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e Welt.

吃的CP越來越多,請愛用歸檔和標題的CP標註避雷感謝。
稱呼用Ainsee中譯的安西子、簡稱安西吧,
子博放著不能描寫的種種東西,密碼固定是主博名稱(英文七字全小寫無空格)

One Meal Stay—團兵

*吃飯的故事
*靈感源來自昨天和前天吃的兩頓飯
*說到吃飯的團兵,就得強推耳機太太的"與利威爾的七次吃飯和一次上床"!!!嗷嗷嗷MY菜!!!!!(到底什麼


艾爾文和他正想追求的對象正坐在一家距離兩人大學只要五分鐘路程的美式餐廳,他對象的名字是利威爾,讓他從名字開始就喜歡得無法自拔。

他正看著面朝他坐在桌子對邊的那個人,那人的雙眼與髮色同黑,總在眼神掃過之後留下來一種俐落而明白的印象,他們的對話從店門口簡單地聊過天氣之後就陷入泥淖,他確信著自己已經費心在尋找話題了,目光沿著室內昏黃燈光下的空氣緩緩流轉,從左手邊貼滿褪色海報和老車牌的牆面一路滑過掛在柱子上供客人簽名留念的看板、最後來到右手邊嵌有汽水瓶蓋收藏系列座的牆面,卻始終無法定調出會讓對方感興趣的擺設究竟是哪一個,而直到服務生真正將餐點端上來之後,這樣的努力終究被放棄。不是因為艾爾文實在是個沒有恆心毅力的人、又或者是他試圖要將利威爾追到手的決心不夠堅定。

——而是他當真餓的發慌,空空蕩蕩的胃腸裡無聲嚎響著求救訊號,這讓他當下索性撒手不管地決定開吃,帶著一丁點的渺小期待,利威爾也許會因他千錘百鍊的美好吃相而動心。

他右手執刀左手執叉,先將盤面上金黃香脆的薯條歸向邊緣,接著開始切分面前那層層疊疊次序井然的肉片、起士片、番茄片、洋蔥片,冷氣的風在他們頭頂上嗚嗚吹過,讓兩方額頭向上45度連線上的吊燈跟著晃了一陣,慶幸除了製造光源效果外似乎沒有要隨引力落下的態勢,艾爾文在將那些食物細心分解為可入口大小後終於放下餐具抬起眼,今天的他狀態好得不能再好,沒有讓醬汁沾手、沒有將生菜片飛,他於是順遂地將叉子依序戳上肉料堆、生菜堆、麵包片,最後微微抬起送往微微開啟的嘴邊,即便是咀嚼這樣的小步驟他也不敢掉以輕心,他費勁地讓齒列運作在一種溫文爾雅卻不過分做作的頻率,確保食物能被規律地嚼碎並與唾液一同均勻滑下食道,好安然進入接下來的消化。

「你這樣吃飯,不累?」

噢,對面傳來的聲音讓艾爾文倏地一懵,彷彿還帶著大喜過望的鼓掌與罐頭笑聲作為背景而大響,但當他真正抬起整張臉朝利威爾望去的時候,他就知道事情不好了。

他正好趕上最後那幾幕可愛而可親的攝食畫面,那雙細瘦而靈活的十指顯然有著折疊夾料的天賦,因為此刻被握在手裡的不是什麼佐料,而是完完全全的一整個漢堡——或者該說剩下的那半個漢堡,利威爾的吃法是傳統的,看似直白卻頗需經驗與技巧,艾爾文沒受過這方面的特訓,於是為保形象而採取刀叉作業,但對面那精熟而老練的動作是那麼好看,利威爾雙手在微微地壓扁後便將食物往大張的唇齒送去,一口就咬去大約十五分之一,流淌出的褐色肉汁浸潤著白皙的指縫,在光線下反射出一種晶亮的效果,邊嚼卻沒有將手上的東西放下,嚼完之後又再吃下一口,直到最後用三指夾著所剩的份量吃得乾乾淨淨。

那實在是一幅讓人食指大動的畫面,艾爾文怎麼想也無法料到有人能將漢堡吃得這樣好看,他想模仿,卻已經無法做到,他的漢堡早已經被他分解而切碎了,這讓他腦中靈光一閃,也為新一輪話題找到了鋪墊,他於是悠悠地伸手撈過盤邊那杯半滿而冒著氣泡的飲料微啜一口,這才發出了聲音。


「利威爾……下星期,還來吃漢堡嗎?」

「當然,來。」



END


评论(2)
热度(8)

© Die Welt. | Powered by LOFTER