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e Welt.

吃的CP越來越多,請愛用歸檔和標題的CP標註避雷感謝。
稱呼用Ainsee中譯的安西子、簡稱安西吧,
子博放著不能描寫的種種東西,密碼固定是主博名稱(英文七字全小寫無空格)

ロハスーロンドンハート5


*(°▽°)*(°▽°)*(°▽°)*(°▽°)
*lohas、ゴロツヨ

夜03

「你為什麼和木村君去買衣服……」

「我才想問你為什麼自己一個人也能喝醉呢。」

吾郎在自己的記憶當中緩緩地回憶了一番,這才確信,這三天內,剛的房間始終帶著無法散去的厚重氣味。
他將新買的大衣掛上只有他在使用的衣帽架,一面解開襯衫的鈕扣,一面朝沙發上的醉鬼走去。

「吾郎桑,不喜歡我……」

「我、沒、有。」

「吾郎桑要不喜歡我了……」

「我、沒、有。」

草彅剛一旦喝醉了,就會變得相當惹人憐愛。這一點,就是對此早已司空見慣的吾郎,也能毫不猶豫地肯定。
當出現相反的情況——換作他在興頭上蓄意放縱,任憑意識沉入微醺——他也依稀記得,曾被身邊一同共飲的剛這樣說過。但認真說起來,那還是不一樣的。

「吾郎桑……」

「嗯?」

「嗯咕嗚……」

比方說,吾郎知道自己首先就不可能喝到這個程度,或者即便喝醉了,也不至於像眼前這人一樣,一邊呻吟著一邊往旁邊人的膝蓋上蹭。

「嗯……我……!真的、喜歡、吾郎桑……哦!」

「知道啦。」

「真的……!喜歡!」

眉間短暫浮現出的細小皺折很快鬆開,吾郎手上的動作在考慮時間裡暫停了幾秒,最後還是沒有把那顆滿是酒氣的腦袋從膝蓋上推下去。
他出門時忘了戴著手套,又顧忌預算而沒有在給襯衫結帳時順手帶走一副新的。
當他以冰涼著的指尖由下巴滑進滾燙的頸窩,溫差讓對方反射性地一抖,那瞬間傳來的熱度竟也使他顫了顫,卻未馬上抽身離開。

熱度像是電流、又像是那雙眼中蒸騰著的情慾,自手指侵入他,他並非歡迎,亦毫不反抗。
他可說是默許了這一切,時而略施小惠適當鼓勵,即便自己也不很清楚行為最終將會導向何方。

然而當手接近過來、碰觸到他胸前那排嶄新的鈕扣,他還是免不了理智地向後退。

「等一下。」

他聽見自己說道,聲音已然帶上了磁性。
這是明晃晃的勾引,儘管對醉鬼而言根本毫無必要,仍舊是他堅持的、氣氛當中不可或缺的一環。
草彅直愣的目光讓他不禁輕笑,那目光隨著他的動作游移,來到床上。

嶄新而平整的被褥,昨晚他們造成的狼籍早已被善後。
他緩緩地坐下,親手解開那件和床單一樣漿得筆挺的襯衫。

「……不過來嗎?」

當他這麼說,並親切地解下皮帶、鬆開褲頭,剩下的工作便理所當然屬於草彅了。

TBC

等我睡醒寫完剩下的…弄完重新發長微博,拜託讓它先存活一下…

评论(3)
热度(4)

© Die Wel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