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e Welt.

吃的CP越來越多,請愛用歸檔和標題的CP標註避雷感謝。
稱呼用Ainsee中譯的安西子、簡稱安西吧,
子博放著不能描寫的種種東西,密碼固定是主博名稱(英文七字全小寫無空格)

ロハスーロンドンハート3

夜02

 

試鏡結束之後,原先他們是被經紀人保證晚上能獲得一頓牛排大餐的,但他們卻自願放棄了。

——明明就幾乎餓了一整天的!

 

相隔十個小時後再次回到旅館房間——當然是吾郎的房間——時,這個念頭才終於被剛注意起來,或者正確地說,他才終於有了能夠思考起這件事情的餘裕。

但這也已經太晚了,幾分鐘前,他們還跟早早就結束試鏡的木村和慎吾組在交通車後座擠著坐成一大團的時候,這件事情就已經被決定完畢了。

如果要說那時他都幹了些什麼,導致完全錯過發言的時機,這毫無疑問地,應該由強奪去他話語權的那個人來進行說明。

但那人也明顯無意多做解釋,方才進了房,扔下一句「好累!我要洗澡!」,便拎著毛巾把自己關進浴室,留剛一個人坐在沙發上,盯著牆上的掛鐘發呆,看指在數字十二的指針,在轉了整整一圈之後,來到數字六。

「啊——好舒服,果然早點回來是對的。」

「所以說剛剛幹嘛要——」

聲音突然重回到房間裡,由遠而近,帶有和空調相同溫度的涼意,用對方本就細而軟的聲調說著,聽上去讓人有種輕飄飄的錯覺。然而剛還糾結著拒絕了眼前的一頓大餐的事情,原來渾身的疲憊乘上飢餓感更加放大,才正轉過身去想要對人發火,就被眼前的畫面給卡住了聲音。

眼前的吾郎什麼也沒穿,只在腰間和肩頸處各圍了一條毛巾,明明頭髮用吹風機整理得乾爽蓬鬆,下半身卻還留著水珠,在他走動的同時,從腿根處順著肌肉線條一路往下流到地板。

儘管浴室門被他確實關上了,籠罩著他一身的熱水溫度和氣息,在被控制為固定濕度的環境裡,顯得格外鮮明。

慎吾總是把這暱稱為『熱水味』。這個念頭,不知為何從剛的思緒地猛地跳出來。

突然的冷氣能使人神智清明,而突然的熱氣則能讓大腦變得遲鈍,就好比說此時的剛。他甚至沒意識到,自己的表情已經從『看上去大概是在發呆』、變成『顯而易見地腦中一片空白』了。那看起來真的非常好笑。對他這種反應,吾郎總要一面說著抱歉、一面毫不克制地放聲大笑好一陣,直到他看起來真的快要生氣為止。

但此時眼前的吾郎卻只是淺淺地一笑,一邊向他走來,一邊接下他剛剛自己中斷的話題。

「要什麼?」

「……為什麼沒穿衣服啊……?」

「我忘記拿進去了嘛。」

彷彿要不是他一說,原先根本沒打算要穿衣服似地。吾郎用聽上去明顯帶著不滿的聲音回答他,沒趣地轉頭到牆角去打開衣櫃,拿出浴袍披上。

然後第二度走到他面前,鍥而不捨地繼續那個話題。

「所以?剛剛是說要什麼?」

「就是說——你剛剛居然說我跟你都不去吃晚餐!我可是很期待的欸,牛排大餐!難吃的早餐就算了,連中午都沒吃到飯,我真的超級餓的……」

「……你就只是要問這個?」

「不然還會有什麼?」

剛一臉理所當然的反問,讓吾郎頓時不知該笑還是吐槽才好,最後,他若有所思地沉默了幾秒,趕在剛忍不住問他怎麼回事之前,先一步彎下身靠近,在幾乎就要親上去的距離底下開口。

 

「我還以為你要問我為什麼在試鏡的時候親你呢?」

freetalk-

這一看就知道後續會是不能描寫的情節吧(・∀・)
 @春寒料峭永無島 寫這種路線真是消耗精力的事情......

评论(2)
热度(4)

© Die Wel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