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e Welt.

吃的CP越來越多,請愛用歸檔和標題的CP標註避雷感謝。
稱呼用Ainsee中譯的安西子、簡稱安西吧,
子博放著不能描寫的種種東西,密碼固定是主博名稱(英文七字全小寫無空格)

Paripia-風邪をひいちゃう0(前導)

*後續1是しんつよ在移動車上(ry
*後續2是lohas在寢室(ry
@春寒料峭永無島 官方不讓我發私信給你wwwwww只好學高女用公眾電波對話了wwwww

 

如果晚餐地點是稻垣家,廚房通常是除了男主人以外非請勿入的。儘管老實說,根本沒人認真把貼在門框上的四字警語當回事。

但此時,正熟練地站在鍋爐前燉著人參雞湯的吾郎,身邊卻第三度地冒出了既不是進來偷吃、也不是進來偷拿冰箱裡的啤酒的慎吾。

中型湯鍋的隔壁瓦斯爐上,滾著為了客廳裡的病人特地準備的野菜粥,慎吾一手湯勺、一手飯碗,熟練地從鍋中又裝出滿滿的一人份,甚至還轉身特地從櫥櫃裡拿出幾瓶調味料撒上。吾郎見狀,終於忍不住揩了揩滿布著細密汗珠的額角,同時出言吐槽。

 「你不覺得餵得太快了點嗎?」

「我沒有餵!是那傢伙自己吃的啦。」

「是嗎?」

 吾郎回應的語氣裡,帶著比平時要更為明顯的取笑意味,但慎吾心裡也清楚對方沒說出來的是什麼。當他扛著整個人渾身發燙的剛按下吾郎家門鈴的時候,就注定了他今晚在這件事情上毫無反駁餘地。

 「你就親他一下也好嘛?沒那麼容易傳染的啦。」

「開什麼玩笑啊!我等等還要去生放送、明天早上還得出外景喔?」

 「但是……」

話才說不到一半就被自行打斷,吾郎專注地彎下身去切換火侯,確認是否調整為文火。忙了將近一小時,前半段的工序終於告一段落,只剩下靜候熬滿兩小時、再撈去雜質和多餘的油脂,就是最適合讓感冒的人用來補充體力的良品。

「等等先讓剛睡一會兒吧,醒來的時候應該正好湯就可以喝了。」

「哦。」

「哦什麼呀?那時你已經走了吧?」

「那幹嘛要跟我說啊!」

「我以為你會想知道嘛?」

「如果我能自己照顧他的話,也不會帶來你家啊!」

「知道啦知道啦,這種程度的信任,還真是相當榮幸呢。」

「又不是上節目,還說這種場面話?」

「不是場面話,是根本不可能丟著不管嘛?」

 『會沒事的,別太擔心』。這句話雖沒有明說出來,但當吾郎脫下手套和口罩、淺笑著拍了拍他的肩的時候,慎吾還是確實地感受到了。

他意識到自己的情緒裡混雜著嫌棄、惱怒、還有更多是擔心,現在還要加上對吾郎遷怒而獲得的幾分罪惡感。

當他幾乎要受這感人的氣氛所影響,把道歉的話給脫口而出,吾郎臉上的笑容倏地一變,又恢復成兩人單獨說話時總會跑出來的那般狡黠。

 「只是如果不小心發生了什麼,可不能算是我的錯喔?」

 吾郎渾圓的黑色眸子裡,倒映著廚房的昏黃燈光,而客廳和臥室的照明又更加偏暗,雖說是相當適合安靜休養的環境,但換句話說,就是氣氛簡直曖昧非常。要不是慎吾腦子裡還有一半裝著接下來的工作,通常一旦踏進稻垣家,無論是該發生的或者不該發生的事情,通通都會變得讓人難以控制。

 ——但今天的狀況可不一樣啊!

 「你到底想幹嘛啊!Tsuyopon現在可是病人喔?」

「就因為是病人,才需要比平常更多的愛吧?」

「愛也不是只有用那種方式啊!」

「這種方式有什麼不好的嗎?明明是讓人感覺舒服的事情嘛——對吧?」

 

最後的問句是對著剛說的。兩人壓下音量邊吵邊回到了客廳,在長沙發的兩端拉來矮凳坐下。沙發上的病人被兩三條毯子裹得像是一隻蓑衣蟲,只有頭和臉露在外面。

剛似乎沒有睡熟,當吾郎碰到他臉頰時,仍然閉著眼睛,發出含糊不清的聲音,沒有拒絕那隻指節分明的漂亮的手。


评论(6)
热度(6)

© Die Wel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