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e Welt.

吃的CP越來越多,請愛用歸檔和標題的CP標註避雷感謝。
稱呼用Ainsee中譯的安西子、簡稱安西吧,
子博放著不能描寫的種種東西,密碼固定是主博名稱(英文七字全小寫無空格)

ロハスーロンドンハート4


*本回剛沒有出場
*很多的木村&吾郎,但這篇不是高女

昼03

與窗外下著陰沉大雨的天色形成對比,室內顯得一片清爽,位於倫敦這般天氣說變就變的城市,光線和濕度都被人為控制在恰到好處的百貨店,像是一處常保光鮮亮麗、絕不褪色的樂園。
彷彿行走其中,便能帶給人一種自己生而特別的美好錯覺。

「男裝部在幾樓?」

「三樓,還沒到。」

「但我們剛剛已經爬了兩層樓梯了。」

「嗯,數學很好,但根據英國用語,一樓叫
Ground Floor、二樓First Floor,所以這樣算起來Third Floor是幾樓呢?對,四樓。我們還要再上一層。」

其實慎吾的提問當中並沒帶有甚麼質疑意味的。但與此相對,明知事實如此的吾郎,回應語氣卻偏是要尖銳得過分。
被這突如其來的搶白給激了一激的少年,差點就要直接在手扶梯上跳腳,讓站在這兩人之間的木村,趕緊伸出雙手按肩膀處將人牢牢壓在地上。

這其實相較前幾年來說,已經變得不大容易了,慎吾的身高在這段時間正式超越了他們倆,那雙高度正好位在他耳際處的臂膀變得愈發結實,算上實際年齡,才能勉強稱作是介於男人與男孩之間的未成熟。

噢不,算上那些始終如一的糟糕生活習慣——大吃大喝、隨時隨地倒頭大睡、總是在經紀人的眼皮底下時不時地『帶著』剛一起闖禍——木村姑且能夠理解,吾郎始終不改用對待小孩子的態度應付慎吾的原因。

他們之間畢竟差了足足五歲呀——以木村的角度來說。他從不以兄長的身分自居,卻自然而然地也擔起了那樣的角色。
他們仍處於看似穩定發展,實則稍有不慎便會迅速墜落的位置,而他與中居自始保持著默契而搭配得宜的分工,讓團隊自然而然地順利運行,又不盡然是出自精密計算的結果。
計算,這就交給中居吧,他自認憑著本能採取行動的時候要多得多,無論是對內、對外、對慎吾、對剛,但對吾郎……?

「——木村君?哪個?」

他順著聲音的方向轉頭去看,吾郎笑盈盈地拎著兩件襯衫,交替著朝身上比劃,顯然是要他幫著給點意見。

「你覺得它們差別在哪?」

「唔,這件跟我原本帶來的那件款式比較像吧,但跟我在日本買的比起來貴太多了,價錢的話這件比較能接受,但很明顯看起來就是不一樣……」

「襯衫就只有這邊有嗎?」

「這已經是款式最多的一間了,但剛剛我們走過來的時候好像跳過了一個牌子……?」

「啊,慎吾停下來看的那個?」

「好像是吧……還想去看那邊的!」

輕飄飄的語氣和扯著他衣袖帶頭往前走的動作方式,都給人一種女孩般的柔軟錯覺,但若接受的對象是木村,實際上所感覺到的就更複雜得多。他有大約三分之一的考慮是放在注意跑得不見人影的慎吾,而剩下的,則必須拿來應對眼前大概能稱得上和他最為親近的成員。

一早,他準時地在九點下樓到飯店餐廳用早飯,往常都會見到的中居,已經和經紀人出發前往攝影棚參與後續製作的會談。餐點供應時間最遲會到十一點半,在沒有既定行程的情況下,睡到自然醒是被默許的,逮到時間就睡的慎吾不用說,就連起初維持著早睡早起良好作息的吾郎,經過幾天之後,也開始與剛一同愈來愈晚地出現。
雖然知道兩人在同校的時期,就已經培養出能天天結伴上下學的交情——姑且不論剛的想法,他很清楚,吾郎私底下可是不會勉強自己一絲半毫、將時間花在沒興趣的人身上——撇開在節目拍攝時刻意製造出的效果,剛和慎吾,真的是幕前幕後都經常待在一起的關係,但剛和吾郎——

「木村君?你覺得哪件好?」

又是兩件看上去大同小異的襯衫被拎到他面前,這回他已經知道,吾郎挑選的重點比起合襯,有更重要的條件。

「這件跟你原本穿的比較像吧?」

「咦、是嗎……?我還以為你會說這件像……好吧其實我已經有點忘記原本那件長什麼樣子了。」

「哈?那為什麼一定要買差不多的?」

「因為如果直接換新的,經紀人她大概會發現嘛。如果被問原本那件去哪了,又很難交代。」

那副一聽就知道在隱瞞些什麼的講法,明擺著希望他進一步問下去的態度,表現出的意味究竟是吾郎願意說、但無端地想製造一些戲劇效果,還是他其實在迴避這一點……?
木村並非熱中於費勁地去猜測人心的類型,對此心知肚明的吾郎便總是對他直接。
因此,這應該是代表迴避……是嗎?

「舊的那件去哪了?」

「啊,撕破了。」

稻垣吾郎邊說著,淺淺地笑了起來,那笑容如同語氣一般不鹹不淡地。

售貨員湊近他們,詢問是否需要試穿,吾郎以鼻音應了一聲,便要與對方一同前往位於不遠處的試衣間。
那雙骨感而指節分明的手放上領口處,從扣得整齊筆挺的第一顆鈕扣開始解開。

這便十分明顯地,是在對他說明。

「昨天晚上破掉的呢,該說是不小心的——吧?」

木村於是清楚地瞧見了,在鬆開的第一個鈕扣和本來就不存在的第二顆鈕釦之下,是一枚由鮮豔的紅逐漸轉為粉色的吻痕。

TBC

freetalk—
我想先寫下一篇5的『不能描寫的情節』,然後再回去補3。
問我為什麼?噢這關係到最近喜好的攻受互換。
被撕襯衫的吾郎桑當然具有能把人親到舒服得哭出來的吻技吧。
這是,報復(°∀°)
(下集預告)

评论
热度(6)

© Die Wel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