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e Welt.

吃的CP越來越多,請愛用歸檔和標題的CP標註避雷感謝。
稱呼用Ainsee中譯的安西子、簡稱安西吧,
子博放著不能描寫的種種東西,密碼固定是主博名稱(英文七字全小寫無空格)

ロハスーロンドンハート2

 

昼02

 

狹窄而光線昏暗的房間裡,面對審查者落坐的長桌,幾把金屬摺疊椅被整齊劃一地排列著,長桌與椅子的隊列之間,留出兩人份的空間。簡明易懂的配置,形同預示了接下來的試鏡即將以何種形式發生。

唯一無論吾郎或者剛都沒有預料到的是,除了他們倆以外,身邊其他椅子上坐著的應募者,清一色全是女性。

更正確地說,這支廣告企劃當中的形象角色設定上,就是由女性擔任。

根據從經紀人那兒得到的說明資料,這是一支目標客群為女性上班族的化妝品廣告,公司廣報部避開了對手公司重金邀請知名模特兒代言的戰略,選擇將大筆製作費用花在遠赴英國取景拍攝,但求能夠透過營造出高級的視覺觀感,在該季新品上市的角逐中拔得頭籌。

單憑廣告本身的目的而言,知名度與過去代言產品銷售成績都相當穩定的吾郎和剛,分別都會是相當理想的人選,兩人甚至昨晚一同鑽研了附件裡公司歷代主打的品牌形象,好決定在試演時應該如何表現,雖然在閱讀時確實感到困惑,為何唯獨缺少了劇本內容大綱的那一頁,卻也從沒想過竟然會是這種情況。

撇去單純只是作業失誤的可能性,如果真是刻意要讓他們爭取出演一部預設要找女孩子來拍攝的廣告,這究竟該用什麼表情來演才好?

通過兩人與工作人員的一番說明和溝通,最後由導演拍板決定依舊照著一般程序,同樣給予他們參與飾演和角逐的機會——但有鑑於這完全屬於破格待遇,必須要在其他參加者的部分都結束之後,單獨地進行。

於是他們的椅子被拉到了稍遠的位置,看著眼前這群或是模特兒、或是留學生模樣的女孩被隨機配成兩兩一組,對著導演和製作人擺出姿勢、按劇本上指定的台詞對話,最後自由發揮演出一小段短劇。

少去作為參加者的緊張感,整段過程便顯得緩慢而冗長,不知從何時開始,剛突然發覺,坐在他身邊的吾郎的視線,居然放在眼前正進行著的試鏡上。那雙晶亮的黑色眼睛裡,倒映著眼前進行到半途的演出。

手裡拿著蜜桃色唇膏的女孩半彎下身,在眼前同組的女孩的嘴唇上,做出示意要塗上顏色的動作——在正式拍攝時,當然是要真塗上去的,這時只不過是模擬——兩個女孩四目相對,望著對方眼中的自己,最後同時說出廣告台詞。

本該是一幅賞心悅目的光景,在兩個表演者無論動作或語氣都相當僵硬的情況下,就顯得無比尷尬。

仔細想想,即便是只有兩句台詞的場景,一旦處在攝影機的重點拍攝下,就算是專業演員也免不了緊張出錯,更不用說缺乏經驗的普通人。一連數次的NG之後,原先面無表情的導演,臉上也顯出了幾分不耐,有時專注地看了幾秒鐘後,注意力便明顯地不在點上。

但吾郎的視線從未挪開,臉上帶著的微笑始終沒有消失。

『在看什麼呢』。平常的剛,肯定想也不想地就會把話問出口,但眼下可不是能隨便這麼做的場合。

於是,他原先四處飄移的視線便跟著聚焦起來,全副心思,都放在吾郎身上。如同他在自家節目上偶爾會發生、並馬上被眼尖的中居給發現後重點取笑的那樣。

然而他相當不可靠的觀察力,也沒讓他搞懂吾郎對試鏡過程直盯不放的原因,唯一的收穫,大概就是一個他從很早以前就知道的事實,稻垣吾郎是個很漂亮的人。

這句話如果私底下說被本人給聽見了,准會收穫一記白眼,而且肯定是優雅又漂亮的白眼,儘管這麼做的人並未有意為之。
 
但剛知道,吾郎對這句評語不以為然的真正理由,他們在稍早進入片場等待工作人員通知時,吾郎又對他說了一遍。

『難道我是看上去漂亮就足夠的人偶嗎』,微笑著向如此評價的人表達謝意之後,那雙無論是笑成八字或者輕輕上挑都顯得好看的眉便皺了起來,快速吐出話語的短短幾秒鐘內,還夠他認真去看對方唇齒精巧地一開一闔的模樣。

就像是總會在長篇大論後接下一句『懂我說的意思嗎』那樣,心跳過幾拍的停頓,緊接著一定會補充地說:『我可沒有在生氣喔』,『只是,覺得一定要說出來,我是這樣想的嘛』。私底下的吾郎對於點評總是熱心過分,那副說得煞有其事的模樣,總被中居和木村在私底下拿來笑話,但『又沒什麼錯』、『改不了嘛』,而且——

『剛,會聽我說的吧?』

一旦與那雙黑色的眼眸視線相交,他總是找不出任何拒絕的話語。

如果要為吾郎的眼睛找出一個合適的形容,剛總會想到他小時候一袋一袋悉心攢起來收藏著的玻璃珠。被他不知丟到哪兒去,至今仍在回憶裡鮮明地閃爍著的寶物。

搬離春日部的老家來到東京租屋時,舊東西整理得太過倉促,讓許多雜物就這麼遺失了,他用來裝玻璃珠的布袋總是帶在身上到處炫耀,弄得破破舊舊又髒得不行,八成也是被草草歸類為垃圾而丟掉。

他曾把這樣的想像告訴過木村,然而形容吾郎像是貓咪一樣的木村君,比起和他討論吾郎的眼睛,對什麼時候能去他老家探險尋寶反倒更有興趣些。

他沒有把這樣的想像告訴過吾郎本人,但想像著靜靜聽他說完的吾郎將會作出怎樣的反應,卻足以讓他腦袋裡的思考因過熱而停擺。

——美得,讓人幾乎要忘記呼吸。

當身周的聚光燈被一齊點亮,吾郎的臉看上去簡直像是發著光的天空,被凝視著且凝視著他的目光裡,無數星子閃爍。

將視線向下移動,對方的嘴唇上塗著飽滿而醒目的紅色,如今早才剛剛綻放的新生花朵,花瓣輕輕地梳卷開來,模樣像是期待著欣賞又像是拒絕。他覺得自己從未明白過。

但對方時不時地便會靠過來,不厭其煩地對他說。

如果真是花瓣,上頭沾著清晨的露水,就該要是冰涼的。

然而毫無預警地貼過來的唇,卻帶著著實讓他嚇了好大一跳的驚人熱度。

freetalk—
goro廚筆下的goro當然美得像仙女,這從來沒得商量←

评论
热度(8)

© Die Wel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