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e Welt.

吃的CP越來越多,請愛用歸檔和標題的CP標註避雷感謝。
稱呼用Ainsee中譯的安西子、簡稱安西吧,
子博放著不能描寫的種種東西,密碼固定是主博名稱(英文七字全小寫無空格)

Smith Wise:Chapter one—團兵

*改編自童話Snow White,敘述上是短短的童話手法
*人物設定請見內文
*一點點的不正常和很多的OOC
*和原本的故事一點相似度都沒有
*作者腦壞了,如果看見任何感覺熟悉的描述都是錯覺

 

 

 

 

從前從前,統治王國的史密斯家族中出現了一位偉大的國王,這名國王擁有一雙寶石般美麗的藍眼、以及比陽光還要燦爛的金色頭髮,也因為這位國王眾所皆知的智慧與仁慈,人們在歷史上給予他一個封號:Smith the Wise——睿智的史密斯。

「……艾爾文,你到底想不想做?」

午後書房裡的氣氛就悠閒非常,在經過一陣搧情而黏膩的親吻之後,跨坐在艾爾文大腿上的青年——他最最親愛的利威爾——終於忍不住伸手撫上他的雙頰,臉上的不滿之情可說是再明顯不過。

「就算我也知道你在擔心什麼,拜託你也別連接吻的時候都胡思亂想好嗎,門真的已經鎖好了……你不想做的話,我可以馬上就走。」

說到做到一向是這名前任首席大臣現任王后的一慣作風,而親密時卻感受到情人不專心的煩躁也實在讓人難以忍受,於是這名其實是扔下辦公桌上十多份文件來忙裡偷閒的工作狂便頓時理智回籠,話都還沒說完久真的直起身子打算一走了之。

「噢不不不不、利威爾,別走!我是說、拜託你,我不會在想別的事情了,你不能就這樣丟下我、拜託?」

眼看著情況急轉直下,艾爾文無比真摯地連聲道歉,雙臂也跟著向前一攬,趕緊將眼前的戀人圈回到懷裡。即使是貴為一國之君,自從歷經千辛萬苦才將利威爾娶進家門的苦難之後,他就無比懂得即使得罪敵人也不能得罪情人這樣千古不變的道理。

他是他的王國中被公認為最有權力的男人、同時也是年年被票選為最幸福的男人,但即使是這樣的他,在最近這段時間裡也總是為了一件不能算小的事情而困擾、甚至讓他在與利威爾耳鬢廝磨的時候也不免分心。

——那就是他目前名義上唯一的孩子,艾連王子。

自從艾爾文登基以來,位於邊境的對巨人戰事至今仍未完全平息,這也使他麾下包括米克和奈爾等任職於軍部的得力將領兼多年好友也依舊戍守在外而無法回到王城,而艾倫的出現本身就是這種長時間軍旅生活的結果。艾倫的母親是瑪麗,艾爾文的所有親友當中最為剽悍大膽的女人,從軍後短短兩年內就憑著顯赫的戰績爬上和軍中第一刃米克同樣的職銜,對他來說,瑪麗的地位實在是無比特殊,不只是一名值得信任的下屬、同時也是為他帶來人生伴侶的重要功臣。
當初徵兵期限的最後一晚,在酒館與瑪麗拼酒卻不幸落敗的利威爾將自己的參軍名額讓出、替代瑪麗成為了艾爾文新召入的實習輔佐,而這也開啟了兩人的相遇,利威爾並在經過兩年他全心全意地追求之後、最後終於首肯成為王國的第二個主人,也就是他的王后。

——然而就憑著這一點讓艾爾文生出的由衷感謝之意,卻也快要無法彌補瑪麗送回來請託收養的這個孩子所引起的各種混亂。

「艾連殿下、您不能就這樣進去、拜託您慢一點、請不要在皇宮裡奔跑——」

「——父王、您午安!這是我今天早上在城外打到的獵物想要給您檢查!咦啊?不好意思打擾了!」

從外頭傳來的腳步聲和僕從慌忙的喊聲驚天動地地傳來,接著是應該被確實上鎖的書房門被直接突破,手上高舉著兩三隻野兔的艾連活力充沛地衝了進來,同時帶進漫天飛揚的塵土,少年身上的獵裝不但髒、下擺也皺得一塌糊塗,顯然剛剛就是這麼騎著馬一路衝進王城內。

但真正讓艾爾文欲哭無淚的是,難得的親密時間經過這麼一番打斷,原本就已經興致大失的利威爾自然是不可能願意等等繼續進行下去的了。

「艾連,之前已經教訓過好幾次還不夠嗎?國王的書房是可以隨便闖進來的嗎?」

果不其然,就在艾爾文還來不及興師問罪的時候,原本對於艾連就是嚴加管教的利威爾眉頭一皺,直接就沉下臉出言斥責。

事實上,這早已不是第一次發生,個性粗枝大葉的艾連早在他甚至還沒和利威爾結婚的時候就是這樣莽莽撞撞,無論他提醒多少次都難以矯正,還是在利威爾更加兇惡的懲罰之下才稍有改善,但即使是這樣,像這般一再發生的好事被打斷的狀況,卻讓艾爾文再也無法忍耐,經過一番考量之後,他一邊聽著利威爾尚未結束的訓話、一邊打了個手勢示意另位心腹上前,將一個祕密的命令遞了下去。

在等待書房眾人離開後,艾爾文便隨即等到了前來赴令的部下,那是他一手培養出的最佳獵手、同時也是與艾連一同長大的青梅竹馬,在城內實力僅次於利威爾的米卡莎,在刻意的訓練之下,少女平時的表情並不太多、個性也十分內斂,絕對是能夠完成他計畫中重要任務的最好人選。

「米卡莎、你聽好了,接著要告訴你的任務絕對不可以透露給第三人知道,只要完成的話,你就能得到你最想要的報酬。」

艾爾文自認這份計畫應該肯定能達到他的目的、也絕不會出錯:他要少女以出外打獵的名義與艾連一同前往位於城外的密林區域,在走到無方向感如艾連絕對無法獨立走回城堡的位置之後,就隨便兩人到什麼地方去都可以。
他不可能為了這麼點小事就趕走瑪麗託付給他的孩子,卻也認為讓艾連出外歷練一番不但能在各方面都得到鍛鍊、同時也會讓皇宮瞬間清淨許多,完全是利大於弊的結果。
所以為了他與利威爾的生活性福,儘管知道他的王后也最討厭這種不經兩人討論就執行的黑箱手法,他還是決定做出這樣痛定思痛的選擇——一個如同當初決定與利威爾結婚那樣的無悔的選擇。

在聽完所有指示之後,始終站在他面前不發一語的少女點了點頭、同時端正地以右手擊向左胸口,不僅宣示著絕對的忠誠,也是為將會不負所託完成任務作出保證,而國王在將少女送出辦公室之後,滿心想著接下來將會擁有的幸福生活,不禁彎起嘴角露出一抹深深的笑容。

 

 

——END,沒有後續了


评论(7)
热度(6)

© Die Wel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