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e Welt.

吃的CP越來越多,請愛用歸檔和標題的CP標註避雷感謝。
稱呼用Ainsee中譯的安西子、簡稱安西吧,
子博放著不能描寫的種種東西,密碼固定是主博名稱(英文七字全小寫無空格)

ロハス—バレンタインのかけら

*這簡直就是宵夜文
*是的,就是宵夜文

 

在維持一段感情關係當中最重要的要素,大概是時機。

但這世界上其實還有很多的事情也同樣是如此,包括想要釀造一瓶風味絕佳的紅酒、想要種出甜美多汁的蘋果,以及想要在重要時刻端出一桌足以擄獲另一個人的胃的料理,還順帶擄獲他的心——怎麼後半部分又返回來變成在考慮維持感情關係了?

逐漸發散的思維最終殊途同歸,倒顯得自己滿腦子根本就被這唯一的一件事情給塞滿,而在他想像畫面中佔去大部分比例的那個人卻彷彿對此一無所知,正窩在廚房外頭的沙發上,邊用平板看影片邊逗弄懷裡的愛犬。

 

想到這裡,稻垣才趕緊把視線轉回面前這口正咕嘟咕嘟冒泡的黃銅湯鍋,用杓子攪了攪,確認那些沉在最底部的蔬菜和牛肉丁沒有黏在鍋底,隨後將火力轉到最小,再持續燉煮大概十分鐘左右,就能做出口感和味道都恰到好處的燉蔬菜。

與此同時,另一邊的爐火上,煎鮭魚的香氣也正從鍋蓋邊緣的隙縫裡絲絲地漏出來,以蜂蜜先行醃漬過的新鮮魚肉富有豐滿的甜香,做為調味的海鹽和迷迭香也起到極好的點綴作用。

距離這兩道今晚的重要菜色完成僅剩下最後的一段時間,而加入了燉菜湯汁作為基底的薑黃飯,則在炊飯器裡燜著,一點一滴地將香味融進米飯當中,等待保溫蓋被打開的那一刻,釋放出最佳風味。

今天因為氣氛特殊,他在調味裡增加了某次兩人難得一起去採買時看到,雖然覺得十分在意,卻因為缺貨當天只試吃了樣品而沒能買回去的胡椒,加入番紅花和其他在地香料組合的印度進口限量品。他甚至都開始考慮起,如果在他宣布謎底之前對方就察覺到這個部分,是否該主動做點什麼當作獎勵——

 「吾郎桑——好了嗎?」

 

然後飯鍋就在他的面前,被草彅剛顯然是一無所知地輕易打開了。

 「剛?不是在跟Kurumi玩嗎?」

 他甚至沒來得及把因為擅自妄想起來而不受控制地上揚的嘴角給好好收回去,更不用說講出點什麼能夠有效解除尷尬的話來了。雖然尷尬大概完全只出現在他的內心裡。

 「Kurumi睡著了,應該是下午去公園玩得太累了吧?」

說到『玩』字,那張原先看上去神采飛揚的表情頓時變得柔軟。他當然不可能遺漏這種相當明顯的變化。

那是再明顯不過的了。草彅投注在他的愛犬身上的精神和情感遠比他原先所想像得要更多,儘管他也還清楚記得,當初對方決定要選擇才剛出生滿三個月的幼犬時,無論是他或者協助進行寵物飼主配對的工作人員,臉上都瞬間閃過了一絲猶豫。他過去所認識的草彅就如同在新手訓練課程中表現出來的那般,可不是很擅長照顧些什麼的性格——無論對象是動物,或者人。

 

說起照顧人,他倒也已經習慣了。他們的關係本就是彼此陪伴勝過彼此依賴,偶爾在強烈地感受到寂寞的時候,將彼此作為聯絡對象的第一候選……嗎?似乎也不大能完全如此斷言。

但至少,在今晚,在今年的2月14日情人節的夜晚,他們還是一塊兒度過的。

 

「吾郎桑,聞起來超級香耶——等等,這個是不是有加了那個什麼什麼……」

 草彅的問話對象是他,但動作的對象完全不是。對方直接就拿起他剛才忘記從鍋裡拿出來的杓子試了味道,彷彿他們此刻身在番組錄製時的攝影棚,他們是被分配到同一組的隊友。他理想中應該會在餐桌上以溫馨又悠閒的步調進行的浪漫晚餐,不知不覺就被加入Bistro風格。

但Bistro又有什麼不好?如果,能夠在4月初的直播節目裡再次重現就更好了。

 

「……吾郎桑,你有在聽嗎?」

「呃,什麼?」

「我說——」

 

他總算拉回注意力想好好聽完的話,結果對方也沒有說完,話語的最後部分成了一個冷不防地靠近過來的吻。

帶著傍晚時分他們一同上超市去買回來的五六種蔬菜、柔軟而幾乎能入口即化的牛肉、迷迭香、羅勒、胡椒,以及濃度為百分之九十八的巧克力。食譜上沒寫而他擅自增添的評論是——人類所能夠想像出的最美好的事物,濃度與熱度都恰如其分。

 

「我剛剛說,這個看起來一定很好吃。」

「搞不懂你到底在說哪個……」

「嗯?當然是說吾郎桑囉?」

「……還真的說出來啊。」

 

END

freetalk—

 @春寒料峭永無島 飽暖______(填空題)(°▽°)

评论(2)
热度(8)

© Die Wel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