確卻語焉不詳的點評、好以此為藉口將值日工作扔給對方。

岩泉多次沒好氣地警告他收斂、鄙視他這種無賴的行為,卻總被他當作耳邊風。

他要在他還辦得到的時間裡成為影山最大的障礙,從各方面讓影山受挫,但換個角度來說,及川之所以能夠每次都成功做到這一點,也是因為影山不管從他這裡受到多少惡意欺負,都沒有因此而逃開或退卻。

眼前的這一次是影山第一次對及川說出拒絕的話,卻讓他像是被踩了尾巴的貓一樣整個人炸了起來。

「為什麼不能?給我老實說清楚!為——什——麼?」

及川一邊朝影山大吼、一邊抓著影山的衣領將人使勁地搖晃,他們倆的身高差距將近一顆頭,為了穩住平衡不讓自己直接往地上摔,影山只好跟著出手抓緊了及川身上運動外套的長袖,才能再度以不輸給他的力量跟著又喊。

「現在不行!不過很快就可以和及川前輩交往了!我會變得更強、在球場上打敗及川前輩,成為縣內最強的二傳手,然後,和前輩交往!」

「哈?別開玩笑了!想打敗我你就試試看啊!但要是你輸了,我會要你和我交往,不許拒絕,明白了吧!」

「我不會輸的,我會打敗及川前輩,然後請前輩和我交往!如果是這樣的話,前輩也,不可以拒絕我!」

「可以,辦得到的話就試試看啊!笨蛋小飛雄!」

 

及川原本想要讓影山永遠記住他的計畫完全失敗,但目的卻仍然以別種方式達成了,他們這個及川事後回想起來簡直幼稚到極點的約定就這麼定了下來。

然而,及川和影山當時都沒有想到的是,真正兌現的那一天似乎沒有他們所想得那麼快就會到來。

 

 

 


评论(2)
热度(26)

© Die Wel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