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e Welt.

吃的CP越來越多,請愛用歸檔和標題的CP標註避雷感謝。
稱呼用Ainsee中譯的安西子、簡稱安西吧,
子博放著不能描寫的種種東西,密碼固定是主博名稱(英文七字全小寫無空格)

しんつよ、キムゴロー子供っぽい(上)

*慎吾和吾郎變成小孩子的妄想

*上部只有草彅和中居

*下部晚點寫完

*特此鳴謝  @春寒料峭永無島 ,期待太太的本子麼麼哒



草彅踏進攝影棚前室時,已經知道自己是成員中的最後一個抵達的了,身邊的經紀人臉上掛著比本人更來得著急許多的神情,倒顯得他像是個對遲到毫不在乎的人,儘管他並沒有。

他今天準時地起了個早,盥洗更衣的速度也沒被往常偶爾發生的小狀況給拖延,甚至連來時路上的交通也好得出奇,專車上配置的導航器顯示誤點率二成三,而他們則走在餘下的八成七機率上,順利地從距離方圓十多公里外的草彅家來到電視台後門停車場。

直到踏進攝影棚之前,在電梯和走廊與他擦肩而過的工作人員們看上去都十分平常,但只不過穿越了一道門,室內空間裡再明顯不過的低氣壓便撲面而來,源頭直指平常明明都兀自待在樂屋內待機、此時卻明晃晃地端坐在前室長桌旁的中居正廣。

草彅倒也不大敢說自己相當了解對方,但憑那副神情和姿態至少能猜到幾分。中居的頭正使勁地疼著,平時作為舒緩,他待在樂屋裡時就要小抽幾根、就連偶爾在前室聚集眾人傳達必要事項時,也大多菸不離手,然而此刻在這間兩人正面對面乾瞪著眼的前室,卻連哪怕是一絲絲菸草燃燒後尚未散去的焦味兒都聞不到。

中居右手食指撫在太陽穴位置上打著圈,這說明了他此時耐性的殘量即將見底,然而今天才只過去幾個小時,距離下一次充電時間遙遙無期,耐性一旦短缺,首當其衝的並非他說話的語氣——論工作上的禮儀作派,他還是挺堅持地當作一回事的——反倒是一般人下意識便能收斂起來的眼神。

中居的視線總是直勾勾地,觀察入微而犀利,掃過每一處細節並記下,最後才表現出一副什麼也沒在看的若無其事。但當他頭疼的時候,原先的若有似無輕如鴻毛,就都成了所到之處無不成災。

 

『幹嘛?』

草彅被這麼盯著,原先反射性地就想這麼說,顧及周圍人來人往,姑且按下不表。

『沒幹嘛。』

中居大約從臉部表情,便跟著猜出他沒說出的話是什麼,顧及周圍人來人往,最終歛起表情,蹦出來的語調跟著也軟下去。

「頭痛,今天的收錄只怕得改期了。」

「這麼嚴重啊?」

「不是。」

「那是……?」

兩人一來一往簡短地對話,草彅的問句前後都留了太大的空白,換作旁人肯定無從理解,但中居只是不發一語地壓了壓帽簷,原本投在鼻梁上的大片陰影跟著向下推展,除去下巴處形狀漂亮的線條,都隱入陰影當中,帶著些許嘶啞感的嗓音為他們的這個話題做了結束。

「你到樂屋去看看,木村那傢伙現在在顧著,等等要換你了。」

「喔好。」

 

鈍感如草彅,也知道此時周圍人來人往的耳朵肯定是豎得筆直,於是什麼也沒有再問。中居的思路他雖是無從理解,同意並聽從中居的判斷,他還是挺擅長的。


评论(4)
热度(4)

© Die Wel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