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e Welt.

吃的CP越來越多,請愛用歸檔和標題的CP標註避雷感謝。
稱呼用Ainsee中譯的安西子、簡稱安西吧,
子博放著不能描寫的種種東西,密碼固定是主博名稱(英文七字全小寫無空格)

ロハスーロンドンハート0

*一次架空的拍攝

*地點是他們真的有去的倫敦

 

昼01

 

倫敦難得出現陽光的日子,曬得讓人皮膚發疼,但整天都能維持乾燥的空氣,對於吾郎與他的一頭捲髮來說,簡直是再好不過的消息。

即將開始的拍攝預計持續六個鐘頭,包含幾個全員入鏡和單人的鏡頭,而只要有他要出場的部分,按照慣例,都會被放在最後一個進行,確保能有充足的時間留給造型準備。

進入化妝間時,空蕩蕩的房間裡只坐著唯一的一個人,顯然已經打理好、梳得澎鬆柔軟的髮型在白熾燈下輕輕搖晃,被打上深邃陰影的高挺鼻尖微微鼓脹著,面對著他笑彎了眼睛。

半小時前,這人還在床上和我搶被子呢。吾郎暗暗腹誹著,本就沒什麼表情的臉上,保持著不動聲色。

 

他昨晚拗不過硬是想去酒吧一探究竟的慎吾,被中居指定以保護者的名義,帶著兩個在他看來一個只長了個頭、一個只有五官顯得成熟的兩個幼稚鬼瘋玩了整夜,唯一值得慶幸的是,首先醉倒的人不是他、也不是慎吾,這也就是說,認路和搬運醉鬼的工作分配上沒有發生任何爭執。

唯一的爭執點在於,該把醉鬼搬回誰的房裡去。

 

「吾郎醬——昨晚謝謝——」

「喔,這沒什麼好謝的。」

「你還在生氣嗎?昨晚——」

「沒有。」

「可是,表情看起來是在生氣嘛?」

「你看錯了。」

「誒——」

 

他在椅子上轉過身去,避開與對方視線相交的機會,腦袋裡逃避地想著化妝師究竟失蹤到哪兒去了,但忽略了兩人之間的距離實在太短,只需其中一方伸出手臂,就能縮短為零。

 

「昨天晚上,不是、故意的嘛……」

 

這句話摩娑著他的後頸處被說出來,他已聽得習慣了,卻依舊感覺皮膚表面的細小汗毛在溫熱的氣息下發生反應。

 

「說過不要在外面這樣做了。」

「對不起嘛……」

「我沒有要你道歉啊。」

「我知道啦,對不起嘛……」

「說了、嗯……」

「吾郎醬好香……」

 

他可以感覺到細碎的親吻開始落在昨晚被留下吻痕的位置,那些今天在化妝時不知該如何交代才好的痕跡,他甚至還沒為此好好發過火呢。

但就算生氣,他也如同嘴上所說的那樣,從未要求過對方的道歉,那大概是某種作為年上而始終緊抓不放的無謂自尊表現吧。

 

剛的雙手在他腰際處的動作漸趨露骨,他伸手去抓住那些完全不受控的手指指節,也有些無法確定,自己究竟是要將它們從自己的身體上拉開、還是讓它們陷得更深。

 

午前的日照透過窗戶射入室內,空氣中懸浮的灰塵在金黃色光線中褶褶生光,吾郎望著這樣的景致,心裡已然開始期待起夜晚的到來。

评论
热度(6)

© Die Wel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